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鞭炮惹的祸

                                           

小镇废品收购站的陈老板,二十多年前,收留了无依无靠的李阿婆,一直当亲娘对待。

李阿婆去世,陈老板请了风水先生,给阿婆找了一块风水好地。

在办理李阿婆的丧事后,新墓三朝开扫,陈老板拜祭阿婆后,过了一段时间去做迷信,请神婆到阴间去问阿婆,对这块墓地是否满意。神婆用李阿婆在世时说话的语气对陈老板说:你全家人都有仁义,是好心人,我在阴府里同那些当家的说了你们家很多好话。”

陈老板问:“阿婆,那块地满意吗?钱够不够用?不够用我们再给你烧些。”

神婆又模仿阿婆的语气说:“你找的地是风水宝地。那天开墓拜祭的菜也很丰富。唉,好是好,开墓时,我请了亲朋好友来吃饭,在大家正吃得入神时,让你放的鞭炮着实吓了,一个朋友让鞭炮声吓得站起来就跑,不小心摔倒了,把腿摔断了,到现在还没有好。钱也够用,不知是谁给了一张假钱,我送给了朋友,他拿去买东西时,让店家发现,报了警,还在官府那里呢。记得以后拜祭时,不要烧鞭炮。”

小镇以前逢年过节,总是要烧鞭炮的,邻里之间,互相比较烧鞭炮的时间长短,特别是新年年初一清晨,鞭炮声是响个通宵。

都是鞭炮惹的祸

小镇里有一家人,八十年代初已是镇子里首富了,就在我家不远。

每年的除夕之夜,和初一、初二、初三,邻里间得受他家烧鞭炮声的折磨。富人家每年烧的鞭炮和烟花费用,听说要在十到十五万左右,除夕夜那条鞭炮从当夜0时开始,啪嗒啪嗒地响上两到三个钟,所烧的鞭炮是名牌厂家,响声特别清脆响亮,声声入耳。远近人家等他家烧完鞭炮才能休息,劳累了一天,想好好休息一下都不行。

更有的是那些年轻母亲,一到逢年过节的,小心翼翼的,把家里的门窗关得密密的,怕宝宝给吓着。

年初二中午那条鞭炮,从中午十二点响到二点,有钱就是这样任性。不久,富人家添了孙子,小孙子很可爱,精灵。

有一年除夕下午,小家伙把放在家里杂物房的几筐鞭炮点着了,那年的除夕下午,富人的家上空,火花烟花满天飞。从此,再也听不到富人家传出来的鞭炮声了。

都是鞭炮惹的祸

镇子以前有一间鞭炮厂,这鞭炮在小镇的北门头,庄山山下的砖厂旁,规模很大。村里一些没事做的老人和女人,报名到鞭炮厂干活。这种工种是很简单的,我年轻时也干过的。

厂里半成品的鞭炮,没有导引线,一圈圈的,放在小桌台上,把事先切割好的导引线插到半成品鞭炮上,再由下一道包装工。

鞭炮厂生产的鞭炮销量非常大,厂里提议大家发动自己的朋友,亲人和村人来厂里取半成品回家加工,加工完后再送回厂里结算工钱。

堂弟阿本当时是喜欢放鞭炮的,他经常偷母亲拿回来加工的鞭炮去海边放。

阿本放鞭炮的花样很多,有时一手里拿着鞭炮,一手去点,等点着鞭炮了,就往海里扔,快速连续不停地点鞭炮往海水里扔,鞭炮在海水里爆炸,炸出的一朵朵小水花,非常漂亮。

阿本点得兴趣大了,有时会将五个鞭炮夹在五只手指缝,将引线连在一起点,点着阿本会让鞭炮呆一会再往海里扔,玩得很开心。

有一次,出意外了,五只鞭炮扔慢了,将阿本的二只手指炸断了。     

都是鞭炮惹的祸

小时候,新年初一拿着压岁钱了,到合作社买鞭炮,跟村里同小伙伴们比赛斗胆量,把鞭炮拿着,点了导引线,看顾谁最后扔掉,赢者得到大家一颗鞭炮。

记得一年新年初一中午,一个堂叔穿着新衣服,哼着歌,到村里的简易厕所方便,我和几个堂兄弟正好经过,就点了一个小炮头扔了过去,砰的一声,臭气熏天,刚刚解下新裤准备方便的堂叔,大声骂喊起来:“八你那姨,是那个杀天河这么没公德心,吃坏米…..”

那天,我得到了母亲“叶氏式绑吊酷刑”吊起来,用竹枝狂打半个钟,并收回买鞭炮剩下的七角五元人民币,赔给堂叔作彩头。

又过了许多年的一个半夜,小镇鞭炮厂发生爆炸,鞭炮爆炸声响了一夜,小镇北面火光冲天,爆炸声似响雷,

消防队和镇上的人参加救火,足足一个晚上,才将火灭了。一夜之间将整间鞭炮厂炸个精光,

小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新年烧鞭炮的人家少了,稀疏了,渐渐地很少人烧了。后来各家都有孙子了,大多人家都不烧了。

都是鞭炮惹的祸

注:图片来自网络

已亥年四月二十日小城静心斋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62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