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再见!



        今年春天,因为新冠肺炎让网课走进了千家万户。至于课堂效果嘛,谁上谁知道。
        我是一名乡村初中教师,我只想说说我所耳闻目睹亲身经历的网课。
        我是从一开始就抵触这一新生事物的,因为私以为这网课就不算课——师生难以互动,没有课堂生成,何来教学效果!
        再者,在这种网络直播的局限下,学生像在“听报告”。老师又不是网红,
无法保证这帮“网友”全程无尿点,甚至实在难以保证网络那头是否在真听课。
        我听说的“传奇”,经常是这样的:学生甲打开电脑或者手机,把直播课视频最小化,一边“听课”,一边和学生乙连线聊天乃至“开黑”……至于网课那回事儿,自有系统自动记录观看时长。
        我相信这样的学生不在少数,我有试验为证。“钉钉”直播课上,我布置简单的课堂作业,要求五分钟之内完成,并立马拍照上传班级群,结果陆陆续续直到下课才交了三分之二。余下的人在干什么?不言而喻。
        也许,城里的孩子很听话。但这就是我身边的农村网课现状。我不敢说“窥一斑而知全豹”,但我想,让未成年人几十天如一日自觉上网课,只是某些教育专家的一厢情愿。
        毕竟,家就不是学习的地方——这话有失偏颇。专家又说,自律性强的学生在哪都一样学。这话儿我无力反驳,因为我确实见到了这样的凤毛麟角。
        但是,身为老师,明知道这网课是个“坑”,咱还是要义无反顾地纵身一跃跳下去。
        毕竟,全国各地都在喊叫“停课不停学”。大势所趋,你不上,就是与主流背道而驰,更是误人子弟——这帽子压死你。
        上了,好像也是事倍功半。暂且不提网课的“夹生饭”问题,更叫人担心的问题还在后头。
        比如,好孩子原来的好习惯被单调无聊的网课消磨得还剩几成?
        再比如,因为网课缺少监管而滋生出的又一批不做作业的学生的懒病怎么治?有没有“人传人”的传染性?
        又比如,开学后,那些一直对网课超强免疫的熊孩子因为“贫富差距”拉大,将来会不会破罐子破摔?
        还有……
        唉!明知道单凭老师改变不了什么,我还是要尽力拉某些学生一把——哪怕他(她)把我当成仇人。
        好在马上就要开学了。
再见了,网课!不,再也不见。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