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桂林缘

 

桂林是一个怎样的城市?山水甲天下呀,谁不会这么回答你。

适合邂逅爱情的地方,不是在丽江,苏州的山塘街,也必是在凤凰的沱江。有山有水有人家,有屋檐下的石板小路,有沿街光怪陆离的酒吧和你艳遇。而桂林呢,除了石灰岩的溶洞和山水,这靠天吃饭的资本,好像文化和历史内涵都不够,又逊了点风骚与浪漫,纯粹的山水牌,有点单薄了。

 

实际上,小雅作为一名大二学生出现在桂林街头时,她也没有在这里遇到什么特别的人。那时她有蜜色的皮肤,黑白分明、灵活温柔的眼珠,可爱的小圆脸,凹凸有致的小身材,已经引得校园一大帮男生追捧,走在路上也是回头率近百分百。不说女神,那也是妥妥的小美女一枚。

小雅记得自己爬上了七星岩,在山顶拍了照。当时她穿着白色的中长外套,短的学生头,坐在一堆皱褶的石头上,扭头看向身后的城市,密密麻麻的楼房,像很多小灰盒子搭在一起的积木。她心想,这就是桂林呀,徐霞客说的碧莲玉笋世界,自己怎么就没有被惊艳到?除了步行街的纪念品,仿景泰蓝的手镯和花瓶,滑石仿玉的各种工艺品,做老的新古董,大的扇子墙挂,桂林山水的明信片以及桂林辣椒和糕点、桂花香水……小雅可喜欢了,她满载而归。可是回去以后就把这座城市抛诸脑后,她没有想过再来。在她心里,桂林就是这样的地方,没有回味,好像雕像,美哉美矣,没有灵魂。

 

如果当时她知道,桂林和自己的后半生都将联系在一起,不可分割,当时是不是会走下七星岩,沿着七星路,走到那堆灰色的积木中去看看?

 

90年代初期,秋天的桂林,天气是响晴的。在那纵横交错的巷子的深处,一个叫李岩的年轻人正拉着自己新婚妻子的手,去吃饭。他大学刚毕业几年,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下海潮,从体制内辞职,去一家公司做销售,勤劳肯干,业绩辉煌,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刚出差回来就迫不及待带上心上人出去吃饭,她是自己大学时的校花,李岩对她一见钟情。

如果李岩知道,有一天山盟海誓的两人将会离婚,他后半生的妻子正在七星岩上俯瞰桂林,他会怎样地不可置信,又会不会甩开新婚妻子的手,上山去看一眼青春美好的小雅呢?

要知道,小雅来自帝都北京,两地相隔南北,十分遥远。茫茫人海,这两个不同年代出生、不同学历背景、不同行业,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人,遇见一次的几率都是几乎为零。

 

且看造化如何弄人。

这以后十六年。

十六年,小雅经历了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结婚,调动工作,生子等一系列人生大事。她的丈夫是高中同学,虽然其貌不扬,却称得上学富五车。两个人,他在政府部门,她在杂志社,他走行政,她搞文学。因为业务能力突出,他深得领导信赖,一路升迁。小雅活在他的庇护和羽翼下,愿意做一个不需要思想的人,处处以他的意志为准。虽然她同样文采斐然,读者成群,但她没拿自己的工作当事业。她想,有他万事足。

在外人眼里,两人是标准的郎才女貌,让人羡慕的一对。每天下班后,两人手拉手沿了校园的林荫道散步,从国内国际局势到身边小事,从法律经济军事到柴米油盐,他俩有说不完的话。小雅问他:‘’我们这么恩爱,上帝会不会妒忌?‘’他握紧小雅的手,笃定地摇摇头,笑了。

自从结婚,小雅就不再一个人出门,凡出门,必有他。他的社交,就是她的社交;他的朋友,就是她的朋友;他的同学,就是她的同学;他的世界,就是她的世界。有了他,小雅觉得自己不再需要另外的朋友或者社交。甚至出门旅游,两人都会同行,他出差也会想尽办法带上她,生怕有哪一处风景两人不能同享。

听起来她是个附庸,可是不然,他竟是她的读者。小雅为了他放弃所有社会活动,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是关起门来写作。这些文字,除了全国各地的粉丝追捧,还有一个死心踏地的欣赏者,就是他。有的文章,小雅写得动情的,他读起来都会潸然泪下。

他所在的单位年轻人离婚率非常高。小雅从不认为这种事情有一天会和自己有关。即便他随着手中的权力越来越重,开始在外沾花惹草,小雅也认为没有影响他们的感情。两人仍然心灵相通,互相懂得,堪称知己。孩子聪明可爱,每年都会带着公婆全国各地出游……两个人都没有想过,最终婚姻还是栽倒在背叛与不忠下。

所以,年轻的人们啊,千万不要因为相爱就胡作非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经得起一再的挥霍,不论金钱、爱情,还是亲情、友情,甚至佛家所说的前世的福报,都有耗尽的时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离婚的时候,两人已形同陌路。

 

从大学时去桂林,到离婚,小雅走了十六年。

离婚以后,小雅恍如梦中。她不知道他是否还有爱,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内心,早已经习惯了他。可她还是决意离去,不再忍受任何的委曲求全。这次离婚,耗费了她最大的决心与勇气。也就是离婚以后,她告诉自己,凡是有委屈的情感,都不再要,不管是委屈自己,还是委屈儿子,绝不再答应。

 

她甚至没有想过再婚。一个人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出门就出门,想唱就唱,自由自在,多好!她闹不明白为什么女人都要急着结婚,找一个大爷回来伺候?图啥?一张长期饭票,还是一棵大树遮风挡雨?她和某位著名作家的观点一致,婚姻如果沦落至此,就等于长期的卖淫嫖娼。小雅内心很感激自己的工作,她就是自己的饭票和大树,她不认为她需要的面包哪个男人给得起,当然更无意找个大爷来分给他一半面包。

    我不欠谁,小雅想,前半生为男人而活,后半生,我得为自己活一次。

小雅走遍全国各地,内心深处从没有想过要再去一次的地方,就是桂林。譬如凤凰,有沈从文和他笔下的湘西世界召唤、加持;譬如避暑山庄,有几百年的皇家历史,一草一木都有故事;譬如内蒙草原,有脍炙人口的“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的豪迈和“天苍苍、野茫茫”的古老……这些地方,她回来以后都还会想去。可是桂林呢?甲天下或者甲矣,小雅就是内心没有感动。突然有一天,她接到任务,去桂林一趟,回来写个调查报告。小雅内心哂笑,心想,怎么会是桂林呢?oh my god!真是人生如戏呀,越不想去的地方,越是得去。而后来的事实证明,桂林和小雅的缘分,远不止于此。

现在的小雅回忆起重新去到桂林以及后来发生的一切,总是想,冥冥中莫非真有一只命运之手,专和人的意志作对?她记得自己中学时,理想是当一名护士,而她表妹的理想却是当一名作家。结果呢,长大以后,小雅成了作家,而她表妹成了护士。两个人好一场哭,恨不得换过来。然而工作这种事情,不是你想换就能换,铁板一块,板子钉钉,由不得你同意不同意。

虽然对行程不抱期待,小雅叹了口气,还是整理了行装,出发了。算一算,这一次距离大学时自己第一次来,已经过去22年。这时的小雅,离婚六载,已经人到中年。

到了宾馆,她就给一个认识了好几年的桂林网友打电话求助,她把行李箱落在出租车上了。不巧的是他出差了,虽然人不在桂林,他还是安慰她不要着急,告诉她桂林的士管理非常规范,司机素质也不错,耐心等在宾馆,司机应该会很快把箱子送回来。

小雅也只好这样。在房间百无聊赖、半信半疑等了几个小时,宾馆前台果真通知她去领取行李箱。她惊呆了。她没有见到司机,据说他急匆匆又去拉客了,旅游旺季,他来不及跟她打照面,听她道一声谢。

这在帝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啊,尤其近几十年大量外地人涌入首都,治安每况愈下。小雅很是感慨。她对桂林人印象好极了。可是,也仅止于此,她到此也没有想过自己将来会嫁给一个桂林人——那个她求助的网友。

两个人怎么认识的?好像是通过朋友介绍,认识多年了,加了QQ好友,后来又互相加了微信好友,却一直没有见过面。他在公司驻北京办事处工作,离小雅咫尺之遥。在她的印象里,他一年到头玩户外,压根是一个不着家的人,不靠谱,她才不要这种人呢。

他就是李岩。

 

李岩怎么会想着去认识小雅呢,他不是早就结婚了吗?

自古无巧不成书。

在小雅离婚以后的第二年,李岩也离婚了。年轻貌美抵不过岁月的流逝,更敌不过猜忌争吵和冷战。婚姻的长久,其实从来都和外表无关。在度过了十年磕磕绊绊的婚姻,冷静分居半年以后,当初一见钟情的两个人,共同选择了分手。

在这以后,李岩恋爱的对象,从年轻力壮的军人,到妖艳的财政局领导,到年轻貌美的女警察,都一一分手告终。李岩颓废了几年。他突然醒悟了,女人再美、再有钱也不一定适合自己,重要的是有钱有貌还要有素质,跟自己有共同语言,性格、生活习惯也能够合拍。高中同学为他牵线搭桥,想要拉拢他和另一个离异女同学。眼睛长在头顶的李岩嗤之以鼻:’“算了,老皮老脸的谁不知道谁啊。”他宁可高傲地发霉,也不将就。

对于未来,对于未来的另一半,他想象过一百种可能,但是却始终不能够如意。相亲相过无数次,不是人家看不上他,就是他看不上人家。两年的空窗期委实难熬。实在不行了,他想,也许可以考虑乡下进城的姑娘,离婚的打工妹,只要素质过得去,身份倒也不重要。但别人真的介绍郊区姑娘给他时,他又不干了。对方还没生过孩子,兴致勃勃想要响应国家政策生个两胎三胎的,可李岩坚决不再要孩子。他的儿子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李岩深知养儿的不易,他不想同样的苦再来一次。

 

孤独的日子有多寂寞,李岩永远都记忆犹新。一天三餐没有规律,有时甚至几个水果应付了事;从早到晚看手机无所事事,打麻将打通宵到想吐,回到家一个人空虚得不敢睡大床,只好躲到儿子的小房间;电影也不去看了,形单影只没有情调;厨房卧室到处灰尘,零食堆在柜子里几年都没有动,到最后变质;散步都不知道牵谁的手……当他彻底厌倦和恐惧了日日如斯的生活,陷入绝望时,他猛然想起了小雅……那个自己一直记得,却从来没有敢表白、没有见过面的帝都的女网友。

李岩没有信心,自己电大毕业,文凭学识都不够,应付军人警察也许没有问题,可是女作家,自己真的可以高攀吗?这么多年,公司经过并购、重组,老公司已然不在,新公司又恶意把老员工边缘化,老公司驻帝都的办事处已经名存实亡。李岩两年没去上班了,加上前年母亲去世,他料理完后事,就一直呆在桂林陪伴老父亲。在他鼓足勇气想给小雅发送微信消息时,却发现她已经删除了自己。试试运气吧,他想,不试怎么知道呢?于是重新发送了请求加为好友的申请。他清楚地记得,在北京时,自己曾经约会过她,但是不知何故,被她一口拒绝。他想,如果这次再被拒绝,那就算了,他就认命。

 

小雅早先确实对微信里无关的人进行过几次清理,这日闲来无事,见微信里冒出来一条新的申请信息,通过一看,是那个桂林网友。

她记得他,但也仅仅是记得,在她心里,他淡得像白开水,没有味道,没有温度,但是记得。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是他曾经发过很多他父母日常生活的照片和视频给她,也发过他户外运动的照片给她。那时候小雅工作忙得一塌糊涂,没有心思考虑再婚,也就没有花心思去琢磨这是人家抛来的橄榄枝。

 

打动小雅的当然不是这些,也不是李岩的学识与才华,更不是他的财富与身份地位。这些,恰恰是李岩所缺少的,也是小雅一度不能完全忽视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简直太普通了,普通到处于半下岗状态。更何况小雅还对户外运动存有偏见。一开始她内心是抵触他的。好友加是加了,她没有想过让他走入她的生活。

但是,他就是那种默默的守候者。不见得一开始让人侧目,时间久了你就会看到他的忠诚。他愿意倾尽所有,为小雅买一只钻石戒指。男未婚女未嫁,在那一刻,小雅动心了。人到中年,她早已不是年青时的虚荣。她深知,一个人有多少钱和他愿意为你花多少钱绝对是两个概念。钻石戒指不重要,那又不能当饭吃,态度才是关键。鱼玄机不也说过吗?“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在很多次的微信聊天和电话来往中,这个男人对小雅的重视和谦虚诚恳的态度,使得小雅放下了精神上必须门户相当的成见,愿意为了李岩,冒一次险。

在一个深夜,年过半百的李岩长途驱车几天几夜,终于在帝都的某个小区,风尘仆仆见到了身穿蓝底白花大衣,不施脂粉,长发披散的小雅。

 

半年以后,两人一起回到桂林,来到了七星公园。小雅想爬上七星岩去看看。她想看看,在当年拍过照的七星岩上,能不能看见李岩住着的七星路。可是李岩不同意,他说,你的膝盖不好,身体也不好,会晕倒。小雅只好作罢。两人一起在公园里走,处处林木参天,蝉鸣一阵一阵。李岩拉着小雅的手,生怕她摔着。一起喂猴子,看金鱼,还去了公园里的寺院参拜。小雅是虔诚的佛教徒。

两鬓斑白的李岩,拉着小雅的手,听她说很多过去的事,仿佛整个人都变年轻了。其实小雅也不再年轻,但是她给他的感觉就是年轻,阳光活泼。两个人一起开车去阳朔,坐在西街吃鱼,看街景,买小吃;一起步行数小时穿越十里画廊,乘了遇龙河的竹筏漂流;一起开车去冠岩的小乡村,拍路边收割过后的稻田,拍远处成片的小山,拍山脚下的橘园和挂着果的大芭蕉树;去千年古镇,拍古老的桥和桥头冒出的青草,拍镇上古老的渡头和千年的石板路;拍漓江和江上的渔夫……每一处风景都让小雅新奇。只有在这种时刻,小雅觉得自己和大学刚毕业时没有两样。

 

小雅豁然开朗,原来,风景不是因为美好才会爱,而是因为爱了,才会觉得美好。譬如,自己喜欢沈从文,因此觉得凤凰美;喜欢历史,才会觉得敦煌故宫与避暑山庄美;喜欢“敕勒川、阴山下”,才会觉得内蒙古大草原美……现在,她蓦然发现了,桂林也是美的。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小雅想,进化为更新潮的说法也可以是“爱上一个人,恋上一座城”。

对于桂林的认识,小雅有了类似这样峰回路转的了悟;对于婚姻,她同样有了全新的看法:对方思想是否够高度和深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否和她一样,看山还是山。而李岩,原来是山,现在还是山。他没有深刻过,复杂过。但他不装,像桂林的山水,简单就简单吧。

两人也算是,殊途同归?小雅有时候看李岩的眼睛,大大的,黑黑的,没有太多内容,除了跟自己在一起时的欢喜。她不由得想起小猫的眼睛,又大又亮,里边只有温饱、饥饿两个意思。如此简单,所以快乐。然而猫也有猫的缺点,满足和饥饿都来的如此突然;李岩也有李岩的缺点,满意和不满意也能随时切换。上一刻是开心的,下一秒突然大怒,50多岁的人,跟婴儿差不多。小雅总担心哪一天,她会被猫爪子稀里糊涂抓伤。

这样的好处……嗯,好在无城府。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事?总要有缺憾。

李岩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兴高采烈的小雅,一边听她说东道西、谈古论今,好像天下没有她不知道的。他想,还好没有将就,和自己那个离婚的高中同学交往。老皮老脸不算啥,关键是那种老态和老味,一起出去玩,谈的也只是孙子和小菜的价格了。

还好没有,谢天谢地。李岩一边开车,一边腾出一只手,捉住了小雅的手,十指紧扣。

 

‘’我说,傻子,‘’小雅招呼李岩道,像个顽皮的少女拉着他的手摇了摇:‘’我要把桂林玩一遍。‘’李岩欣然同意。有了她,他哪里都愿意去。象鼻山,伏波山,芦笛岩,七星岩,步行街,东西巷……吃的玩的。看到街头的大榕树树干上爬满了爬山虎,爬山虎的根钻进树皮,树皮密密的都是裂缝。小雅看了就会问李岩,这树会不会疼?李岩说,不会吧,它是树。小雅倒抽一口冷气,说,这要是人,全身都被根扎进去,不得疼死也得痒死!

李岩觉得好笑,又觉得可爱,小雅也年过四十了,但是他觉得她是个孩子。

在十里画廊步行七八公里,一直到遇龙河,小雅没有叫累。路边的竹筒饭、漓江烤鱼和桂林莲蓬,她都买了吃。两个人一起坐在路边吃,看来来往往的中外游客。桂林真是一座国际化的城市,小雅想,这一点都不亚于帝都,反而空气和水完胜,将来可以来这里养老。这样寻思着,一面张眼看远方,蓝的天空,云朵白得像棉花,四面都是碧绿浑圆的小山,一座接一座,连绵不绝,徐霞客所说的“碧莲玉笋”。小雅说,我怎么觉得遍地在下馒头呢?还是绿馒头。李岩哈哈一笑,他说:“我倒觉得像一群打坐听经的和尚”。小雅哟地叫了起来:“看不出呀,李岩,你不信佛教,可是挺有慧根的呀”。暗地里她又思量,如果李岩将来可以皈依,跟自己一起念经学佛,两人不就有了共同的精神世界吗?

夜晚,在步行街琳琅满目的摊贩中穿梭,吃了清甜的桂林豆花,吃了烤猪蹄,又吃了入口即化的卤鸡爪,经过一场露天的桂林地方戏。小雅疑惑地打量光怪陆离的四周,嘴里不断说着:哇,变样了哎,全变了,原来我来时不是这样的,原来就是两溜小摊的街。

 

变了的岂止是桂林的街道?

小雅年轻时的择偶观,除了对方的教养、学历、精神、思想必须同步以外,物质收入也是摆在第一位的。同学同事一起比比阔,炫炫富,这种事情她也没少凑合。多年过去,她来了一个180°的大变身,各种无意义的充斥着虚荣气息的场合,她不再出席,比如同学聚会,同事聚会。这样的聚会经历多了,她发现,大家在一起聊的无非丈夫孩子时装化妆品,除了耽误时间和精力,实在没有太多意义。一些以前要好的姐妹,有几个看到小雅离婚,还刻意疏远了她。对此,小雅嗤之以鼻,她还懒得搭理她们呢。她情愿安静地呆在家看书写东西,可以不用花几小时化妆打扮,又花半小时卸妆收拾。她经常借口忙,或者干脆不接电话,把时间省下来,素面朝天、安静地宅上一整天。化妆品也越买越简单,口红粉饼一律抛弃,包括择偶观,也开始返璞归真。相处舒服就可以了,其他都不重要。当然,这种变化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十多年里历经人情冷暖而渐变的一个过程。

李岩的再次回归,就是在这种时刻。

小雅觉得,那是铅华洗尽、依旧内心单纯的时刻。

 

人生第一重境界,看山是山,生命就是如此单纯;第二重境界,看山不是山。历经沧桑,认识到世事和人心的复杂,不再相信自己眼睛所见;第三重境界,依旧回归到看山还是山。这时候,酸甜苦辣已经尝遍,蓦然回首,发觉所有的深刻复杂都是人自找的,还不如回归自然,找回初心。看山还是山,还原生命最原始最简单的状态。

时间的车轮滚滚向前。一切都在发展,一切都在进步,很多事物都会改变。包括人的思想,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没有变的,是那一个购物狂。小雅买了工艺品,也买了桂花糕,当场就撕开吃了几个,还喂给李岩吃了一颗。凑过去看着他眼睛,问他,好吃吗?跟年轻的恋人没有两样。

当年小雅喜欢过的桂花香水,李岩穿街走巷为她找到了,一口气买了两瓶。小雅揭开盖子,仔细地闻了闻,又吸进去一大口气,开心道:就是这个味!然后扭头冲李岩一笑,说,就是包装变了。

李岩很满足,他想,包装变了不打紧,里边的东西不变就行。

 

 

 

来源:散文天下,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6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