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也在这里

  很小的时候跟一位同学要好,从小学到初中都坐同桌,彼此有话同讲,有零食同吃,有架同打,打不过一起逃。后来不知因什么原因吵了一架,我便发狠说,从此以后不再理你了!他说,不理便不理,谁怕谁!从此以后我们还在一个班,但彼此不再说话。高中时我们又考入同一个中学,分在隔壁班,抬头不见低头也见,但终于还是没有说话。大学后他考到北京,我考到上海。就这样天各一方。偶尔春节回家见到,也不交谈,低着头匆匆走过,好像见到一个自己害怕的人。我们吵架的源头早已记不清,但隐藏在心中的疙瘩竟是一直没法化解。直到有一年,其时我在读博,他已经工作。那年春节,我一个人回母校,在小山坡上徘徊,想起往事,思绪万千。忽然从山上下来一个人,定晴一看却是他,那一瞬间忽然间两个人都笑了,说:原来你也在这里。
  
  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夜晚一个人坐在宿舍里无聊,正不知到哪里去耍。一位喜欢的女孩打电话来,说,我们一起去学校的大礼堂前看焰火吧。我很高兴,说好啊。两个人在草坪上站了半宿,我始终不知自己想表达什么。也许想表达的东西都埋藏在空气里。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些什么,年轻的时候,自己是多么拙于言辞的一个人。想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想去挽她的手,远远飞过来另一个女孩,差点撞在我身上,把我吓得魂魄全散。那时候三个人突然都喊了出来:原来你也在这里!
  
  原来你也在这里,每个人读到这样的句子,心中大概会有不同的思绪。然而在我的心目中,最喜欢的是这样的感觉:历经劫灰,却突然否极泰来。然而物是人非,又不再有原来的那种大悲大喜。只是微微地一笑,想自己用一生理解了一句话。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一个特定的人,想再见面时,却分开了,不想见到时,又见着了。该来的不来,该走的不走,生命的轮回,上演一轮又一轮。烟花散尽,模糊想起,就是那个苍凉的手势。
  
  不过在现实中我们却很少会有这样的福气,所以大部分的人只是迷茫在人海。世事沧桑心事定,胸中海岳梦中飞,那也只有达者才有这样的心胸。大部分的世间人,就在那爱与不爱,幸福与不幸福中挣扎徘徊。王家卫的电影中,男女主角总是拼命追寻,却永远找不到答案,就如《阿飞正传》中形容的那只鸟,不到死去的时候不会落地。他们以为自己能抓住爱情,最终发现自己抓住的只是空气。他们总是努力装出一付勇者的脸孔,骨子里却完全是个懦夫。他们并不是没有机会碰到合适自己的那个人,但碰到的时候,他们却又不停地游走后退,好像要用一生来证明缘分的残酷。生命的际遇离合,大概真是前世注定,早一点迟一点都碰不到,或者碰到了也捉不到。能够安慰自己的,是什么都会败给时间。村上春树那篇《遇见百分百女孩》,讲的不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么?刘若英歌中唱道:“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藏了过去。”但是真正能心平气和地看待过去的人,又能有多少呢?《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中那位痴恋半生的女子,最终还是忍不住让对方的心中生起波澜。一曲《琵琶语》,更让观众的心中百转千回。
  
  有一篇故事,是张爱玲写的,说一个小康之家的女孩子,长是很美,一天穿着一件月白衫子立在后门,手扶着桃树,对门住的年轻人忽然走过来,轻轻地对她说:“噢,你也在这里吗?”后来这女子被三番两次地转卖,风波重重,老的时候却只想起这一句话。因为这句话她心中忽略了悲喜,似乎一生的磨难也是值得的。还有一部电影,大家都很熟悉,就是《甜蜜蜜》,黎明和张曼玉历经风雨后最终相视而笑,我想他们心里也许在想:原来你也在这里。电影的最后一个画面却提醒,其实他们一开始就有机会在一起。他们经历了无数的风雨,眼看着香冷成灰,缘聚缘散,人类总是被命运之神操纵于股掌之间而不自知,这就是造化的魅力。

作者简介:
卢小雅,作家,本命卢寿荣,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出版书籍《镜中流年》,合作出版著作多部。

来源:散文天下,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6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