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母子

年初,听姐姐说,母亲得病了,还不轻。言下之意,要我有心理准备。听到这个消息,我的世界突然变了颜色,就像电影从彩色变成了黑白;就像彩色照片倏忽变成了黑白照片。我感觉我的整个人像收到点击雷劈一样,半天醒悟不过来,整个世界变成了冷色调。原来我心中的母爱一直温暖着我的世界。

母亲身体出状况我早有感觉,因为若果我太忙几天忘了打电话,母亲会打给我,问我情况,可是去年一年母亲几乎没主动打电话给我。还有自我记事起,母亲都是早睡早起,从不熬夜,但白天从不睡觉,可是去年年底,我几次电话打过去,母亲都在睡觉。

我默念观世音菩萨保护我慈爱、勤劳、善良的母亲。上了年纪,对死亡也有了客观态度。很快,我就从痛苦中反应过来。当我在妹妹家见到母亲时,她脸色蜡黄,气色一点都不好。父亲这几年一直身体不好,母亲还照顾父亲。看着憔悴的母亲我内心无比凄凉。

我拉着母亲瘦弱的手说,妈,你精神还好吗?母亲一脸平静地说,好着。我说,您好好活,儿子若能后头好好孝敬您几年,也算今世这个儿子没有白当。一旁的姐姐眼睛湿润了。母亲平静地说,过这年我就八十了。因为母亲年轻时算过一卦,卦师说,母亲晚年要靠我,可是几十年的职场奋斗,母子总是聚少离多,真的谈不上孝敬。

母亲曾对我说,有个算卦的说,我将来不是当兵就是教书。我很纳闷为啥有这一说,现在想明白了。我小名叫“王兵论”,算卦的可能从名字推想的。后来我果然考到师范大学,做了教师,难道冥冥之中真有什么定数吗?

记得上大学几年,只有寒暑假回老家。一年秋天开学,母亲送我,当时交通不发达,去城里的车在离村三四里外,而且每天只一趟。父亲还在外地工作。母亲就执意送我,我说六点钟车来,天还很黑,你送我后,回家路还是黑的,我一个大小伙怕啥呢!可是母亲执意要把我送到等车的地方。我们母子就在昏暗的路上走着,母亲养的那只猫却跟了出来。一出村,那只猫就钻到玉米地里去了。母亲说,猫野性很大估计这下就丢了。谁知我们走了二里多路了,这猫突然出现在我们母子面前。我说,妈,猫在。我们正惊讶时,这猫突然又钻到玉米地里去了。就这样反反复复,我和母亲也不管了。车来时,天已经麻麻亮,母亲说,你看,咱们村上几个人已经下地干活了,你就放心吧。后来知道,那只猫竟然跟母亲又回家了。

在人生奋斗的历程中,有起有伏,我最后悔的是,我常常把我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刻肆无忌惮地袒露在母亲面前。早年母亲听到我的“悲惨故事”后就会非常伤感,可是后来每次听完我的“倾诉”,母亲都会平静地说:“啊,你这命呀!”有时,我还再说时,母亲会果断打断我,不用说,我啥都知道。我至今不明白这知道是情况是有人给她说了,还是她能想象得来。每当我消沉时,母亲就会说,抬起头走路,不要皱眉头,我就喜欢人活活泼泼,高高兴兴的。感谢母亲的教诲,前几天,我一个学生来看我,他说,王老师,我敬佩您的是,无论遇到什么总都是那么平静开心地微笑着。您知道吗?这对我们是多么大的鼓励。

2011年,我买了车,回家后母亲就非常开心,满心欢喜地看着我的车。在当时,这可是成功的标志呢。一年冬天我开车送母亲去看舅父,路上母亲说,坐你这车可暖和,坐小艳(我妹)摩托风嗖嗖的,冷很。一路上,母亲很开心,她说我想解个手(上厕所)可以停车不?我说咱自家车,这村道上也没人没车随便停。一年,父亲住院,我和母亲住在县城的姐姐家,每天早上拉姐姐和母亲去医院。半夜,我发现母亲老起来,我感到很纳闷,问母亲情况。母亲说,我去看你的车在还不大门口不?我嗔怪地说,妈,那么大个东西谁能偷去,你看外面不是停那么多车么?还有这车就是丢了,也有保险公司赔。母亲这才放下心来。

父亲这几年身体不好,脾气有时也暴躁,这让上了年纪的母亲艰难无助。但是,母亲一直都很坚韧平静,每次回村上看母亲,母亲总是不断叮咛。原来我没有买车时,母亲总是要把我送到村外,依依不舍分开后,总还不忘说,到了给家里打个电话,这样我和你爸就放心了。

去年的一天,我和爱人看望老人,离家时正下着大雨,母亲来送别。父亲健康时,父母会一同送我们,这几年父亲身体不好,行动不便,母亲就来送我们。那是深秋时节,正是雨季,大雨如瓢泼一样。由于匆忙,母亲忘了打伞,一会儿,站在车窗外的母亲就成了落汤鸡,可是她还趴在车窗口细细叮咛着。我和爱人大声喊:“妈,您赶紧回去!雨太大了!”母亲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看着母亲在大雨中瘦弱的身影,我的心真如刀割一般。

母亲节那天,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这样一首诗:几回村口苦相送,几回电话细叮咛。唯愿苍天多护佑,使我慈母寿如松。引来许多朋友点赞。

我干嘛在世人面前要逞强,而在慈母跟前要这样脆弱呢?这可能是人性的弱点吧。记得早年看过一个电视剧叫《宋氏三姐妹》其中主题歌有这样几句:妈妈,孩儿本是一棵草,有时虽然强出头,但却在风雨中弯腰。人在艰难时常会想到母亲。许多秦腔戏,比如《三娘教子》《朱春登哭墓》《探窑》《龙凤呈祥》等都是以母子、母女关系为题材的。朱春登“不是儿裂家规有违娘命,怀念着祖国的疆土,大好的河山,万万生灵”感动过多少热血男儿;孙尚香“又多亏母后直言争辩,苦苦为儿作屏障”感动了多少坚强而多情的女儿。

母亲幼年丧母,她曾说,她才几岁时,她身体不好的母亲说,我梦见你外婆叫我呢,不久就去世了。母亲的母亲的早逝给母亲、我姨和外公打击很大,我小时候,母亲就一直和我谈有关死亡的话题。母亲说,外公曾给她讲,人原来是有尾巴的,人快死时,尾巴就干枯了,所以人能知道自己啥时死就很悲伤。天神为了减少人们的痛苦就不让人长尾巴了,所以每个人都不知自己啥时死。小时候的我一摸身后,果然有个尾巴骨,就相信母亲讲的是事实了。

今年五一回家,我给母亲买了好多东西,给了母亲些钱。母亲隐隐约约感觉自己这个儿子强大了。谈话间母亲突然说,你抽烟。母亲能知道我不抽烟,年轻时,家里来了有身份的人母亲就会拿出烟说,你抽烟。看来母亲以这种方式肯定自己儿子的努力了。哈哈,我在母亲面前成“干部”了,那天我特别开心。

我和哥哥在外地,姐姐和妹妹在县城。为了照顾方便,去年年底,把父母接到县城的妹妹家。五一节期间,哥哥把父母送到老家,看看老屋,免得老人心慌。果然,两位老人心情好多了。母亲深爱着哥哥、姐姐、我、妹妹,我们兄弟姐妹四个,我们也深爱着老人,都真心希望二老健康长寿,幸福安康。

人总要离开这个世界,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自然规律。一世母子,终要别离,这是痛伤,但也是自然之事,我们要理性对待。那难以割舍的亲情,那谆谆教诲是母亲给我的人生重要的财富,也是支持我后半生重要的精神力量之一!

那千年的白鹤,那万年的青松呀,那不老的南山,是我对慈母真诚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