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不已:我的温柔女友

我在飞机上寻找座位,同时也在寻找一段并不遥远的记忆。

找到了:同样的波音757机型,同样的B-2977机身号,13F位于机翼的上方,右边出口处,靠近窗户。而现在,那里坐着一个女孩。

我说,“小姐,我们可以调换一下座位吗?”

“为什么?”她很讶异。毕竟,新年的第一天,机上的乘客寥寥无几。

“因为,这里,曾经,有我的爱。”

她盯着我的眼睛,带着些许不安,起身离开。

我坐下来,三个月前的一幕立刻在我眼前浮现——

也是同样的时刻,飞机冲上云层之后,我听见邻座的一男一女在用韩语低声交谈着。那女孩很漂亮,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男的年纪稍大,长相完全可以用泡菜头来形容。

也许是出于玩笑,那男的时不时用手去触碰那女孩的脸,女孩便尽力躲避,因为她坐在中间,便时时将脑袋朝我怀中倾斜。这令我想到了性骚扰一词,便愤愤然说了句“韩国人怎么这样?”

我把那女孩当成Shopping Guide(导购)了。

在广州,无法统计有多少中国女孩从事这门职业。而据我所知,在带外国客户采购及提供翻译服务的过程中,许多女孩都受到过老外不同程度的侵扰。

那女孩转过头来,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我这才发觉自己错了,“Korean?”

“Yes,韩国人。”女孩笑了。她居然会说中文。

见我们攀谈起来,那男人便闭上眼睛睡觉。后来我得知,他是她的老板,准备从广州转机去香港。

我不会韩语,而她的中文和英语又不是太好,这令我们之间的沟通有些费劲。但也许是好奇外带着新鲜,我们在磕磕碰碰中居然聊得很愉快。

我想,在这里,我该隐去她的真实姓名而只使用她的韩国名字中的最后一个字:Jin(金)。即便她后来一再抗议这名字不对,我还是乐此不疲。

我喜欢这名字:金。

金是手表工艺设计师,他们公司唯一的一个,常住青岛。而我从事服装服饰出口工作,偶尔也帮外国朋友做工艺品买卖,比如青岛的贝壳。同是时尚职业,也令我们多了许多共同话题。在谈到今年流行色的时候,她居然可爱地叫醒她的老板从包里拿出color card(色卡)来。

窗外万里晴空,一片湛蓝,偶有云朵从机翼边滑过。这是个好天气,一如我此刻的心情。

飞机快要到达白云机场的时候,金要过我的笔,在我的稿纸上留下了她的电话号码,当然,还有她的名字。

下飞机的时候,我们没有说再见。

我抚摩了一下身旁的13E座,冰凉冰凉。还好,没有人看见我的泪水。

金,我已经离你越来越远了。你还在恨我吗?

让记忆再回到两个月前。

是的,一个月之后我才想起她来。我便给她发了一条手机短信,内容是《我的野蛮女友》的主题曲名’I believe’,一个简单的短语。没有回音。

直到两天之后的下午,一个中国女孩给我来电话,问我是否发过一条这样的短信。我说是,可我是发给一个韩国女孩的。然后金出现了。我说“还记得我吗”?她在那边显得很兴奋,“Yeah!”

此后,我们每天晚上都通电话,要么她打过来,要么我打过去,会聊很长的时间。说起聊天其实很搞笑,因为差不多是她教我韩语而我教她中文和英语的过程。遇到不能沟通的,两个人同时大叫“啊——”!

有时候她会在电话中唱歌给我听。她的声音很甜美,在寂寞的午夜对我来说是一种诱惑。而她最喜欢的中文歌曲是周华健的《忘忧草》和阿杜的《天黑》,当然,她也要求我必须跟着歌曲一起哼哼。然后评价说我唱得不好而她唱得好。然后我说“傻瓜”。然后她说“苹果(韩语音译SAGUA)”。

不知不觉间,我想,我们已经习惯了以这种方式取暖,无论多晚接不到电话都无法入眠。难道我已经爱上了寂寞?我的,或者她的。

“先生,您喝点什么?”空中小姐的笑脸将我拉回到现实中。

“咖啡,”我说,“我很冷。”

1月5日拿到了去泰国的签证,我便计划着去曼谷过春节。有朋友羡慕说我真会选地方,曼谷现在暖和着呢。而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逃避。

在外面流浪这么多年,最害怕的便是年关。有了条件之后,我能逃多远便逃多远。也曾在网上公开“招聘”女友过冬,顺便过年,虽然也有不少“应聘”的,但最终都成了作秀和嘻嘻哈哈的闹剧。网络与现实,如此神似又如此不同。

“我一个人。”

一个人在异国他乡,金的孤独我是真真实实的感受到了。因为她常常在电话中用生硬的中文说,“你,春节,过来。”

韩国同日本一样,跟中国的时差只有一个小时,而春节同样隆重。

这不禁令我有些为难。一面之缘,我该不该去找她?

于是,我半玩笑半认真的问她,“去了青岛我能住你家么?”

“不行,”她说,“我帮你订酒店!”

“如果住酒店我宁愿不去!”

“I think…”她笑起来。

飞机的播音器响了:我们正在穿越长江……

透过薄薄的云雾,长江在下面曲折蜿蜒,婀娜多姿。那是我的家乡啊!

若非前不久证件被盗,仓促间回了趟安徽,我已经阔别家乡15年了。15年是什么概念?差不多两个我!

去香港的前一天晚上,我在深圳。凌晨四点接到金的电话,她居然还在加班。

“这么忙?”

“美国那边要开一个交易会,需要样品……我已经连续三个通宵了。我好累!”

“你要是累坏了,就算追到韩国,我也要把你老板揪出来K一顿!告诉他,我记得他的样子!”

“不!”金笑了,“你要是把他打死了,谁给我们发工资?”

“你什么时候放假?”

“19号,你过来?”

“你亲我我就过来。哈哈!”

“不行,人多……我在机场等,亲你。”

“真的?”

“真的。反正没几个中国人认识我,安全。房子里,不安全。呵呵!” 

我忽然期盼着19号快点来临,为了在机场欢聚的那一刻。我想,我已经被这个韩国美女诱惑了。

尖沙咀的夜晚霓虹闪烁,我却无心欣赏。我知道,每一片浮华的背后都浸透着悲伤。

夜风让我想念温暖,让我想念远方的金。

没带手提电脑,发E-**都不方便。于是我出门找网吧。好不容易找到一家,迎宾小姐告诉我:110港币,4个钟(南方一般每个钟45分钟),有小姐陪,小费另计。我说我要给我女朋友发E-**,10分钟足够。她说不行,那种网吧旺角那边有,你去吧!

作者简介:

心动不已:我的温柔女友

浪子冰凌,外贸人。早期榕树下最著名的年轻写手,创办文学社团流浪在线,现居重庆。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8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