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白(断章散句)

断章散句之         旁白

1

此刻,珠海下雨,相信,其它地方也下雨。

故乡下雨吗?家桥那边下雨吗?

下雨了,就想起在家桥农庄听雨的日子,去草堆架下竹櫈坐着,看雨飘过田园村庄,看雨把山罩起来。

下雨了,就想起家桥唱的雨花石,想起露露……

下雨了,就想起了精哥正在开挖的地下室基坑……

想起了三月三,永忠在家桥朗诵叔的诗歌的时候,一行白鹭从永忠背后飞过……

2

夜雨,没有音乐,几条停车的黄线,繁忙的车流,霓裳灯多彩的倒影。

车,人,建筑物,都是静静的,默默的,各自的心情。

一壶柠檬水,没有太多的心思,没有太多想法,喝一杯柠檬水,看雨水把时间流走。

3

雨天,得书十四册,发现蒋勋的诗评《唐诗》多了一本,永忠也喜欢诗评,就提笔给永忠写了“书山有趣”。

承志得了好朋友从云南寄来的盆景树,我在他朋友圈留言:树痴。承志回信息:书痴。

书痴是永忠给我起的外号。

4

书房外,淅淅沥沥的雨,如夜里的海潮声,一会儿清晰,一会隐约,蛙声纷扰,彼此鸣叫。

书房里,一灯,一人,一杯冷茶,很多书。

5

一滴,两滴,玻璃窗绽开了几朵花

一滴,两滴,街上的行人乱了

街头的行人脚步,急了。

一滴,两滴,雨,忽然间,我也不那么喜欢了

下雨,茂名就会成为汪洋大海

下雨,精哥的地下室基坑进度就拉后了

瞬间,我也讨厌自己了,为什么喜欢雨

6

岁月,宛如老树叶上面的斑点,山风吹过,老树叶变成了落叶,归根了。

山上沉眠的灵魂,曾经是有生命的,过往的时间,把他们化成满山遍野的小白花,散作风里的幽灵。

满山的幽灵,默默地等待春天,春天到了,阳光,晒开了灿烂的笑容,烟雾,掩遮缭绕的忧伤。

来了一场雨,山上所有的幽灵,都出来聚会,喝一杯茶,聊几句,饮几盅酒,唱半支歌,然后所有的幽灵,一起飞到山顶,看山南的海,看山南的城。

7

一直没放弃崎岖不平、荆棘满途的路上奔跑,是因为心里有着一个亮点。

很多年前,我站在溪头,看你如落花般,随流水漂去。从此,春天虽然百花缭乱,我的世界里春天单调孤寂,只开着一种花,紫白色的落花,带着淡淡郁香的花,繁花一落,满溪流水,芳香漾溢。

穿行红尘中,虽然生活的诸多磨难和困惑,把我弄得灰头灰脸,我依然相信,你还在。在故乡的某个村头,或空旷的田野里,你会在等着我。在故乡,春天里花开的日子,到处都是你的影子。你化成花,化做淡雅的郁香,萦绕在我的身边。

时光,似落花流水,花开一季,花落一季,反反复复,溪流绵绵不断,落花依然,青春虽然不再,但你我彼此把对方定格在懵懂岁月中。

流金岁月,繁花似锦,我对你依然如初。

7

喜欢小城的雨,大或小,心里都能安然。

下雨了,六百多年岁数的钟鼓楼,在雨林中默默不语,看着南街,望着北街,守着小城。

小城的雨天,街头上,从一些民居屋顶下来的排水,成了一排排无规则的小水柱。

下雨了,街头的雨伞,高低不平,色彩斑斓,雨点在伞上开了花。

除了屋顶的排水声和摩托车的喇叭声,其他的,都是静静的。

清晨,街上人少,喜欢站在十字路口,去看每条街的尽头,通长的四条街,很长很长。借助灯光,眼睛隐约看到尽头。

其实,我知道,眼睛看到的只是四条街的尽头,心里看到的更远,看东街,可以看到旭日欲升,锦霞漫天。看北街,可以看到小城的后山庄山,苍劲稳健,青翠欲滴。看西街,可以看到大桥河,河水清澈见底,河岸田园翠茏。看南街,可以看到南门港的蚝田,蚝礁蚝肥,海沟弯弯曲曲,向远方伸延。

小城的雨,越下越朦胧了,四条街,越来越长了。

8

特别的日子,坐阳台,伴刚收到的海子诗集晒晒太阳,捡一片春天里的落叶,以自己的方式纪念海子,虽然我不是诗人,但我是喜欢读书的人。

雨是没有了,阳光几缕,清风绵绵,足以读书。

昨晚几个朋友资助,才得到一些书,拿书晒太阳,一是敬书,二是感谢国哥和理文哥的解囊相助。

9

远方,神奇而充满吸引力,去远方,不是为了诗,而是想解开心里头许多的疑惑。

打开心灵的摄像头,把路上的风景,记录下来,无论是坦途大道还是荆棘满地,记下来,这就是阅历。

路边的花草,是为勇者绽放。天真无邪的笑容,是勇者心里的淡定。

很多时候,因为无知,所以无畏,无畏所以勇敢。

10

潮声,扯破了夜的薄纱

晨曦的光,淘白了夜的半空

海浪,把黎明一帧一帧推到海岸

渔火,照白了黎明

风,一波一波的,把海潮声,从这边的山,翻过另一边的山

一直传到很远,很远,很远

一阵涛声,一沓乡愁

部分图片提供:叶兴旺

2019-4-20上午整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7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