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时间安排真是“商洽”出来的吗?

2020年3月31日,国家教育部发布一则重磅消息——公布2020年全国高考时间安排。这个牵动着千家万户、亿万人心的消息,毫无悬念地让朋友圈瞬间刷屏。


关于2020年全国高考时间安排的公告

  
经党中央、国务院同意,2020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以下简称“高考”)延期一个月举行,考试时间为7月7日至8日。

具体科目考试时间安排为:7月7日,语文9:00至11:30;数学15:00至17:00。7月8日,文科综合/理科综合9:00至11:30;外语15:00至17:00。

湖北省、北京市可根据疫情防控情况,研究提出本地区高考时间安排的意见,商教育部同意后及时向社会发布。


教育部
2020年3月31日


毋庸置疑,每逢政府宣布重要事项或者法定事项,公告的内容引人注目,《公告》文件本身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


可不是嘛!《公告》甫一发布,就有网友瞄准了文中的一个字儿——商!


确实,这个字儿放在别的地儿可能不那么抢眼。然而,在这则简短凝练的公文中,在疫情形势依然严峻、高考时间日益逼近的当下,特别是位居两个备受关注的省市和一个众人翘首以盼发声的国家部委之间,占据“C位”,自然格外夺目。


有网友对这个“商”字感到困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用错了?是不是多余?


有网友认为,这个“商”字的意思是“商请”,并指出:“湖北省与教育部平级,不相隶属,它们之间行文用‘商洽函’。国家考试事权,归口教育部,所以要申请。合起来‘商请’。”


也有网友进而提出了下一步如需“商请”,应当使用“商洽函”行文的意见,认为“商洽函是在平行机关或不相隶属机关之间相互协商或联系工作时使用。较多地用在商调人员、联系工作或处理有关业务性、事务性事项等时使用”。


小编认为,这个分析看似符合客观事实、合情合理,但得出的结论经不起深究和推敲。


我们不妨顺着网友的思路来解析这个问题。


湖北省、北京市与教育部是没有隶属关系的平行机关,彼此之间行文自是用“函”没错。然而,这个函是普通的“商洽函”吗?


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在“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这种影响全国性人才选拔、关乎成千上万人命运的重大事情上,绝非像一般意义上的“接洽商谈”可以定得了的,“商洽”这个分量未免太低了点!


深入探讨前,可以先来一起重温下作为15种法定公文之一的“函”的定义及其分类。


《党政机关公文处理工作条例》第二章第八条第十四款规定,函“适用于不相隶属机关之间商洽工作、询问和答复问题、请求批准和答复审批事项”。


从其适用范围,我们可以对函的功能及其类别有个大致了解。也就是说,按照内容和用途不同,函可以分为商洽函、问答函、批请函等。


商洽函,即用于互不相隶属或平级机关之间商洽工作、联系有关事宜的函。有的是要求对方予以协助,有的是向对方提出某一问题的处理意见和要求。如商调干部,联系参观学习,洽谈业务,商谈合作交流事宜等。

请函,即用于不相隶属机关之间请求批准和答复审批事项的函。按照行文方向不同,可以分为”请批函”和”审批函”。请批函用于向不相隶属的主管部门请求审批事项,而审批函则用于主管部门答复不相隶属机关单位的请批事项。


从以上两种函的功能区别而言,商洽函更多的是就一般性工作或重要程度相对较低的事宜进行平等商议、沟通洽谈,以求达成合作意愿或共识;而批请函则更多的是针对需要履行一定审批程序、重要程度较高的事宜进行请批和批答。
比照来看,《公告》所指的情形显然更符合用批请函往来行文。正如上述网友所言,高考这类“国家考试”事权问题,中央和地方是界定清楚准确无疑的,是国家教育部归口管理的。涉及高考时间安排如此重大事宜,自然不是地方可以自行确定的,而是需地方“研究提出本地区高考时间安排的意见”并经“商教育部同意”。与此相类似,我们可以在国家教育部官网查询了解到诸多发生在教育部与各省(区、市)之间的公函往来,都是属于批请函的范畴,而非“商洽函”。


细读“湖北省、北京市可根据疫情防控情况,研究提出本地区高考时间安排的意见,商教育部同意后及时向社会发布”这句话,虽有“商”字,但不意味着行文主体之间得用“商洽函”来解决问题。我们不能光从字面来理解“商”的语意。严格来讲,这里的“商”,有“商量”的空间,但似无最终决定的权力!或许我们从“商”字前后的两个关键词,可以窥见一斑。


前有“意见”。何为“意见”?《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释义为:对事情的一定的看法和想法。在高考时间安排问题上,地方可以根据本地区情况,研究拿出切合实际的对策和主张,充分行使建议权。


后有“同意”。这个就更好理解了,是“对某种主张表示相同的意见;赞成;准许”。显然,没有获得“同意”的“意见”,只能说还是停留在“看法和想法”阶段;换而言之,“意见”只有征得了“同意”后,才是可以执行的。


不难判断,两省研究提出的高考时间安排“意见”,必须经教育部获准“同意”(实则为代表国家履行审批程序),方可“及时向社会发布”并具体组织实施。这其中的“商”传递的是一种平等行为主体之间的彼此尊重态度和商量语气口吻,表达的是严格履行程序、依法依规办事的工作规则和法治思维。


事实上,自推行高考制度以来数十年,高考时间的确定都是国家统一安排,倘若不是今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也不会出现某个地方再另行酌情安排高考时间的特殊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