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小记

爬山小记

晚饭时,永忠约骑车,说明天周日,去骑车。

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永忠。

晚上十点左右,记起单车还在凤尾坡,给永忠发了语音信息,告诉他没车。

晚点时,永忠回信息说,没单车就去爬庄山,星期天,可起床迟点,七点半到清源湾集中。

近来杂事多,一夜都没睡好,在静心斋读了一个通宵的书,有感冒的征兆。

七点十分,从城里到清源湾,打电话给永忠。

永忠下来时,福梅也在,她提着两袋东西,见到我,福梅洒过来开朗的笑:我带了鸡蛋,玉米棒,还有荔枝。走几步,还有一个穿薄风衣的女子,我把两本《风听莲语》给永忠,一本是送他的,一本是送日学的。

爬山小记

路上晨运的人满途都是,东边山头,厚厚的黑云,依然压不住晨曦,夏季的朝晖,偶尔洒身上,感觉有些热辣辣。

到入庄山公园路口,凉风飒飒,几缕晨晖,透过茂密树叶的缝隙,落在路面上。

永忠说,刚下过雨,空气清新,爬山是最好的运动。

到旧县长办公楼附近,碰上几个下山的朋友。

从庙前刻着“智”字大石的石级登山,经过群英亭,拾级而上,永忠指着庙后溪水旁的地方说:吴老(吴兆奇)的文章写过这里,原先是庄山酒楼的。

我也跟永忠提起,好友连春曾在这里写生,画了十多天,画了一组庄山的风景。

爬山小记

从溪水旁边过去,沿着山溪的石头路爬,到了不远的石头顶,永忠走到铁索栏杆边,说,下雨了,溪水的声音特别清脆,悦耳。

四个人,穿行于弯曲迂回的山道,树影婆娑,晨曦斑驳,山风夹着草木的味道,淘气地钻进鼻孔,草木雨后的菲芬,沁人心扉,令人精神爽朗。

爬山小记

永忠说起庄山公园前的田野,他说要是能在这片土地,开挖一个人工湖就完美了。湖心岛建一个博物馆,环岛的湖畔路,种上树木,这样庄山公园就完美了。庄山远处,虽然有南海这片海,毕竟远了,在公园前,搞一个人工湖,聚拢山气,有水就有灵性,小城就有可能再出几个人才。

到山顶,繁茂的树荫底下,就是山脊,水泥台阶,向前面伸去。

在山顶的平路走了一段,永忠指着远处的村庄和田野说,山后的景色,也让人舒心。

山路旁边有粉紫的山花,永忠说,山牡丹花也不错哦。我看着他所指的花问他:这不是假山捻果花吗?永忠说,不是,是山牡丹。

爬山小记

因为这花树结的果是毛绒绒的,外表像山捻,我一直称它们为假山捻。

几滴零星雨点,拂面而来,我按捺住心里的疯狂,仍然带着激荡:好呀,此时来一场雨,最合我心意。

山路转回山前的山脊,眼底下,整个小镇和南门港,一览无遗,建筑物间的田园,绿色葱茏,生机盎然。

爬山小记

拐进一个小山坳,没有风,草木原味的芬香,十分浓郁。

跟永忠提起四月底去鸡笼顶看高山杜鹃花的事,上山时小雨纷扰,山色朦胧,永忠笑着说,到山顶,看能不能天气晴朗,阳光灿烂,这样看花就更好了。

零星碎雨依然纷扰,东边的阳光,穿过云层,几缕霞晖,织成几道光晕。永忠吟起了“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的诗句,我说古人把诗写绝了。永忠又吟了几句诗后说,古人把自然界的东西融入哲理了。

爬山小记

到山顶信号塔下面的巨石头面上,大家坐下来休息,福梅打开装鸡蛋和玉米棒的袋子说,这是土鸡蛋,鸡蛋和玉米每样四个,我们每人分一个。

看着大石头脚下的几棵大树,想起了和好友连春、雨霖年十九冒雨爬山,曾在大树下避雨,雨大,树枝疏,三个人,浑身湿透。

爬山小记

又下了一些雨,永忠说,有些人看下雨了,就往山脚跑,见惯风雨的人,却是神态安然,坐在雨中,铺开带来的食物,迎着风雨,淡然品尝。

四个人,聊了许多往事旧事,歇了半小时左右,从山庙后的山路下山……

爬山小记

初写于已亥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小城静心斋

改于已亥年,四月二十三日晚浪漫之城雨初堂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6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