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之死



       今天听老妈说,我老家后院二哥的媳妇不在了,才四十七岁。
       我很愕然,也很伤感,越是熟悉的人突然离世,越叫人难以释怀。
        从前,二嫂是我老妈家的常客,她们娘儿俩很能聊得来。一提起她,妈就说,“你二嫂可会过喽!”
        “会过”,是我们家乡的方言,意思是过日子精打细算会节约。
        二嫂真的很节约,反正她给我留的印象永远都是一身旧的家居服。她也有几件漂亮的衣服,只在逢年过节的时候穿。
        二嫂常说,穿好穿孬都一样,孩子他爸挣钱不容易。
        是的,二哥长年在外打工很辛苦,这些年单是两个孩子上寄宿学校的费用都得每年两万多,不过,二哥一个人挣钱足够养活一大家子。只是二嫂会过,一心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
        平日里,二嫂一个人的饭最好做。不论冬夏,烧半锅稀饭喝一天,剥两瓣蒜,切三绺咸菜丝,或者烤几个辣椒,就算一盘菜了——据二嫂说,她在四川娘家做闺女时就特能吃辣。的确是这样,我就亲眼见她捏着个长长尖尖的生辣椒也能“嘎吱嘎吱”嚼得面不改色。
        但是到了月末孩子回家来,二嫂是要把生了锈的炒锅刷三遍,正儿八经地炒两天菜的。
        “孩子回来了!买半斤猪肉?”小卖部的老板跟二嫂打趣道。她知道二嫂买猪肉从来只买半斤。
        也许是因为长期省吃俭用营养不良吧,又或许是年龄大了的缘故吧,二嫂近些年明显瘦了,还常常胃疼,有时还不明原因的头疼。
        还记得去年春节我回老家,她来串门,正聊着天,就见她拿拳头使劲抵肚子。我知道她的胃又疼了,我给她推荐我常吃的“雷尼替丁”,她摆摆手说:“吃过,没用,还是大白片管用!我头疼也吃它,‘安乃近’也行,一吃就灵。”
        在我们农村,大白片也叫“APC”,这白色的药片和“安乃近”都是廉价的老药,可能是因为副作用大,医院里早就不用了,但止痛效果杠杠的。
        老妈劝过她几回,让她去医院检查检查,她都笑着说,“不用查!大婶子,十人九胃,估计我这是吃辣椒吃的!”
        我也以为她是吃辣椒吃多了上火,因为她鼻唇沟那儿有个疮,一年四季不见好。
        二嫂终究还是没去医院检查过,她舍不得花那钱,尤其是如果检查的费用花了一大把,万一啥毛病也没有,她才心疼呢。
        可没想到,这人啊,原本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
        “你二嫂死的时候没受罪,她是睡觉睡过去的,唉!”老妈重重地叹了口气,又说,“一辈子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到头来省钱给别人花了!”
        “省钱给别人花?什么意思?”我有点莫名其妙。
        “你二嫂走了还不到一个月,你二哥就领回家一个女的,都在一块儿过啦!”老妈气哼哼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