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往事初二记叙文600字

  篇一:

  我的童年和大多数的孩子不太一样,大多数的孩子在自己家或是奶奶家,而我的童年却是在姥姥家度过的。在我的童年记忆中,陪我度过最长时间的东西应该就是院中的香椿树了。从刚刚学说话到小学毕业,我的业余时间几乎都是在香椿树下度过的在棵曾经的小树苗在不知不觉中也随着我的成长长高了。夏天我在树下乘凉,而冬天叶子掉光了,被风吹断的树枝仍能烧火取暖。每当春天快要结束,夏天快要来临时,这棵树就结下好多的香椿叶,听老人说,用它做“香椿炒鸡蛋”可香了!

  后来由于快要毕业了,学习紧了,也就没有时间去“陪”香椿树了。香椿树这个名词也就在我的记忆中慢慢淡化了。

  有一天,姥爷一时兴起,要把香椿树砍掉做一个煤房。我一听,顿时想起了我和香椿树的情谊。我连忙上前阻止,可姥爷固执的根本不听,请来一群人把树给砍了……

  当天晚上,虽然我在握着笔,眼在看着题,可我的心却仍在被砍的香椿树所留下来的木桩上,晚上。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想的都是我和香椿树的童年,想的都是:我以前每天给它浇水,每天给它偷偷的倒上一点奶……每次想到这儿我就哽咽了,脸上全都是湿漉漉的,我哭了。我平时很少哭,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值得伤心的。那天我哭得很伤心因为从小到大我一直把那棵树当作我的兄弟。你说,如果兄弟死了,我能不伤心吗?姥爷啊姥爷,因为您的一时兴起,使我的童年蒙上了薄薄的一层灰暗。

  今天,我仍像往常一样抚摸着被斧子砍过的树桩上的伤痕。

  篇二:

  一个人的周末,此刻醒来……

  应该很静吧。母亲寡言,她有自己的原则,尽管在别人眼里有些晦涩,她也不曾解释。

  母亲忌讳提起往事,大喜大悲都尽收眼底。她总是不吐一词,谁也不清楚她的暗处究竟窝藏了多少对白。愉悦也好,辛酸也罢,她仿佛不曾经历,只是淡淡地说:“都过去了……”

  这样的释然,也应该是对的。

  有时她拣起我扔在地上的稿纸,粗略阅读。她不会道破我的编造,常常以怪遭的笑示意。那时小,也不明白原由。

  很多年后在废纸堆里又看见。然后到阳台仔细阅读了许久,便对自己有了少许的厌恶—深感空虚时把充实追加于童年。纸上的往事。编造的年少。句句赘述。母亲的笑。

  似乎都是我的罪恶。

  往后的日子母亲依旧不愿提起往事,却时常与我说梦。她告诉我长大后曾梦见逝世的亲人,堪布请面目,不知道来历,与它隔着岸交涉,知道它是灵魂。她说得轻松自在,仿佛常人提起往事,语调是相似的。

  她在天空异常干裂的时候搜出些物品,都是从前爱不释手的饰物,佩带于身上。然而镜子里浮现的却是她的瘦弱与倦色。她是喜欢怀旧的人,常常有这样的举动,并且,她释然了。

  母亲一直以晦涩的方式回应了对往事的解读。梦本是虚假,编造也无妨。对于发生过的真实,会议总有虚假的成分,母亲的会议容不得追加,她太现实。

  多年以后,花间皓首。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79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