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人间有味是清欢

近日读林清玄的散文《清欢》,甚是喜欢,好似一缕缕清风从心湖飘然掠过,荡起一圈圈好看的涟漪。

因为爱极了苏轼一阙词中的最后一句“人间有味是清欢”,林清玄先生对“清欢”这样一种精神品质有了独到的研究和见解。

“清欢”是什么呢?清欢几乎是难以翻译的,可以说是“清淡的欢愉”,这种清淡的欢愉不是来自别处,正是来自对平静的疏淡的简朴的生活的一种热爱。当一个人可以品味山野菜的清香胜过了山珍海味,或者一个人在路边的石头里看出了比钻石更引人的滋味,或者一个人听林间鸟鸣的声音感受到比提笼遛鸟更感动,或者甚至于体会了静静品一壶乌龙茶比起在喧闹的晚宴中更能清洗心灵……这些就是“清欢”。(林清玄)

清淡的欢愉,许是我们这个浮躁喧嚣超级物化的世界很难寻觅的一种心境吧?因为,这种心境的生成太需要现实世界的配合了。

生在这个年代,为何’清欢’如此难觅。眼要清欢,找不到青山绿水;耳要清欢,找不到宁静和谐;鼻要清欢,找不到干净空气;舌要清欢,找不到蓼茸蒿笋;身要清欢,找不到清凉净土;意要清欢,找不到智慧明心。如果你要享受清欢,唯一的方法是守在自己小小的天地,洗涤自己的心灵,因为在我们拥有愈多的物质世界,我们的清淡的欢愉就日渐失去了。(林清玄)

是啊,富贵荣华时,看不到“清欢”的位置;人声鼎沸处,找不到“清欢”的影子;杯觥交错中,嗅不到“清欢”的气息;浮华气象里,独独搜索不到“清欢”的所在…..

清欢,栖息于清静之地,清净之心。

现代人的欢乐,是到油烟爆起,卫生堪虑的啤酒屋去吃炒蟋蟀;是到黑天暗地、不见天日的卡拉OK去乱唱一气;是到乡村野店、胡乱搭成的土鸡山庄去豪饮一番;以及狭小的房间里做方城之戏,永远重复着摸牌的一个动作……这些污浊的放逸的生活以为是欢乐,想起来毋宁是可悲的事。为什么现代人不能过清欢的生活,反而以浊为欢,以清为苦呢?(林清玄)

因为,这个世界本身不清净也容不得清欢,这是我的解答。

“当一个人以浊为欢的时候,就很难体会到生命清明的滋味,而在欢乐已尽,浊心再起的时候,人间就愈来愈无味了。” (林清玄)

哲人的诠释一语中的。

国庆节前的最后一天,我约一位心仪的文友一起去香山脚下的植物园赏菊。不料,她说这两日玩疯了,完全打乱了自己的生活节奏,很累,她期待我能放弃赏菊之旅,与她宅在家中长谈。我很向往。可是,为了让文友玩得开心,我亦提前约好了另一位熟悉植物园的朋友做向导,我们连相聚的具体时间地点位置都订好了,突然变卦,恐扫朋友的兴。

于是,只好跟文友道歉,改约下次相见。没成想,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选择,让我与“清欢”不期而遇。

繁华长假前,人们的心思早已从职场转入准度假时段:或筹备婚礼,或预约酒席,或计划出游,或呼朋唤友提前N多天预订卡拉OK夜店狂欢……总之,人心浮动,脚底无跟,没有多少人会选择这个时辰去远山下的植物园悠然赏菊的。

来自外地的文友天性安然,应是个例外,本以为。没成想,皇城根下的友情打乱了朋友的生活常态。

带着些许遗憾,我只能只身前往。

仲秋,北京最美的时节。阳光灿烂却不刺眼,清风送爽却不寒冷,草儿还绿着,花儿还开着,水儿还在欢畅地流淌着,树叶的颜色开始有了层次,不是夏日绿汪汪的一片,淡淡的黄淡淡的红淡淡的紫在一望无际的绿林中若隐若现,渐渐有了油画的意蕴。被冠以“北京市花”的月季和菊花,此时开得正旺,虽不如春日姹紫嫣红的蓬勃,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静美。

大美无言。

我与友人淡然地走在这片清幽的画面里,偶然说笑几句,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无声无息地走着,任我们的目光和心魂迷醉在眼前的秋色秋韵中,不能自拔。

笨拙地摆动着古老的POS,我成了友人相机前的模特,自然的美景胜过了摄影棚里最美的布景,我被友人一次次叫住,站在他精心选择的最佳位置上,留影。

友人说得最多的是一个字,好!其次是,静,真静。

尽管,镜头里的我永远告别了年轻,眼角的皱纹在夕阳下深深浅浅地裸露着,毫不留情。可是,我依然不管不顾开心地笑,一任脸上的沟壑变得更深。

那一刻,内心纯净透明,我似乎触到了“清欢”的手指,柔若无骨,自然天成。

原来,“清欢”并不远。

从植物园往回返时,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定睛看,原来是过去单位的同事。

天,原本很瘦的他如今更瘦了,把“瘦骨嶙峋”这个形容词用在他身上一点不为过。令我吃惊的是,这个平素喜欢喝酒喜欢抽烟喜欢热闹的家伙,为何独自一人来这里游荡?

他的声音嘶哑到只剩几分贝,凑近了才能听得到,我再次诧异。

他指了指自己细长的脖子,上面有一道疤痕。是食道,还在化疗,他没有用那个恐怖的“癌”字,许是怕吓着了我?

我惊愕地张着嘴,半晌不知说什么才好?他却笑了,笑得很豁达。

这不,每天到这里走一走,空气好,对身体恢复也好。我得这个病,单位的人都没告诉,就小元(他的死党)一人知道,没关系,幸好是这个部位,切了就没事了……

他居然在安慰我!

走了,我先走了,他冲我和我的友人笑着摆了摆手,径直走向密林深处……他的背影,带着仙人般的飘逸、超脱和淡然。直觉告诉我,他已抵达清欢之境界。

在我心里,他陡然变得高大起来。

林清玄《清欢》的结尾是一组自问自答:

第一流人物是什么人物?

第一流人物是能在清欢里也能体会人间有味的人物!

第一流人物是在污浊滔滔的人间,也能找到清欢的滋味的人物!

身在污浊滔滔的人间,偶尔寻觅到清幽之所,偶尔体验到生命清明的滋味,偶尔发现清欢才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我不再追问自己是第几流人物。

清欢,真好。

【注】“人间有味是清欢”选自苏轼《浣溪沙》:细雨斜风作小寒, 淡烟疏柳媚晴滩. 入淮清洛渐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盏. 蓼茸蒿笋试春盘, 人间有味是清欢。

作者简介:

苏轼:人间有味是清欢

独上月楼,北京海淀区女检察官,现已赋闲在家。文学网站榕树下雀之巢社团发起和负责人,热爱文学。文字深情唯美,具有极强的穿透力和感染力,可读性很高。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88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