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家风:如何读书,如何写作,均有方法。

在《曾国藩家书》和《曾国藩家训》中,我们可以真切地看到一位称职的兄长,一位宽严相济的父亲。曾国藩希望兄弟子侄都能成为自家庭前的“芝兰玉树”,所以在家书中不厌其烦、呕心沥血教导他们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读书,如何写作等等。这些文字今天读来仍有现实意义。

曾国藩教孩子读书:

一有规划,二有方法 

在家书尤其是家训中,我们可以看到曾国藩通篇大段讲读书心得和读书之法。他青年时即开始研读“二十三史”,编纂过《经史百家杂钞》《鸣原堂论文》《十八家诗抄》,留下了《求阙斋读书录》。他认为唯读书可以变化气质,他自己也充分体会到阅读的乐趣:“每夜分辄取古人名篇高声朗诵,用以自娱。”所以对于孩子读什么书,如何读书,曾国藩有一套成熟的规划。

尔《说文》将看毕,拟先看各经注疏,再从事于词章之学。

八股文、试帖诗皆非今日之急务,尽可不看不作。史鉴略熟,宜因而加功,看朱子《纲目》一遍为要。

余于《四书》《五经》之外,最好《史记》《汉书》《庄子》《韩文》四种,好之十余年。……泽儿若能成吾之志,将“四书”“五经”及余所好之八种一一熟读而深思之,略作札记,以志所得,以著所疑,则余欢欣快慰,夜得甘寝,此外别无所求矣。

曾国藩故居富厚堂

关于读书之法,他告诉孩子:

一是读书需要深入涵泳。

汝读“四书”无甚心得,由不能虚心涵泳,切己体察。……善读书者须视书如水,而视此心如花、如稻、如鱼、如濯足,则“涵泳”二字,庶可得之于意言之表。

二是不要蛮读、蛮记,重在理解。他多次提到纪泽记性平常,不善背诵,所以因材施教,告诉孩子“不必力求背诵”,否则“愈读愈蠢”。

纪泽儿读书,记性不好,悟性较佳。若令其句句读熟,或责其不可再生,则愈读愈蠢,将来仍不能读完经书。请子植弟将泽儿未读之经,每日点五六百字,教一遍,解一遍,令其读十遍,不必能背诵,不必常温习。待其草草点完之后,将来看经解,亦可求熟。

纪泽儿记性平常,不必力求背诵,但宜常看生书。讲解数遍,自然有益。

曾纪泽

三是他认为读书应看专集,不读选本。“吾教诸弟读书无别法,但必须看一家之专集,不可读选本以汩没灵性。至要至要!”

曾国藩传授写作秘籍:

刻意练习

曾国藩一生笔耕不辍,个人文档管理到位,留下了诗集、文集和奏稿、书札、日记等海量文字,被后人编为《曾文正公全集》。他总结过自己的写作秘籍:“余早年于‘作’字一道,亦尝苦思力索,终无所成。近日朝朝摹写,久不间断,遂觉月异而岁不同。”多年如一日地反复摹写,持之以恒,滴水石穿,最终发生了质的改变。曾国藩可能不知道“一万小时定律”,但他自身的行动,无疑是“刻意练习”结出的累累硕果。     

他从细节出发,给出具体的写作建议:

尔作时文,宜先讲词藻,欲求词藻富丽,不可不分类抄撮体面话头。

尔之天分,长于看书,短于作文。……目下宜从短处下工夫,专肆力于《文选》,手抄及摹仿二者皆不可少。

《说文》看毕之后,可将《文选》细读一过,一面细读,一面抄记,一面作文,以仿效之。凡奇癖之字,雅故之训,不手抄则不能记,不摹仿则不惯用。

他认为作文贵在有峥嵘之气、光明俊伟之象,所以,当他看到孩子们做的《登九峰山诗》时,认为“文气俱顺,且无猥琐之气”,甚为欣慰。

幸福的路径:

身心健康比考试成绩更值得关注

曾国藩在家书中关心孩子们的行住坐卧、洒扫应对等生活细节,而不只是死读书。他认为这些才是“通往幸福的教育”,是必要条件。

子侄除读书外,教之扫屋、抹桌凳、收粪、锄草,是极好之事,切不可以为有损架子而不为也。

后辈诸儿须走路,不可坐轿骑马。诸女莫太懒,宜学烧茶、煮菜。

尔走路近略重否?说话略钝否?千万留心。

说话迟钝、行路厚重否?宜时时省记也。

纪泽儿身体不健,宜常常行动,或坐车至圆明园一二次亦可。

一曰饭后千步,一曰将睡洗脚,一曰胸无恼怒,一曰静坐有常时,一曰习射有常时。

面对不可知的未来,曾国藩虽然也鼓励孩子们参加科举考试,但更注重培养其修养和品行,如在小儿子纪鸿参加科举考试时,曾国藩嘱咐考前“断不可送条子。进身之始,务知自重”。他希望孩子们能读书明理,陶冶性情,以获得“一生受用不尽”的精神财富。

曾纪鸿

凡人多望子孙为大官,余不愿为大官,但愿为读书明理至君子。勤俭自持,习劳习苦,可以处乐,可以处约,此君子也。

纪泽读书,求兄勤勤讲解,务使怡然以悦,乃为至善。

今年初次下场,或中或不中,无甚关系。榜后即当看《诗经》注疏,以后穷经读史,二者迭进。

尔既无志于科名禄位,但能多读古书,时时哦诗作字,以陶写性情,则一生受用不尽。

正因为曾国藩自己对于古书读得通透,他才不迂腐、不焦虑、不功利,希望能让孩子们找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向上之路。很多时候,他都称得上是一位宽容而慈爱的父亲。他深受传统儒家内圣外王之道的浸染,同时对西学也保持欢迎和开放的心态。所以,他鼓励儿子学习算学和英语。尽管曾氏子孙有“荫功”可以保底,但曾纪泽后来能成为近代著名的外交家,曾纪鸿能成为著名的数学家,还是和父亲包容的态度、因材施教的方法、面向未来的见识息息相关的。

◎本文转载自“中华书局”,原文有删减,图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来源:范老师,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3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