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前花落(小小说)

  几年前,我去古城大学郝教授的工作室,当时他的教授刚评不久,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

郝教授是东北一大学博士毕业,在英国也教过几年书,可是他打扮朴素,一脸憨厚,四十多岁时已经是华发满头。

在他的工作室,郝教授笑眯眯地请我坐下,对他的两个正在电脑上忙碌的一男一女两个研究生介绍说,王老师是研究写作的,文章写得很好,你们以后要向王老师多请教。两个研究生起身向我问好,我看时,他们桌子上摆满了各种英文资料。

知道我喜欢喝茶,郝教授给我泡了一杯绿茶。看着绿莹莹的茶叶在透亮的水杯慢慢浮动,闻着茶的香气,我心里特别高兴。郝教授说,我不喝茶,是朋友送我的,也不知好不好。我喝了一口,茶味沁香,于是我说是顶好的绿茶呢。

郝教授领我到窗前说,王老师,你看这是什么花?当时是春天,窗前一个花有高高的茎秆,上面开出了一大朵红花。我对郝教授说,你是问道于盲,我也是对花了解很少。郝教授说,这花养了七年,一直没有开花,这今年却奇迹般的开了花。我说,你这几年啥都顺心,这花开估计是吉兆呢。

正说着,一个叫龚关的和我们年龄相仿的男子走了进来,说是谈联合学院集资的事情。郝教授准备投资一百万,自己六十万,还向亲友借了四十万。说这样比一般投资保险而且收益高。郝教授,重要的是还可以给你嫂子在那里安排个工作。你嫂子在民营企业工作,工作一直不稳定。我说,不会有啥风险吧?郝教授说,有啥风险?人家学院高楼大厦在那里,就是有啥问题也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再说,古城大学有几个领导都投了,应该没有啥问题。

由于工作忙,这几年一直没有和郝教授再聚过。有一次,我和单聘仁教授在一个饭店门口见有人扶着郝教授在走,他醉醺醺的,已经满头白发,嘴里胡言乱语。我很惊讶,就问老单,这郝教授不是不会喝酒么?老单说,郝教授联合学院的投资打了水漂,老婆眼睛都哭瞎了。自己钱没了不说,借亲戚的几十万,人家整天要,郝教授心里烦,自然就是借酒浇愁了。

前几天,我路过古城大学,又去他的工作室,他不在,新招的两个研究生是男孩,不认识我,倒水招呼我坐下,说郝教授开会去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回来,让我等等。我看到窗前那个花已经落了。但那绿绿的叶子还在。

因为没有啥要紧事,也没有提前约,于是我就离开了。一路上想,这花到底是啥花呢?它后头还会开吗?它的开花到底是吉兆还是凶兆呢?正想时,脑海里又浮现出那花开时鲜红艳丽的样子以及郝教授笑盈盈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