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爱情故事

  篇一:

  吸取了教训的王子面对最后一株灯芯草时,没敢轻举妄动,直到他小心翼翼来到一口井边,才把它撕开。一个比前面两位少女可爱七倍的女子从中一跃而起。

  王子和他的父亲商量,他想结婚。

  “不,不!”国王说道,“你不要操之过急。你等到有所作为之后再结婚也不迟。”

  对此,王子很失望,但他从未想过违背父王的意愿。于是,他开始殚精竭虑地想他能做些什么才会“有所作为”。他明白,待在家里是不利于他成就事业的,所以他想出去试试运气。

  他走着走着,来到了一个小屋旁,发现里面有一位老妇人正俯身靠近壁火。

  “晚上好!老妈妈!我知道你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生活很久了。我想请教您,您知道关于三叶灯芯草的事情吗?”

  “是的。我确实活了很久,也了解很多事。但我从未见过或听说过你打听的那个东西。但如果你可以等到明天,我也许能够告诉你一些事情。”

  王子等到了第二天早上。老妇人很早就出现了,她拿出一个小烟斗,朝里面吹了一口气。不一会儿,世界上所有的乌鸦都在她周围飞舞起来。然后,她问它们是否知道关于三叶灯芯草的事情,但是没一个乌鸦知道这个东西。

  王子继续往前走。没走多久,他又发现一间小屋,里面住着一个老人。当王子向他请教同样的问题时,老人说他一无所知,但却请王子留下来过夜。第二天早上,老人召集了所有的渡鸦,向它们咨询此事,但遗憾的是,它们对此也都毫不知晓。

  王子和老人告别后又上路了。他的足迹遍及七个王国。最后,在一个晚上,他来到了一间住着一位老妇人的小屋。

  “晚上好!亲爱的老妈妈!”王子很有礼貌地说道。

  “晚上好,我亲爱的孩子。”老妇人答道,“你应该庆幸能和我说话,否则你已经没命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在寻找三叶灯芯草,你知道关于这种草的事吗?”

  “我自己一点也不知道。但等到明天,我或许能告诉你。”

  到了第二天早上,这位老妇人吹起了烟斗。除了一只断了腿和翅膀的喜鹊没能赶来之外,所有的喜鹊都飞来了。从其他喜鹊那儿得知,只有那只残疾的喜鹊知道三叶灯芯草在哪里,老妇人立刻就去找它。

  找到了那只残疾的喜鹊之后,王子就带着它上路,继续寻找三叶灯芯草。他们一直走到一堵雄伟的石墙边,那墙足有好几英尺高。

  “王子,那三叶灯芯草就在那堵墙的后面。”听到喜鹊这样说,王子急不可耐地把他的马拴在墙边,纵身跃过墙去。他到处找三叶灯芯草,找到后,立刻把它们拔了起来,带着它们小心翼翼返程回家。

  但是,当他骑在马上的时候,不小心碰坏了灯芯草。灯芯草裂开了。你猜怎么着?一个可爱的姑娘从里面跳了出来。

  她说:“我的爱人,你是我的,我是你的。给我一杯水吧!”可问题是,王子根本就没有水可以给她喝。所以,可爱的少女就飞走了。

  他试着撕开了第二株灯芯草,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

  吸取了教训的王子面对最后一株灯芯草时,没敢轻举妄动,直到他小心翼翼来到一口井边,才把它撕开。一个比前面两位少女可爱七倍的女子从中一跃而起。她也同样对王子说:“我的爱人,你是我的,我是你的。给我一杯水吧!”

  这一次,王子有备而来,水已经准备好了,姑娘没有飞走,他们俩承诺要彼此相爱,一生一世。然后,就一起回家了。

  他们回到了王子的国家。王子希望能用华丽的马车把他的未婚妻带回家,所以不停地找合适的车子。

  在一片田地里,国王的养猪人和牧牛人正在给他们的牲畜喂食。于是,王子就把艾龙卡(这是那姑娘的名字)留下来,让他们照顾她。可不幸的是,养猪的主管有一个年纪大、长相丑的女儿。王子刚离开,主管就用华美的衣服把他的女儿装扮了一番,并把艾龙卡扔到了井里。

  不久,王子带着他的父王、母后和一群侍臣来迎接艾龙卡回宫。可是,当他们看到养猪人难看的女儿时,都瞠目结舌。然而,他们也无能为力,只能把她带回宫里。两天后,王子和她结了婚。国王把王位传给了王子。

  然而,这位新国王总是无法平静。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被骗了,尽管他不了解是如何被骗的。有一次,国王很想喝井水,马车夫就去给国王取井水,而艾龙卡正是被扔在了这口井里。当马车夫从井里提上一桶水的时候,发现里面有一只漂亮的小鸭子在戏水。国王吃惊地瞧着,突然鸭子消失了,他发现一个看上去脏兮兮的女孩站在了他的身边。女孩随马车夫进了宫,并成功地谋得了一个女仆的职位。

  女仆整天忙忙碌碌。但是,只要有空,她就会坐下来纺纱。她的纺车可自行转动,纺锤可以自行运转,亚麻自己就能织成布匹。

  当王后,更确切地说,当养猪人的女儿听说了这件事后,她非常渴望能够拥有这样的纺车。可是,女孩断然拒绝把纺车给她。然而,最终女孩还是答应了王后,条件是她能够在国王的房间里住一宿。王后非常生气但她又十分想要这个纺车,于是,她在晚餐时给国王喝了有安 眠 药的酒,然后答应了姑娘的要求。

  女孩走进了国王的房间,她看上去比原来可爱七倍。她朝着国王俯下身去,柔声轻诉:“我的爱人,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和我说话啊!一次也好!我是你的艾龙卡呀!”可是,国王睡得很沉,既听不到也无法回话。艾龙卡伤心地离开了房间,她认为是国王羞于拥有她。

  不久,王后又一次派人去对艾龙卡说,她想要买下艾龙卡的纺锤。女孩同意卖给她,但条件和上回一样。这一次,王后依旧小心谨慎地给国王喝了安眠酒。艾龙卡再一次来到了国王的房间,对他柔声耳语,可是她仍然得不到任何回应。

  后来,国王的仆人注意到王后的伎俩。他提醒国王不要吃或者喝王后给他的任何东西,因为王后连续两个晚上都让国王喝了安眠酒。对此,王后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被发现。几天后,当王后想要亚麻并得为此付出同样的代价时,她一点也不担心,就答应了艾龙卡。

  晚餐时,王后呈给国王各种各样好吃的、好喝的,但国王说自己不饿,就很早回房休息了。王后此刻很后悔自己允诺女孩的条件,但要收回诺言已经太迟了,因为艾龙卡已经进了国王的房间。国王躺在床上,似乎焦急地等待着什么,但他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忽然,他看见一个可爱的少女朝他俯身过来,说:“我亲爱的,我是你的,你是我的。和我说话呀!我是你的艾龙卡啊!”听了这些话,国王的心悸动不已。他一跃而起,拥抱并亲吻了她。

  艾龙卡向国王讲述了他离开之后,她的遭遇。国王听完这一切之后,他发誓要惩罚那些坏蛋。他下令把养猪人、他的妻子和他的女儿关进牢房。很快,这些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第二天,国王欣喜地与美丽的艾龙卡结婚了。如果他们还没死,他们现在仍然幸福地生活着。

  篇二:

  男孩和女孩相爱多年,准备结婚了。

  采购结婚用品的时候,他们一起过一条非常繁华的马路。女孩撒娇地把眼一闭,说:”我要你牵着我的手!”说完,女孩把小手放进他温暖厚实的掌心。

  男孩牵着女孩,左顾右盼,小心翼翼地走每一步路,避免一切可能的磕绊,穿行于呼啸的车水马龙中。阳光下,女孩的脸上写满了依赖和幸福,没有半点的胆怯、犹豫。。。。。。到了对面一个站牌下,男孩笑着轻吻女孩的额头:”亲爱的,你可以睁开眼睛了。”

  女孩睁开眼睛,执意要男孩也体验一下那种感觉。拗不过她的任性,两人又一次站在了马路边。男孩闭上了眼睛,瞬间视觉没了,色彩没了,眼前一片空白,只有来往的车辆人声沸沸扬扬充斥耳鼓,刚开始的新奇刺激很快被突然的恐惧所取代。

  尽管男孩的手给女孩紧紧地握着,男孩还是走几步就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他才感觉到生命握在自己手心里的踏实!

  婚后不久,一场大病,夺去了男孩的双眼。于是,女孩成了男孩的方向。

  有一次他们去买东西,正好经过那条马路。女孩拉着男孩的手,走走停停,轻声说:”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是当年我们演示闭眼的那条马路。对了,记得那天我问你被人牵着手走路是什么感觉,心里怕不怕,你笑而不答,为什么呢?”

  ”被最爱自己也是自己最爱的人牵着手走路,怎么会怕呢?对不起,我的回答迟到了。”男孩攥紧女孩的手,鼻子一酸,眼睛湿了,他为自己心里曾经的不信任而惭愧,也为掌中这份永远生死可托的厚重而感动。

  是的,有些东西,闭上了眼睛反而看得更真切。比如爱,还有信任。

  篇三:

  那年冬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把他们赖以生存的服装厂化为灰烬。随即,他们跌入了生活的最底层。

  那些日子,她心灰意冷,终日以泪洗面。可他,却故作轻松地安慰她,怕什么?大不了,我们从头再来。

  她明白,他说的“从头再来”,就是像当初那样,到街上摆摊卖衣服。

  虽然她不想去走旧路,可生活却不容他们多加选择。

  没过多久,他们就在街上摆起了服装摊。和以前不同的是,他们隔着两百多米,东一个西一个地摆了两个摊。他卖男装,她卖女装。

  为了相互照应,他们约定:如果谁先卖完了当天的衣服,就去给另一个人帮忙。如果卖不完的话,就在摆放衣服的木架子上高高地挂上一件衣服,好让另一个人看见。

  然而,直到真正摆了摊,她才发现,现在街上的服装摊到处都是。她一天只能卖出几件衣服。每天晚上回家,他总会安慰她,让她不要着急,说他的衣服其实卖得也很艰难,每天都要等到天黑,才好不容易卖完。

  她相信他的衣服卖得也不顺利,因为每天天黑前,她都看见他那边的木架子上挂着一件用来做信号的衣服。这样她就不会因为觉得自己拖累了他而负疚。当然,这些她从来都没有告诉他。

  渐渐地,他们的服装摊有了起色。他们的日子,也如临近的春天,有了暖暖的希望。

  一天下午,有一个人看中了她这里的一款女式外套,预订了200件,还当场付了订金给她。

  这可是她重摆服装摊后做成的第一笔大生意!她想无论如何,今天也要早些回家庆祝一番。她看着200米外,他卖衣服的木架子上还挂着衣服,心里想着要给他一个惊喜。她顺着墙根,悄悄地朝他走了过去。然而,在离他还有几米远的时候,她却一下子停住了脚步。除了眼睛里不断地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她,什么也做不到了。

  她看到,凛冽的寒风中,他只穿着贴身的毛衣,在原地不停地跳跃着,而他卖衣服的木架子上,有一件衣服高高地挂在那里。

  那件衣服,是他的外套。

来源:北风,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293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