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双腿



        今夜居然失眠了。
        辗转反侧,脖子根发硬,一点困意也没有。
        从十点钟躺下,心中不知数了多少只羊,还是睡不着。看看表,11:59,心里更急了。
        继续闭眼再“睡”,眼睛还是像先前一样,在眼皮底下无时无刻不在蠢蠢欲动。结局是眼睛渐渐酸胀起来。
        比眼睛更难受的是,两条腿怎么摆放都不舒服,好像那压根儿就不是我的,还偏偏和我的身体连接在一起。
        我清醒地记得,在刚刚过去的两个小时里,双腿已经把几种姿势“循环播放”了N遍。
        并排伸直,不出两分钟,脚趾就让被子顶得酸疼;叉开腿,想彻底放松,可是放松的只是双腿,胳膊倒不知往哪儿放了。
        侧身睡,蜷起腿,又觉一条腿被另一条腿的膝盖硌得难受,压在身下的那条臂膀很快就变得又酸又麻,而且,被挤压变形的耳朵也好像肿痛起来;于是重新平躺,双腿弯曲成蛙状,两臂后举成投降状,还是浑身不得劲儿。
        还是两条腿交叉摆放吧。不知道从何时起,一躺倒,两条腿竟会条件反射地叠压在一起,各就各位——一定要右腿压住左腿上,右脚跟抵住左脚面,两条腿才算安分守己。
        可是,这往常很奏效的方法今夜却不行了,再寻求其他的姿势:伸一条腿,曲一条腿,两条腿摆成一面旗帜,这奇葩的姿势倒求得了一时的安稳。
        没多久,一个激灵又惊醒了:我梦见被一只手捏住了脖子灌酒,好不容易才挣脱那只魔掌。
        揉一揉酸胀的脖子,猛然惊觉:莫非是新买的乳胶枕太高了?起身重新换回旧枕头再躺下。
        不知什么时候终于睡着了!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