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网课惹的祸



        我弟弟跳楼自杀了。
        他才15岁,马上就要初中毕业了,却被他班主任老师活活逼死了。
这事儿还得从三天前说起。那天一大早,我爸在饭桌上训斥我弟:“老师说你经常不交作业,把你踢出群了,你还要脸不!”
        “用不着你管……”我弟瞪着眼睛顶嘴,可一句话说了半截,就被扇了一耳光。“啪!”他一摔筷子,一头钻进卧室,反锁了门,不出屋了。
        “不吃拉倒,谁知谁饱!”我爸也真生气了,一连两天都不准我妈和我喊他吃饭。
         谁知昨天晚饭后听到楼下人声嘈杂,好像有人喊“谁家孩子跳楼了”。我们慌忙趴阳台往下看,借着路灯光,看见一群人围成一圈指指点点,圈子里仰面躺着一个人。
        我爸变了脸色,用力地拍打我弟的门,声嘶力竭地喊他的名字,见没人应,他一脚踹开门。我们才发现屋里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着,窗台前地板上歪歪扭扭摆放着一双棉拖。
        我爸瞬间瘫倒在地,我妈则跪在地上揪着我爸的衣襟反复地哭喊一句话:“你打他干嘛!你还我孩子!”
        我惊呆了,那时那地才知道什么叫悲痛欲绝,我弟是我妈的命根子。“王强”这名字就是她给起的,她希望儿子长大后能比我这个长他七岁的姐姐强。哪想到……
           我回过神来,疯狂地往楼下跑,我看到弟弟赤着脚躺在血泊里,明知道没救了,我还是慌乱地拨打120……
        今天,我爸妈给我弟租了个冰棺,就开车去教育局了,他们说非要讨个说法不行,临走安排我去照相馆给弟弟放大了一张遗像。
        我捧着弟弟的遗像,看着他阳光的笑脸,满脑子想的全是他的好,尽管他从小到大没少惹我生气。
        心情激荡之下,我带着弟弟的遗像,蹬上电动自行车,直奔弟弟的学校疾驰而去,我要找校长找他班主任。我心里已经认定,老师就是凶手。
        在校长室,我用一个“大三”学生的素养强压住怒火,耐心地听那个老师介绍情况。
        那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他见我挟着弟弟的遗像,竟瞬间落泪。
        真好笑,他一开口竟也是满肚子的苦水。他说自从上网课以来,没有一天不生气。他说,每堂课都有十几个人姗姗来迟,每堂课都有一半的熊孩子假装听课,每次催交作业家长根本不理……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知道你前两天上网课的时候还说了些什么别的话,让我弟想不开跳楼了!”我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
        “我可没讽刺没挖苦,你不信可以回家看视频回放。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弟弟总共只交了三次作业。我一次次发信息提醒,你们家长不理,我才生气把连续三次不交作业的五个学生全部踢出群,并逐一发短信告知家长教育孩子写保证书才可重新进群……”老师声音颤抖着说。
        “老师,你带王强两年多了,能不知道他性格内向自尊心强吗?”我再一次打断老师的话,粗声粗气地说,“他就是因为被你踢出群,觉得没脸见人了才……”说到这儿,我哽咽了。
        我努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忍不住哭着说,“我弟弟就是你害死的,今天我爸去教育局了,这事没个完!”
撂下这句话,我猛地起身,冲出校长室——我不想在别人面前流眼泪。
   (本故事根据新闻事件改编)

来源:北雁楠飞,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