过火



        “什么人这是!占着快车道,还开这么慢。”我一边超车一边絮絮叨叨,“这要是被开快车的追尾,多危险!”
        可是,这又关我什么事?我不是大侠,却非要学人家心怀天下。有点过火!
        这几年,每次驾车出行,总要开一路怼一路——说数落这个转弯不打转向灯,说道那个强行超车忙得啥,又或者痛斥“远光狗”能把人眼射瞎。
真不知道是当下不守规矩的人变多了,还是我变得更易怒了。
        而面对同样的境遇,妻却能稳操方向盘,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究其原因,原来开车时,妻就只顾着开车,而我,却操了太多开车以外的闲心。
        突然明白那年失眠的原因,除了身体的毛病,也许还有“过火”的心理症结。一上床就想赶紧睡着,闭着眼还惦记明天还有哪些事要做,如此,越想尽早入睡越睡不着。
        越睡不着,越急。到了凌晨以后,万籁俱寂之时,甚至仇恨起已进入梦乡的一切地球生物。众人皆睡我独醒,是那些脑袋一沾枕头就打呼噜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痛苦!
        昨晚,是我感冒十天以来第一次头脑清醒的时刻。于是,蘸着“老干妈”,撕咬了一块“黄桥”烧饼,匆匆打发过晚饭,就开始备课,连续备了两课,又写了一篇“千字文”。
        看表,已是亥时,不觉已经在灯下埋头四个时辰,头有点痛——感冒刚有好转,我有点用脑过度!解衣欲睡,头疼加剧,遂又挣扎于睡而不眠的痛苦之中。


        按照惯例,应该是周四就要交齐。我气不打一处来,兔崽子们,我绝不容许拖拉作业的风气死灰复燃!
        “今天放学前,凡是没完成读写笔记的,留下来,我来盯着你们完成,天黑了不要怕,我开车挨个儿送你回家,最后那个要请我吃饭。”我气冲冲地在两个班下了同一道命令。有人在底下嗤嗤地笑。
        “别以为我开玩笑!我一言既出,什么马也难追!”我强调自己言出必行。学生又笑。


        我是真准备给这群“鬼机灵”较上劲的。反正我有小轿车,反正我今晚有时间——其实我忘记了已约人放学后打球的事。
        我明白,这么做不可能改变熊孩子懒惰的本性,我也清楚,不该用同一把尺子丈量学生。可是,按时完成作业,这是底线。
        尽管保不准有些家长已经放弃了屡教不改的孩子,但我还不能放弃。我还在坚持,我必须坚持,因为好多家长都说:孩子不听家长的话,就听老师的!
        唉!为什么孩子不听家长的,就听老师的?我真替某些家长犯愁!
        瞧,我又操心过度了。没办法,我肝火太旺,热情高涨!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4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