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的愤怒



        球友聚会。席间,三哥出去了。
三哥五十多岁,不怎么爱说话,人挺实在,这桌酒席就是三哥安排的。
        “社会进步了,很好,但是也有很大隐患!”三哥再进来时双眼圆睁,手扬得像旗杆,他几乎在叫嚷,“就在隔壁,一群十来岁的学生叫了一大桌菜,喝酒,吸烟,这都成啥了……”
        一直少言寡语的三哥此刻滔滔不绝,显然是被隔壁熊孩子刺激了。
        我按照三哥的描述,想象着隔壁房间那帮熊孩子推杯换盏吞云吐雾的热闹劲儿,无奈地叹息。我叹息的是,拿着家长的钱在酒店挥霍,家长如何能不知晓?而家长都不管不问,别人又能奈何。
        “回来喝酒,三哥。咱也管不了那么多,是不?”同桌有人劝。


        “还有,现在的孩子,人人都抱着手机不撒手,看着气人!颓废!”三哥回到自己的座位,却仍是站着,仍是眉头紧锁地指着隔壁的方向絮叨。
        谁说不气人!身为老师,如果是在二十年前,我一定去隔壁房间训斥那帮孩子几句;如果是十年前,我还曾不止一次地没收学生的游戏机。可如今时代变了,一想到四川“城北中学”那个初三男生拿板砖砸老师的狠劲,一想到某学生被老师没收手机跳楼的新闻,我就不寒而栗。


        咱可不敢多管闲事!再说,今天是周末,又不是在学校里——万一惹得哪个无法无天的熊孩子发酒疯,一个啤酒瓶就能把我送进重症监护室。
“三哥,我敬你!一看你就有军人气度,我打小就崇拜军人。我喝干,三哥你随意。”我带着万分的敬意站起身给三哥敬酒。因为他的话,也道出了我一个卑微的普通老师的无奈。
“我还真当过六年兵!三哥一脸的自豪,继而一仰脖,半杯白酒已经下肚,”你敬我,我就不能随意,我也喝干!”
        三哥喝酒的样子,让我想到金庸笔下的令狐冲。他一身正气,一腔热血,感染了我。
        我给三哥敬了一个极不规范的军礼,也是一饮而尽。酒顺着喉管缓缓而下,热乎乎,暖洋洋。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在酒里了。
        我理解三哥胸中的义愤,大家惺惺相惜。多希望这社会能多几个“三哥”,多希望社会上能多一些如“三哥”一样的家长。
        战争年代,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他们若泉下有知,看到这群少年过得如此“幸福”,不知会作何感想?!
        他们也许会想,这社会怎么啦?
       是啊,这社会到底怎么啦?原本朝气蓬勃应该好好学习的少年,咋那么多人竟成了混世魔王了呢!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5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