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自行车


母亲的自行车


        母亲打来电话,说要给我送新烙的煎饼。我迟疑着答应了。
        从老家到学校相距十余里,老人家蹬自行车来回需一个多钟头。我本想周末去拿,她非要送来,说新煎饼好吃。
        再接到电话,母亲说已到我家门口。我赶紧从办公室小跑着回到教工宿舍楼,老远就望见老人家宽大的衣服像旗帜一样迎风招展——衣服是妻给买的,最小号,但穿在母亲瘦小单薄的身上还是大。
        她从车篮里掏出一沓煎饼,还有一塑料袋土豆。她笑着递给我,说:“烙煎饼时放了盐,放心吃,不容易发霉;红皮的土豆,炒了吃很脆。”
        我刚接过煎饼和土豆,她又变戏法似的递过来一大把香蕉。她老人家每次来都不忘给孙女带可口的零食。
“赶紧进屋,中午搁我这儿吃饭。”我一边开门,一边把母亲让进屋。
        “不了,家里还有早上的剩稀饭,不喝浪费了。”母亲进屋,把香蕉撂在门口的鞋柜上,转身就要走。
我让她去沙发上歇一会儿再走,她却只是站在门口脚垫上,不愿往里走,她仰着脸和我唠家常,她的额头挨着我的下巴,就像我小时候仰着头和她说话一样。
        母亲执意要走,她要回自己的家。我知道留不住她,决定送送她。
我知道,她不习惯在我家里呆,不习惯我客厅闪光的地板砖,更不习惯换拖鞋,即使我不要她换拖鞋。
        我们四目相对,母亲依旧笑着,脸上的皱纹更加排列有序了。她说:“你搁家里吧,别出来了。”
        我愣了一下,还是跟了出去。在单元楼门口,母亲推起自行车,我看着她微驼的身子,看她鼻子上的细小汗珠,还有那空空的车篮,想说什么,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妈,您慢点骑……”
        “回屋吧,我孩子。”母亲说着已跨上自行车。那辆十多年的旧自行车喝醉了酒似的,摇摇晃晃,嘎吱嘎吱。
        我愣在原地,和母亲挥手告别。此刻,我能做的,便是目送那辆旧自行车慢慢远去,变小,模糊……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5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