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已亥,四月,十三,阳光毒辣的。

去西门取书,当当网的书到了。

出门时,书房朝西的窗外,几棵树的树叶,沙沙摇曳,绿得让人心疼的树叶,白花花的阳光下,泛起淡淡的绿晕。

西门的南面天空,乌云密布,西门对面是黄杨河畔,清凉的河风有些疯狂,扑到脸上,却是有热的感觉。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今天的书,有一小箱,到南廊去,拆开纸箱,取出书本翻了起来。正午的阳光,洒到南廊长廊通道的木板櫈子上,南半空的乌云散去,白花花的阳光,眼睛都睁不开了。

取了书,往横廊的板櫈坐下,头枕着几本书,拿起一梁晓声的知青随便翻着,飒飒的南风,吹得南廊的树枝哗哗作响,我的短鬓发都抖着,风抚摸着我,迷迷糊糊睡着。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收书八册,梁晓声的《知青》3册,2019年1月版,湖南文艺出版社、博集天卷出版。

夏坚夏,老熟人了,之前买了他的《唐朝的驿站》、《苏东坡的山药粥》,这次买的是《湮没的辉煌》,鲁迅文学奖作品,2019年4月版,长江出版传媒、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夜话三国》,增订版,刘世德,国家出版社,2018年11月版。

《白马走过天亮》,言叔夏,九州出版社,2014年9月版。《相声史话》,高玉琮、刘雷,天津出版传媒集团、百花文艺出版社。

《评书三国演义》之三官渡之战,去年买了《汉末风云》和《群雄逐鹿》,连丽如口述,李滨声插图,中华书局,2019年3月版。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午休起来,手机有菜鸟驿站快递信息,去办公室路上,顺便取了书。

初夏刚至,满地的阳光,似碎了的玻璃渣,既刺眼又扎脚。

“日头晒爆石头”,这句话是老家用来形容阳光猛烈的话。喜欢雨天,也喜欢烈日炎炎,喜欢站着烈焰下,让自己身上的虚伪和自傲在阳光下灸烤,暴晒,直到杀死杀光身上的毒瘤为止,可是,把自己晒得像个非洲人,身上的毛病一样没少。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下午收书五册,5月13日23点50分京东下单,有“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的“闲趣坊”系列的《买书琐记》上下编,范用编的,2012年11月北京第1版,2014年7月第2次印刷版。《梨园幽韵》,苏海坡、杨存昌,2012年11月版。同上出版社,为“闲趣坊”系列。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注史斋丛稿》,牟润孙,增订本,上下册,中华书局,1987年3月第一版,2009年6月北京第二次印刷版。

牟润孙,1908-1998,原名传楷,生北京,祖籍山东福山,毕业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指导老师为陈垣、顾颉刚,从柯劭忞受经史学,先后任教河南大学、上海同济大学、上海暨南大学、台湾大学、香港新亚书院、新亚研究院等,1964年任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讲座教授,1973年退休。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签了一些文件,闲了,翻起了旁边黄仁宇的《关系千万重》,读到《母亲》,提到他母亲在北京西郊八宝山的坟墓,大理石碑石给小偷盗去卖了。在一次回来跟妹妹去母亲坟墓时“临到之前她对着无碑之坟说:妈妈,我没有好生看顾您老人家,只是我确实是距离得太远,没办法。”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读到此处,从窗外隐约传来费玉清的《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清透悠扬,款款深情的歌声,我的心突然猛沉了,感觉很重很重。

喝了杯茶,忽然想到,六月去杭州、北京转一圈,不为风景,为书。

《拾书随录》之不为风景,只为书

已亥年四月十三日晚,22:57,雨初斋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39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