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临其境

       


        “阿嚏——嚏——”天未亮,就被妻的一声喷嚏惊醒。点亮床头的手机,凌晨四点一刻。
        “阿嚏、阿嚏——”又是两声急促的脆响。想象得出,若在阳光的映衬下,这喷射而出的飞沫定如一骑绝尘一样壮观。
        两个喷嚏过后,妻翻了个身,呼吸均匀,沉沉睡去。我,却睡不着了。


        睡梦中居然也会打喷嚏,看来妻的过敏性鼻炎愈加严重了——照理天气转暖,应该有好转才对。
        “哼——哧——”妻粗重的呼吸明显带动着风声——难道这就是前人诗云“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节奏?果然,须臾,“呼——噜——”枕边齁声起!吸气隆隆,呼气咝咝,隆隆似万千鸽鸣,气势昂扬,咝咝如风卷树林,引人遐想。一呼一吸,跌宕起伏,轻重缓急,错落有致。
        耐心地听了一会儿,我轻轻推了推妻,她“嗯”了一声,翻了个身,不呼噜了。谢天谢地,我心中一阵窃喜。
        “梆——梆!”这又是什么声音?就在院子里,声音不大,却扰人心神,幽深绵长,像空旷的山谷里落下了重物,又远远地传上来的回声。
        唉!夜深人静,人的听觉竟会异常灵敏,大自然也像个超级麦克风,一点点声响就能被它无限放大。


        不行,起身去看看。
        一进院子就发现了真相:白天下了一天雨,落水斗的雨水滴在雨水管最下端的弯头上,就发出敲木鱼的声响。一秒钟一下,还蛮有节奏。
        我找了一条旧毛巾,从雨水管的出水口塞进弯头,这样,雨水滴到毛巾上,世界安静了。
        再蹑手蹑脚回到床上,发现妻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睡着,呼吸均匀而轻柔。我心满意足地躺下,准备安安稳稳到天亮。
        “汪!汪汪!”刚眯瞪几分钟,被两声急促的狗叫声吓了一个激灵——客厅里的狗狗在狂吠,声如霹雳,震耳欲聋。
        八斤半的小泰迪,汪起来的吼声绝对不亚于大狼狗,那气势简直是要生吞活剥一只雄鸡。
        这回,我彻底睡不着了!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5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