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餐

说到吃饭,有些人虎吞狼咽,一顿饭三两下就完事。有人吃一顿饭,要半小时左右甚至更久,慢条斯理的,细细品味。

记得父亲的一个朋友,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关于吃饭的事,他说,米饭进了嘴,要慢慢嚼着,最少要六十多下,嚼烂了,饭的营养成分吸收效果才是最佳的。所以,没吃一顿饭,他总是要一个小时左右。无论多急的事,他也是慢慢地吃,如果别人催得急,他就会说:急什么?急什么?吃饭大过圣旨,是一种享受,什么事,等饭后再说。

盒子饭,又叫快餐,九十年代初,从香港传进广州。

盒子饭,快餐,工作餐,就是简单便捷,吃完抹嘴就走。食客饿饿的来,饱饱的走。

一九九四年流浪在广州林和村、沙河一带当盲流,广州东站在林和村,刚开始吃饭,就是在林和车站的快餐店。还没有吃过快餐,菜的味道不错,十五元一个,我最喜欢吃烧鹅叉烧饭,其次就是炸鸡翅膀。车站人口流量大,快餐店特别多,一些饭店生意渐渐地快餐店抢了,高高在上的饭店,也俗了起来了,不得不跟着兼做快餐,十多块钱的盒饭生意也做了。

每天睡到十二点起床,跟几个朋友就去吃饭,每天两顿快餐,半夜在沙河大街吃炒河粉。开始这样的生活感到挺幸福的,快餐也吃得过瘾,天天换着菜式吃,两三个月也没什么。

后来发现,广州的大街小巷,快餐店如雨后春笋,到处都是快餐,门口立着一个木牌,用鲜红色印或是写着“快餐”两个醒目大字,下面是什么“快捷便利,菜色多样,新鲜可口”等等,再就是各种快餐的种类了。

快餐悄然兴起,最主要是“快”和“方便”“便宜”,无论是什么行业的人,想节省时间,钻进快餐店,十分钟搞定。有人更是一边走路,一边托着饭盒吃饭,一餐饭在路上就搞定了。

物极必反,吃了几个月,对吃饭突然非常恐惧起来了,就连去吃饭那条路都不想踏进一步。渐渐的,开始想家里的白粥了……

事过了多年,提到快餐就心有余悸,更有如谈虎色变。

几年前在陆丰开会,中午不休息,后勤部门叫了外卖,当外卖送到时,看到快餐,我没有动一口,硬是饿到开完会,再去找吃的。

这两年,家人经常不在身边,又开始了吃快餐了。下载了一个美团外卖,想吃什么都可以,方便多了。

朋友们问我,今天晚饭吃什么,我发了我的快餐给他们看,有人说,吃快餐啊,是不是买书买完钱了,饭钱都没有了?有人说,折堕啰,吃快餐。又有人给我发红包,红包写着,阿哥的饭钱。我笑了,说道:其实,吃快餐有两大好处,一,可以不用买菜做饭炒菜,二,可以不用洗碗搞清洁。

现在,整个世界都流行起“快”了,比如“快递”,寄一件东西,不再花十几天的时间了,一个晚上或一天就可以寄到。“快车”,去某个地方办事,坐车再也不用怎么样等了,时间到了,车就开走,中途不上下客等等,“快餐”文化风摩了起来,吞噬了整个慢半拍的社会了。

快餐

已亥年四月十八日上午雨初堂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621.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