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垃圾

        放下午学,我急匆匆回家,发现一大袋垃圾放在我单元楼后的路中间。
        乳白色的垃圾袋仰天张着大嘴,烂菜叶、黏稠的剩菜汤,变了色的果皮,粘着秽物的卫生纸……脏东西一目了然,让人恶心。
        “大概是送垃圾的人突然记起来什么事,又上楼一趟,临时放这儿的。”这么想着,我一步跨了过去。因为晚上有晚辅导课,我只有四十分钟的时间用来遛狗做饭吃饭。
        吃完饭,眼看距离上课的点还有三分钟,我慌慌张张地向教学楼跑去。那袋垃圾像只拦路狗一样还蹲在原地,我一跃而过。
        八点钟下课,我慢慢地走回家,朦胧的月光下,老远就隐约望见有个扫地的人影,依稀可以辨认是住我楼后小瓦房的退休老师老刘。
        灰蒙蒙的月光洒在刘老师身上,绘成一幅好看的剪影。我紧走了几步,渐渐来到近前。


        “刘老师,又义务劳动啊!”我主动搭讪,同时掏出手机,想抓拍这美丽的瞬间。
        “天天扔我一菜园子垃圾,什么熊人这是!一股子坏劲儿……”刘老师没搭理我,只顾嘟嘟囔囔地骂,骂一句,手里的扫帚用力挥一下,好像故意扫给我看似的。
        我举着手机的手僵住了。顺着挥动的扫帚看地下,原来他在扫下午我见到的那袋垃圾,不知怎么此刻已散了一地。
        “哗——哗——”他一下一下把垃圾都赶进停在近旁的一辆银色轿车底下。黑色的轮胎粘了两片卫生纸,还有一片闪亮的鱼鳞,格外刺眼。
        那个乳白色的塑料袋从车底探出半个脑袋,好奇地张望眼前的一切,显然它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有点心疼那辆车。我怔怔地盯着车底的垃圾,说了句“什么人干的!真瞎(本地方言,行为恶劣的意思)!”
        刘老师好像没听见我的话,又似乎压根儿没瞧见我,仍旧自顾自地握着扫帚转身回到他的小菜园附近,边扫边不住口地继续喃喃地骂——其实,此时除了车底的垃圾,地上什么也没有。
        我很无趣地走开了。
        第二天早上,我去上早读课。下了楼,我下意识地往那辆银色轿车扫了一眼——车底的垃圾不见了,只剩下星星点点的菜叶和碎蛋壳。
        我正纳闷,一扭头,又瞥见那熟悉的乳白色的塑料袋。
        那袋子鼓鼓的,直挺挺地耸在刘老师的菜园子里,依旧是张着大嘴。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5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