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桐华不解飞

 在西北大学的老校区里有几个高可接天的桐树,有一天我无意间仰头看,一树夹杂着紫色的桐树花满树盛开,它们是那样的高,几乎要和蓝天上的几朵白云挨上了。在春日艳阳的照射下,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这一树桐树花开得是那么的惊艳,我专注的欣赏着,想象随着这一树桐树花无边无际地展开。我仰头看得脖子都酸了才收回目光。

因为这个发现,我在陕西师大老校区仰头搜寻,竟然发现在师大的畅志园里也有这么几棵桐树,同样的高大,花朵是同样的惊艳。我在师大老校区工作了二十余年,对畅志园我自以为再熟悉不过,可是对这几棵桐树我真的没有注意。这几棵桐树年年奉献一树树的花朵,可是二十年我从来没有发现,真是愧对桐树的一番美意。

自从留意桐树花后,我就非常注意各处盛开的桐树花。除了高校校园和个别公园、街巷,其实村庄才是桐树的根据地。在我们社区附近有一个城中村,那里头有几棵高大的桐树和洋槐花树。春深时节,桐树花和洋槐花一起开放,那肆意伸展的花朵和四溢的香气,引得我流连忘返。每到黄昏时候,我就沿石阶而上,来到这个村口的桐树和槐花树下,欣赏满树的繁华,让香气将我包围。落日造成一种朦胧的氛围,让这混合的花香有一种别样的神秘。我喜欢坐在那里的石阶上,内心宁静而喜悦。

在凤栖路菜场的旁边有几棵高大的桐树,冬天那伸展的枝丫上落满雪,像开了一树的白花。可是雪化后它们就“原形毕露”了,枯黑的枝丫一直就那么尴尬地树立着。可是在桃李落尽,樱花纷落的时候,这几树梧桐花却轰轰烈烈地开放了。满树花一簇簇地,每朵花都如一个精巧的喇叭。桐树花开花时间在半月以上,花越开越繁盛,致使许多原本朝天的花枝都掉头朝下。这一树花就这么娴静而热烈地开放着,让我感到它们是无比的高傲与高贵。想起前几天,一场大风,樱花一夜零落殆尽,而这桐树花只掉下来几朵花。第二天看时,花依然那么大朵大朵地放出光彩。在这桐树花面前,百花风采顿失,为此我写了一首诗:桐花簇簇满高树,紫色亮眼满街区。接天堪与白云伴,顿显百花太入俗。

其实在我们陕西关中农村的故乡,早就有桐树花的身影,只是小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把桐树花当作花。我曾在陕西师大负责一份中学生报纸工作,记得有一年为了推广报纸,我只身去渭南,当时报纸推广已经就很难了。可以帮上忙的关系几乎没有,很不容易才接上一个关系,这人却因病休假了。那天我沮丧到了极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突然,一个单位院墙内盛开的几树桐树花吸引了我。这几树桐树花开得多繁盛呀,在正午艳阳的照耀下,有一种光芒四射的感觉。鲜艳的花朵映入眼帘,好像要告诉我什么似的。我突然想起我老家的桐树花。我小时候老家的桐树花盛开时,大人们就会感叹:“桐树花开得繁,麦子就有好收成,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看着这几树的桐树花,我想到坐车来时看到田野绿油油的麦苗就想,今年一定是个丰收年。这样想着,突然高兴起来,对未来,对事业,对人生充满了信心。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走路的脚步也轻快多了。

我的好朋友西安高级中学的贺立仁先生曾在临潼的马额中学支教,一年仲春时节,他开车拉我去他支教的学校参观。在这艳阳高照,绿树成荫的春日里出行真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在一段接近乡村的路上两边高大的梧桐树开满了浅紫色的花朵,随着车的行进,一树树繁盛的梧桐花不断的朝我们扑来,香气也从车窗扑进车内,一路的桐树花成了动态的画面,让人目不暇给,这景致实在是太美妙了。这时我不由得想起唐代诗人李商隐的诗句“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桐树花会给我一种精神力量,让我感受都一种无与伦比的美!

第一次让我把桐树花和生命联系起来的是杜牧的诗《金谷园》: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是坠楼人。晋代富豪石崇生活奢靡,他有个美艳无比的歌女绿珠,有一位叫孙秀的将领为得到绿珠就告石崇谋反,绿珠因此跳楼自杀。杜牧诗歌悲叹的就是这个事情。现在看来石崇、孙秀都不是什么好鸟,美女绿珠因这两个王八蛋殒命实在是有些不值。《三国演义》中的董卓和吕布为争貂蝉狗咬狗最终是国贼丧命。电视剧在这段故事的插曲中有句“辜负了锦绣年华,错过了豆蔻青春”咏叹貂蝉,也同杜牧诗有异曲同工之妙,感慨美女为这些孬种浪费青春实在不值。

《金谷园》诗中的落花是什么花,好像没人谈论过这个事情。我无端的觉得是桐树的花。我们小时候从来没有把桐树花当花,可是有小伙伴发现了桐树花的一个小秘密。桐树花落下的花,如果花蒂还在,拔掉花蒂吮吸,是甜的。我们那时候很贫穷根本吃不到糖,所以我们逡巡在梧桐树下就是在寻找带蒂落下的花。一天我正在桐树下专注地寻找带蒂的花,突然,一声刺耳的鸟叫,紧跟着“吧嗒”一声,吓我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桐树花从高空落下。因为对此记忆很清晰,所以第一次读《金谷园》这首诗,我就无端的觉得这花就是梧桐花。是呀,只有这几十米高的桐树花才有这种“犹是坠楼人”的感觉。

父母年事已高,几年前我回老家叫漆匠把父母棺材油漆一下。父母的棺材油漆完毕,还画上了好看的画。当时也是仲春时节,我招呼漆匠吃饭,当时已过八十的父亲因病行动已相当困难,坐着轮椅;母亲也没有了壮年时的灵活。看着坐在轮椅上的我的父亲,油漆匠说,你爸年轻时可都是能行人呢,哎,老了就没有精神了。一丝伤感笼罩在我的心头。这时,我无意间仰头看见一树的梧桐花盛开在我们头顶,不知为啥,我没有了悲哀,内心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喜悦。那一树紫色的梧桐花此刻是那样高贵,这一树的花象征父母精神精神的风采么?父母虽然老了,但他们依然爱我们兄弟姊妹,依然热爱他们生活的村庄以及这里的亲戚邻居。他们虽然老了,但精神却丰盈得如这一树的桐树花。我就是在这样对生命的参悟中变得释然。感谢这一树的桐树花。

桐树花真的是一种特别的花,它花期非常长,初开时只是一树的花,渐渐的叶子长出来,在桐树花落尽时,桐树叶子就已经长大了。桐树花非常安静沉稳,他不自觉地让人想到人的某种品质;桐树花高高在上让人把它和高贵,超然物外的精神品格联系起来。宋代诗人张公庠在他的《宫词》中写道“只有桐华不解飞”。是呀,百花最终都随风零落飘飞,而只有这桐华零落时是那样的直接、悲壮。实在是写出了桐树花与众不同的精神品格。

我喜欢桐树花,喜欢它的高洁,喜欢它的娴静,喜欢它的坚韧。这“不解飞”的桐树花呀,我爱你!

来源:读写新讲堂,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8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