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刚刚好!

        特享受这样的时光:
        晚上,在客厅黄澄澄的灯光下,二两的酒杯在茶几上静默着,小碟里圈着几十粒炒得喷香的花生米。

微醺,刚刚好!

        独自一个人窝在沙发里,喝点小酒,嚼几粒花生米。有人美其名曰“吃香的喝辣的”,一直深有同感。
        小狗围着茶几转来转去,它就喜欢在人吃东西的时候过来围观,柔软的红舌头还不时卷两下潮湿的鼻头。
        “喝小酒”,自然要一个人小酌。小口抿,慢慢喝,入口辛辣,回味却香醇。这恰如浮生世事,当初的艰难困苦,事后回想也不过如此,有时竟觉甜美着呢!
        “小酒”不喝多,就二两。酒量浅得很,二两下肚,便涌上七分酒意,一副提笔就能写诗的样子。
        诗是写不来的。但,醉眼看人生,锅碗瓢盆也有诗意;朦胧看世界,柴米油盐也是艺术。
        微醺,刚刚好!
        年逾不惑,慢慢厌倦了小酒馆里那些胡吃海喝云山雾罩的雷同场景。一个人喝酒多好,想喝多少喝多少——不必为了给某人面子,而喝坏了自己的里子。
        面子这玩意儿,不必强求,死要面子只好活受罪!这年头的酒场,没人灌你酒,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何必非要颓然乎其间,乃至口吐喷泉六亲不认?
        带一点醉意就好。趁大家兴致正弄,若能思路清晰口齿伶俐地讲个雅俗共赏的幽默段子,众人哈哈一笑,其乐融融。这就刚刚好!
        其实,这酒里也有人生。“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人生格言。酒少喝怡情,这原本就算不得不良嗜好。
        “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这酒里有青莲居士天下独绝的浪漫洒脱,“沉醉不知归路,误入藕花深处”这浅醉微醺是易安居士飘飘欲仙的少女情愫。
        可惜,我只有喝点小酒的天分,却无半分文人雅士的才情。
        不过,单论喝酒,微醺就好。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52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