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1

永忠跟我聊天时,多次提到鸡笼顶。永忠每提起这个地方,总是赞叹不已,他多次跟我说,鸡笼顶的高山杜鹃花和高山草原,场面壮观,令他深感𢸍憾。

周五,永忠发了一个去鸡笼顶赶花期的报名接龙,我看到是去鸡笼顶的,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包括永忠和我在内,一共有四个人,一个是姐头,一个是建全,都是相识很久的驴友。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永忠告诉我,这周是鸡笼顶高山杜鹃花花期最后的日子,再不去,花期过了,就要等明年了。

大家商定周六清晨六点,准时出发。周五夜里,由于要处理一些文件,一直忙到凌晨四点多才休息。

手机是静音,六点左右,永忠打我的电话,没有听到,后来打了家人电话,我一下子记起,立刻起床,家人跟永忠说我不去,永忠在电话说,阿哥放飞机。

洗了脸,赶紧给永忠打电话,他过来接我。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2

路上,永忠说,今天周六,又是花期最后一周,担心去看杜鹃花的游人多,所以我们去早点,才能找到停车位。

建全买了粥和点心,我在车上喝了一碗粥,车上了高速公路,往阳春方向开去。

高速公路旁边的村庄田野,青翠葱茏,远处的黛墨色的山,绵绵伸延。山脚和村庄,几缕青色的薄雾,宛若轻纱,虚无缥缈,若隐若现,整个乡野间,恬静安然,犹如人间仙境。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我忍不住了,叫永忠靠应急车道停了车,赶紧下车,拍了几张照片上了车。

一路都是满眼葱郁的乡村田园风光,姐头的音乐播放器播放着《在路上》,永忠说,听到这首歌,脑海里就会浮现出一个人,背着包,在西藏的街头。

姐头说,听到这首歌的旋律,血都沸腾起来了。

在阳春三甲出口出来,大约九点十分,我们到了阳春双滘镇的尾坑村,山上的停车场,停放了很多车,花了二十元保管费,停到村民的停车场,简单吃点东西,就开始爬山。

永忠以前来过鸡笼顶露营,对这里的路线非常熟悉,他说上面还一个停车场,可以不让开车上去的,只能步行。

上山的路,大半是斜坡,几个急拐弯,路面是水泥路,一边是草木翠绿的山,一边是峡谷,远处新绿蓬勃的山脚,是一层层葱茏的梯田。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弯曲盘绕的路上,游人络绎不绝,我知道,都是赶花期来的。姐头体力非常棒,一边慢慢走,一边听着音乐播放器的歌,不紧不慢,悠悠闲闲的。

爬了半小时左右,路平坦了,绕着山脚转,依然是一边山谷,一边是山。山脚的路边,有一条水泥水渠,水是接山上的溪流,清咧冰凉,半渠的溪水,叮叮咚咚地流淌。

姐头问永忠,全是水泥路吗?永忠说不是,从前面山路上爬的。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3

到了第二个停车场,也是一个休息补给点,有白粥和炒粉、凉粉及矿泉水饮料卖。

停车场对面的坡上,有一个蓝色指示牌,上面有“牛皮石草原,由此上去”。

四人上了登山路口,穿过繁茂的树林,走了几步,飘起了几滴雨水。姐头翻出雨衣穿上,永忠和坚全,拿出帐篷的天幕布,永忠走前面,双手举高,撑开幕布的两个角,建全跟着后面,弯着腰,双手扯着另一端布角。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我回头一看,哈哈大笑起来,永忠举着双手撑着布角,好像举着狮头,建全弯着腰,好像狮尾。永忠自嘲,我这叫高山舞狮。

十点半左右,我们从崎岖不平的山道爬到牛皮石草原第一个山头,上了山头,眼界开阔,清凉的山风拂面而过,精神抖擞起来,刚才爬山的疲倦一扫而光。

展现眼前的是圆润起伏的草甸,翠绿欲滴,像一幅葱绿的绸缎。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永忠指着东面两个山头对我说,那我大地母亲,等会爬到上面的山头,就可以一览无遗。两个山头,就像母亲的乳房。

沿着草原的山脊爬,登上了一个山头,往刚才永忠所指的大地母亲山头看去,两个丰满的山头,珠圆玉润,远远往去,真的好像一双裸露的乳房。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转过头来,我惊呆了,啊一声,嘴张着,再也说不出第二个字。身后远处的高山,烟煴缭绕,依稀可见,一簇簇绿树,粉色的花,烟雾在花树间弥漫,若现若隐,几个山谷都是花,宛如天上的后花园。

4

穿过牛皮石草原,翻越了两个山头,姐妹突然大声呼叫起来:哇哇哇,太美了,简直是仙境,我不回去了,今晚不回去了,叫人带帐篷过来。

身边的游人,也跟姐头一样惊叹不已,永忠说,这就是杜鹃谷。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粉色的花瓣,铺在花树丛中,在烟雾中,默默不语,淡雅恬然,犹如小家碧玉。

进了花树丛林中,林中的小溪流水,山风筛过,落英缤纷。花瓣飘到溪流中,随溪水流淌。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花树下,铺了一层层粉红色的落花,花开一树,落花一地。

越过小溪,到了花谷的腹地,爬上面前的山头,姐头提议,铺了地垫,把食物拿出来,在这里休息,迟点再走。她跟永忠说,待久一点,这么漂亮的风景,不舍得太快离开。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刚坐下来,吃了点东西,半空响起几声沉雷,附近的山头上,乌云急聚,一阵强劲的风刮来,每棵花树下,落花纷纷。

雨水随风而来,山上的雨雾,往山脚下急堕,雨雾四处弥漫。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建全拿出帐篷天幕布,撑起来当帐篷挡雨。我帮着抓住一个布角,没有避雨,拿着手机,对着前后左右,拍个不停。

永忠说,阿哥,快下来跟我们一起避雨,你坐我们身后,大家背靠背取暖,又可以相互挡雨。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我坐到地垫布,抓紧天幕布的一个角,无奈风太大,几次差点掀脱大家手里的布角,四个伙伴,没有畏惧风雨,风掀起幕布时,大家一边开怀大笑,一边再次抓牢手里的布角。

坐的地方是半斜坡,雨水淌进地垫,湿了我和永忠的裤,我说,不避了,我原来是帮你们挡水。

大家又笑了,风雨更大了。我出来,不顾雨水淋湿了全身,拿着手机周围转。过路的游人,看着永忠三人这样避雨,都笑了。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5

雨稍为缓点,永忠说,这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我们先慢慢走吧。

大家收拾东西,姐头穿雨衣,永忠和建全又一起共用天幕布遮雨,我建议永忠把天幕布当雨衣披着,建全拿地垫布裹身上当雨衣。下雨了,山上路滑,两个人如果像高山舞狮那样,会很危险的。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建全说不怕,两个人一起吧。我和姐头爬在前面。坡下,永忠举着布角,建全弯着腰,又舞起了高山狮子。

爬到一半的坡,回首往下看,山谷和山脊的高山杜鹃花,在雨雾中依然迎风绽放。

沿着山谷走,雨稀疏了,隔不远就一棵杜鹃花,粉色的花,把枝头压得低沉沉的。

走了不远,是一处开阔的草坪,有很多游人从对面山头走下来,永忠拦着举着红旗的游人查下山的路。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有人指着西边的山头说,那里才是鸡笼顶,还要爬一个小时左右才能到。

大家商量,不爬鸡笼顶了,下山去。

姐头说,我们是奔着花来的,留个念头,下次来爬鸡笼顶。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走,去鸡笼顶赶花期

2019-4-28小城静心斋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37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