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十年

        今天,我去拿快递。
        一进门,就发现柜台里有个皮肤黝黑体格壮实的小伙儿直愣愣地盯着我看,三秒钟后,他羞涩地笑,唤我“老师”。
        “哎!”我赶忙答应。他熟悉的笑脸告诉我,这应该是我十年前教过的学生。学生时代,他笑起来也是这么腼腆,皮肤也是这般黑。
        “你在这儿干的啊!”我主动搭讪,寒暄了一句明知故问的话,我突然意识到我已记不起他的名字了。
        “是的,老师。取货号多少?”他用柔和的男中音问我,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依然闪烁着淳朴的笑意。
        “27A—259。”我看着手机短信说。与此同时,我身边另一个取件人在异口同声地报他的取货号。
        “好的,老师。”他把那个人撂在一边,嘴里念叨着“259”,转身去货架上找包裹。
        我趁机在记忆的长河里使劲儿搜寻他的名字,可无论怎么努力,我竟连这黑小子的姓氏也想不起来了。
        我有点歉疚。他这么热情地招呼我,我却忘记了他的名姓。
        “老师,是258还是259?”他折回头又问我取货号,一只手挠着后脑勺。
        “259。”我笑着回答。我隐约记起他上学时回答问题也常这样挠头。
        “老师,给你快递。”他双手递过一个纸盒,尽管纸盒只有手掌大小。
“你叫什么名字?不好意思,我一时想不起来了。”我老老实实地表达自己的歉疚。
        “胡俊杰。”他笑嘻嘻地说。在黝黑的脸膛映衬下,那对白眼球越发显得清澈而纯净。
        “噢,我想起来了!”我高兴地抬高嗓门儿,我是真的想起来了。一旦名字和人对上号,那些朦胧的画面便立刻变得清晰鲜亮起来。
        惭愧得很,十年前他上学时没少挨我的揍。那时他经常挨完我的大巴掌,之后再用手揉摸着黑里透红的脖子根儿,极不情愿地伏在课桌上补作业。
        想到这,我又有些感动。如今,像这种挨老师打却不记恨的学生真的很少见了!而那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学生却仍能见诸报端。
        出了店门,我掏出手机,在备忘录里认真地记下了一个名字。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51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