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门诊



        五年前我去市区医院看病的经历,至今仍记忆犹新。
        出发前,有朋友提醒我:“这种病去医院也没什么用,估计也是白跑一趟。”“呵呵!”我笑笑,心里却执拗得很——失眠又不是绝症,不至于没得治吧?
        请了假,早早地赶到医院排队,挂了神经内科专家门诊的号,眼巴巴排号三个半小时,盼到医院快要下班了,终于轮到我。
        “哪里不好?”医生慢慢地掀开我的病历,低着头有气无力地问。专家是个男医生,五十开外,头发花白,皮肤粗糙发黄,看上去好像也是一夜没睡好的样子。
        “失眠,十多天了。”我盯着眼前这位专家的侧脸说。为了引起他的重视,我特别加重了那个“十”字。
        “有什么心事吗?”他依旧不抬头,说话的神态像是在自言自语。
        专家一边问,一边任由手中那支钢笔在我的病历本上东倒西歪地踉跄着,我猜想他写的是“失眠十日”——我没有学过书法,可也实在不敢恭维某些医生随心所欲的狂草字体。
        “哪有什么心事!”我有点不耐烦,声调稍微高了些。这种“目中无人”的医生,我真是头一回遇见——他由始至终都没看过我一眼。
        不过,想到他就这么一直坐着,连续工作了整个上午,我又很快原谅了他。
       “做什么工作?”专家继续审讯“犯人”。那支钢笔尖静默在病历本上,铁面无私地等待着记录“口供”。
        “当老师。”我耐着性子回答。
        “哦!”专家终于稍稍扭了一下头,给了我一个正脸,继而飞快地瞟了我一眼,恍然大悟:“太焦虑啦!先吃点阿普唑仑。”说着,他已扭回头开始写病历。那支钢笔则又东一头西一头地乱闯起来,而他的主人却异常清醒,他已经确诊:失眠,就是我的职业病。
        于是,我不得不接过药单,像捧着救命稻草一样去划价拿药。一元一角五分!真便宜。
        遵医嘱,当晚临睡前吃一粒,果然一夜好眠。第二天神清气爽,内心由衷地佩服那个专家药到病除,更感激他让我花小钱看了大病。
        为了治失眠,这十来天我可花了冤枉钱。穴位按摩花了五百块,“权健”火疗砸了三千元,还差点上了“无限极”的当。
        高兴之余,我给那位朋友发了一条微信,告知喜讯:“治好了!到底是大医院的专家,真牛掰,一粒就见效。”
        “吃的什么药?”朋友回信。
        “阿普唑仑,很便宜!”我满心欢喜地回复。
        “千万别再吃了!”
        “那是安眠药!”
        “吃常了有依懒性。”
        “我老妈原来一天一片,现在得一天吃两片才能睡着觉。”
        看着手机屏幕上接踵而来的四条信息,我欢喜的心情瞬间褪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