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放鸡岛

博贺登岛码头

1

年十一清晨,决定去放鸡岛过夜。

吃了早餐,背着简单行李,一个人搭摩托车到鸡笼山渡口,乘渡船过海,再搭摩托车去放鸡岛码头,买了十二点上岛的票。

从码头到岛上的码头这段距离,游艇花了半小时,湛蓝的海水,翻滚而来的浪头,行驶的游艇,宛如陆地上颠簸的山路行驶的汽车,有人呕吐了,多年没有坐船,我的喉咙也有些痒痒的,有种喷吐的感觉。

大部分的人去岛上,别人避难避暑。凡尘太喧嚣,我到岛上避年例。

2

鸡冠石,四周的海,像一块蓝色的翡翠,一条蓝色的细线,成了海和天的分界线,天是普蓝的,海是翡翠的蓝。

暗涌的潮,在山脚下的礁石散开,整条海岸线,点缀着一簇簇白色的花。

风,有些调皮,在蓝得洁净的海面留下左扭右摆的痕迹,掀起一道道的微纹,海依然是那么的静美。

海警务处旁边,石级往山上蜿蜒延伸,拾级而上,枯草迎着风吟嘨,爬上山尖,面前是茫茫的海,仍然是翡翠般的蓝。鸡冠石在底下,淡赭色的石头,蓝色的海,洁白的浪花,清晰分明。

往山顶爬,穿行两边是高耸的篱兜,剑状的叶子,三排的刺,风吹过,宛如在剑海穿行。

无意中回头,海像一块蓝色的玻璃,镶嵌在翠绿的篱兜树中间,地上撒着几堆黑色的牛屎,一股牛尿的气味,窜进我的鼻子,非常熟悉的味儿,非常熟悉的篱兜树夹海,风,是新鲜的咸味,我感觉,这一切十分亲切。终于找到失去多年的气味。

阳光是温和的,风也是柔顺的,海是恬然的,我是懒散的。

3

手机没电了,回木屋洗澡,到临海的阳台读会书,喝杯茶,平躺大床上,睡一觉,到黄昏,看落日。

计划是,睡觉起来,看日落,在南面的海边走走。明天清晨,到鸡冠石看日出,再到岛里其它地方转转。

睡了一个舒坦的觉,到南面的海边看日落,发现日落并没有想像中美丽,记起天后宫,爬到天后宫,没开门,转了一下,到宫后的小道,看到有孔雀,没有惊动它,下山的路上,有山猫叫,山林里的鸟,叽叽喳喳的。

太阳下山了,昏黄的灯亮了,找了一间小吃店,老板娘扎着马尾髻,瓜子脸,大大的眼睛,如一湖秋水,上身是紧身的短袖迷彩T恤,下身是牛仔裤,修长的腿,身材凸凹匀称,满脸的微笑,浑身上下散发着野性。点了两个菜,两罐啤酒,打发所有的累,包括浪漫。

4

从外面回来,浑身上下都是咸味,没有急着去洗手间冲洗,而是想把这些咸味留在身上,久点久点,甚至让它们永久在身上驻留,闻着久违的味儿,真正的感受到家了。

一支公的放鸡岛之夜,自拍了一张在木屋阳台读书的照片,永忠问:和谁去?梭妹问:谁帮你拍照?美羊羊说:看到拍照的影子了。业哥说:打死我都不信你一个人去。小辉说:赞同业哥说法,打死我都不信你一个人去。

各种猜测继续中,倚着阳台的椅背,海潮拍岸声从灰蒙蒙处传来,码头的灯在夜幕中成了一束束光晕,起雾了,雾化成毛毛的雨,扑面上,春夜听潮,听的不是潮声,是自己内心的声音。

岛上的信号,飘忽不定,潮声阵阵。

虽然没有“头枕着波涛”,木屋临海,离海边大约两百米,夜里耳边的海潮声,一拔一拔的,非常的清晰,随风吟唱,如听着妈妈唱的摇篮曲,很快就进入梦乡……

半夜里醒来,海风将潮声随着窗帘,送到我的耳里,我以为是梦里的涛声,起来关窗,黑乎乎的外面,海涛声响得十分的真实,此时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作梦。

5

六点十五分,醒来了,穿衣服急着往外跑,天色灰蒙蒙的,岛上的木屋,还在梦里。

下了坡道,往鸡冠石方向急行,初春的海风,柔柔地抚摸着我的脸,连胡子都欢愉起来。

环岛路的清晨,恬静安然,涛声依然是一拨一拨的,到了海警警务区,听到从山那边传来的渔船发动机声音,哒哒哒的声音,非常的熟悉,非常的亲切,撩动我心底的弦,我的脚步加急了,从石道上飞奔般上了鸡冠石,船发动机声音响切整个海面,一盏雪白的渔火,在滔滔的海面上浮沉,一条机船,随着哒哒哒的声音,在海里循环横跨。东面的海面,鸡蛋黄的晨曦,就如挂着的帏幕。

海风是清新的,冲过来的海潮,撞到石头上,扬起堆堆的雪花。海面渐渐变蓝了,霞光亮了起来,半边的天都染成蛋黄色,太阳露出了彤红色的半边脸,海平面在霞光下,更加墨蓝。

身后来了一些人,都是来看日出的,心里在想,向往光明的人多着呢。他们也许和我一样,来这里睡一夜,只是为了等日出。

6

吃了早餐,去天后宫进香,祈祝母亲大人身体健康开心如意。

从天后宫后面往山上的石级爬上,清晨的台湾相思林笼罩着小道,灯塔在山顶上,上山的石级地面湿漉漉的,大概是雾雨的水迹。灯塔的顶端,几缕薄雾轻绕。

从灯塔下来,沿着环岛路,台湾相思树婆裟,绿影摇曳,凉风抚面,顾着风景,踩了一脚牛屎,闻了一下,草味浓香。

去许愿树,济公的石像横卧台湾相树下,红色的许愿布带挂满树头,在济公活佛面前,没有求缘分,没有姻缘可求,双手合十,祈祝老母亲健康,一家老幼出入平安,亲朋好友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去公鸡孵蛋的巨像,看到拿着咪唱歌的孙大圣,定海神针放面前,大圣顾着娱乐,金箍棒也闲置了。

沿着林荫蔽遮的环岛路慢慢走,靠海的树下,间隔不远就有一张网床,睡到网床上,突然感觉很累了,闭着眼睛,让自己的思维停止,微风轻轻,自己和大地一起。山脚下的海,平坦开阔,耀眼的阳光,撒到海面上,宛如白花花的玻璃碎。

去到野生菠萝园,巨大的章鱼保罗靶屹立海边的悬崖边上,慈悲为怀的观音菩萨,守着南面那片洁净的海。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