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大自直


树大自直


        立秋前后连续下了三天雨,赶走了今夏残存的最后一丝暑气。夜里,不用开空调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我们家都是十点准时睡觉。这天刚上床,就听见后院老王家沸腾的摇滚歌声。这声嘶力竭的叫喊,立马扫荡了我全身的困意。
        “唉!深更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唉声叹气地埋怨,把一只胳膊垫在枕头上,被迫“聆听”窗外那虎啸猿啼。
        那摇滚歌手是老王的独苗儿子,快三十岁了,领了个女孩在家住,虽说俩人开个宠物店,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唯独喜欢窝在家里和着音乐K歌。
        妻说:“你猜他家那套家庭影院多少钱?两万八!”
        “真烧包!还扰民!”我抓起手机就想给老王打电话。
        “别打!打了也没用。老王也管不了!”妻阻止我说。
        说得也是。老王是个老实人,干建筑队,出了一辈子力。四十多岁才生了这么个宝贝蛋儿,打小惯得上天,还常念叨什么“树大自直”。
        他这个孩子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小家伙两岁多就学会了很多骂人的脏话,一耍脾气就骂老王,甚至抽老王耳光,老王却眉开眼笑。
        老王老婆说,别把孩子惯坏了。老王却摸着被儿子扇过的半边脸笑着说:没事儿!小孩子,树大自直。
        老王儿子十岁的时候,就成了一帮调皮蛋的头儿。今儿砸东家的玻璃,明儿拿弹弓打西家的鸡,后天给南院的狗下药,毒得狗直吐白沫。
        这些事老王从来不管。只有老王的老婆给找上门的人赔笑、赔钱,气急了就大骂儿子“败家子”,并抄起笤帚要揍孩子。结果,老王都是一把夺过笤帚,朝老婆一瞪眼:“生啥气?树大自直。”
        这孩子好歹混到了初中毕业,之后上了个三流的技校。期间,老王在学校附近的大小饭店替儿子还了十几回账,全是他的宝贝疙瘩和一帮狐朋狗友赊欠的烟酒钱。
        儿子技校毕业后,找不到工作,便天天在家啃老,还常常叫一帮酒肉朋友到家里喝大酒。每次,老王老婆是既当大厨又当服务员。
        闹得最厉害的那次,他儿子在家摆生日宴。结果那帮酒囊饭袋,有好几个喝得瘫倒在桌子底下,有一个还尿湿了裤子,老王老婆气得把桌子掀翻了,蹦着骂儿子。
        老王也生气了,在堂屋门口气得直跺脚:骂有个屁用!树大自……结果一个踉跄,重重地仰倒在台阶上,硌了腰,从此不能再出重力。
        “我想要怒放的生命,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窗外的摇滚乐依然铿锵而有节奏。
        我抽出枕麻了的那条胳膊,索性坐起来,不睡了。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5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