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灭,灯亮



        楼道里的声控灯又坏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一楼门口的声控灯经常坏。因为在我门口,往常都是我主动换灯泡。这种白炽灯不耐用,十年来换过多少,不记得了。
        勤换灯泡,既为自己,也方便过往的邻居。可是,这回坏掉的是灯座,这就有点棘手了。
        
        虽然一个声控灯座值不了几块钱,可是像这种高空作业,还必需四处去借脚手架这种重量级的装备。况且,我还不大会这种技术活。
        我开始犹豫了。凑合着吧!大不了晚上回家拿钥匙戳锁孔时,用手机照亮。好在是一楼,不用小心翼翼地摸黑爬楼。这样想着,就把修灯的事儿抛到了脑后。
       
        “嗯哼——嗯哼——”
        晚饭后,坐在客厅里安静地看书,总能不时地听到楼道里洪亮的咳嗽声。
        “咚——咚——”
        夜里十点,楼道里还有沉重的跺脚声。
        
        我暗笑——想来邻居们不知道声控灯已坏,又或许大家压根儿就没想到灯泡也会有坏的一天。
        毕竟,自从我搬进这个单元楼,都是我及时换掉坏了的灯泡,没让楼上的邻居上下楼摸过黑。
        
        这样的咳嗽声和跺脚声一直持续了好几个夜晚,我奇怪为什么大家明知道声控灯坏了,还要坚持不懈地咳嗽和跺脚。
        又过了两个晚上,楼道里还是会偶尔响起夸张的咳嗽声。我突然意识到,大概人们都觉得:灯坏了,反正别人会修。
        而我,已然默默地做了十年“别人”。十年来,我一次次为自己换灯,也一直在为别人亮一盏灯。
        
        说真的,像换灯座这种“高难度”的技术活,我克服困难也能做得来!可是一想到那件事儿,我又克制住了自己。
        还记得刚搬进这栋楼的那个夏天,我见木质的楼梯扶手脱漆了,就买了一小桶油漆,楼上楼下统统刷了一遍。正干得满头大汗,有俩女邻居掩鼻而过,一脸嫌弃,其中一个嘴里还喃喃着:熏死人了!
        油漆味儿确实熏人,但没那么夸张吧!我被熏了一个小时,还不是活得好好的!辛辛苦苦为大家做点好事,倒落得埋怨。



         
“哎唷!咚!”楼道里有人惊呼,显然是跌了一跤。不会崴了脚吧?顷刻,我感觉自己的脚踝似乎也有点疼,心底竟莫名地升起一种负罪感——好像黑暗中有人跌跤,该归咎于我没有及时修灯。
        明天,买灯座,借脚手架,修灯。

        明晚,灯一定会应声而亮!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5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