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永忠的旧居在城南,三层的房子,不大,但布置得精致整洁。

楼顶搞了一个空中花园,不大,看永忠发朋友圈,有假山,盆景花草,闲情逸致。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永忠的旧居,没有去过。一直想去他的空中花园坐坐,看看他的假山和盆景。最想看的,就是他年后买的那棵树。

一个月前的下午,永忠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认识吊车的人,他在茂名买了一棵树,要吊上他旧居的楼顶,当时我就感到奇怪,多大的树啊,要吊车来吊?楼顶可以种这么大的树吗?

三月最后的一个周末,好友连春回来小城,约了连春、永忠一班好友在华家私房菜小聚。饭后,永忠邀请我们去他旧居喝茶。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空中花园在三层,上到三层,楼梯往左边就是旧南山庐,永忠的会客厅,不大,家具布置,依然是永忠自己特有的风格,古木家私,古色古香,嵌入墙壁摆放奇石的柜子里,柔和的灯光下,千姿百态的石头,优雅奇趣。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木块雕刻的南山庐牌,端正平稳地挂在东墙壁,朝西的大门旁边,是一张大板桌,堆放着文房四宝和一些书。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大门外面,洁白淡雅的灯光下,摆在矮墙的盆景树,淡淡的墨绿。门口的水池旁的花池种着一棵树,枝干弯曲盘虬,苍劲有力,顾盼有情。树的躯干大小约五厘米左右,树叶稀疏而错落有致,树冠跟屋南山庐的屋顶差不多,花园西边角有一座小假山,大约一米五左右高。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花园有一个青瓷圆茶室,三只青瓷圆櫈。和连春坐下,蛙鸣声像涨潮的海浪声,一波一波的,从楼下周围的田野和水塘传来,微凉的夜风轻拂,清凉惬意。永忠泡的茶汤,沁人心脾,浑身上下,瞬间松弛下来。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我指着那两棵树问永忠:这么小的树也要吊车?永忠的妻子福梅说:是啊,三百元雇了吊车过来吊上来的。我说,多大的树啊,那时请几个朋友过来搬上楼就是了,当时说雇吊车,我还以为多大的树。

保全和雨霖到了,永忠说,我每天清晨和晚上,没有别的事,修剪盆景树的枝条,或是泡一壶茶,静静坐在水池旁边,听假山的潺潺流水声,此时此刻的清静恬淡,非常舒心。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几个好友聚在一起,聊起了在麻茂村高川若旧址见到的,连春说,心里非常难受,也想不到,以为还有房子在的,谁知道,什么都没有了。

有人说起,高川若的后人写了一套书,写的是本家的沧桑岁月。

本来是心情愉悦喝茶聊天的,聊到高川若,聊到岁月湮没了的那个灵魂,大家心情又沉了起来……

夜色,也沉了……

南山庐旧居听流水声

2019-4-6—00:44小城旧居静心斋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38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