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潜梦岛”

前段时间,网上有一篇文章说放鸡岛更名为潜梦岛,文章不怎么样,后面的评论却非常的精彩,从茂名人的“丢卡奶”到其它地方的方言问候,都有一定的水平。更值得一谈的是,有些评论从放鸡岛的人文历史说起,从几千年的历史说起。

就如有些转发这篇文章的人说,推文不怎么样,我是看评论的。

嗨,“潜梦岛”

和家人陪朋友班哥夫妇经过几个小时的长途颠簸,又是坐飞艇在海浪尖上拋跃了半小时,上岛看到“潜梦岛”三字,心里忍不住了:狗日的,还真敢改,不顾茂名人民的丢卡奶了,不怕滨海人民的“八沓踏”了。

上次住了木屋,这次想换个地方住,在码头不远的瑞*酒店开了海景大房,从一楼爬到六楼,浑身臭汗,房间里就一个电水壶,没有酒店里的免费矿泉水,更没有茶叶,就只有两个杯子。

嗨,“潜梦岛”

休息一会,六点多去吃饭,下到楼梯,就有服务员半路截道:老板,吃饭吗?美食城的服务员更热情如七月流火:吃饭吗?几个人?上到餐厅,准备上有空调的地方用餐,服务员说,这边露台餐厅吃饭,指着洒满阳光,热气腾腾的桌椅说:坐这里。我问,这么晒?她黑着脸说,就只有这里。

记得酒吧上面有一个小吃店,就往上面走。到了小吃店,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爱理不理的样子,按照餐牌点菜,点了几样。问他以前是一个女的在这里开店,他说没有啊。

嗨,“潜梦岛”

年初十一来放鸡岛诗,记得这小吃店是一个女的在,我还在文章写过她呢。

菜来了,四个人,四个一次性碗,端来姜葱炒牛腩,豉汁蒸排骨,一个水东芥菜,一个车白螺冬瓜汤,一个白米饭三十元。

夹起菜放进嘴里,哇哇哇,这厨师好像怕盐没地方用一样,全放菜里了,每个菜都那么咸,喝一口汤,汤也好像海水。无可奈何,只好忍着吃了个半饱。买单时,说没有发票的,叫他们开收据,就只有电脑小票,没有收据。后来有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人说,晚点来吧,到时开给你。

嗨,“潜梦岛”

吃了饭,家人跟小男孩聊天,家人说我们也是本地人,小男孩悄悄地说,以后不要来,这里一点都不好玩。

去天后宫,班哥说去烧香,他家人说,现在晚上烧什么香?早上烧香的,一般初一十五烧香的,你不是烧过了吗。

大家都说上去看看,从九龙壁前面爬上,班哥平时少运动,爬得满头大汗,我问班哥,明天早起去鸡冠看日出,班哥说起不了床,他家人说,明天早上,我们在阳台看日出。

嗨,“潜梦岛”

从九龙壁前爬到天后宫的广场,班哥家人看到鼓楼的鼓,以为是大明珠,拿出手机拍照:哇,这是大的夜明珠。我说是鼓楼,那是鼓。班哥听到是鼓,就登上鼓楼,用手弹了几下鼓。

从鼓楼往保罗厅望去,灰色的海面,灰色的天空中,还有几缕夕阳的霞晖,镶在保罗亭的上空,保罗亭只剩下一个轮廊。

站在天后宫的广场往下看,海面上波光粼粼,西边的半空的一片乌云,就好像一只会飞的大公鸡,在海面飞走。

嗨,“潜梦岛”

大家回到七星瓢虫模型凉亭,班哥看到有望远镜,上去托起望远镜对准眼睛,他说什么都看不了,坏了。他的家人走近看了几下说,癫佬,要扫二维码的。

下面贝壳模型的灯火辉煌,有音乐从那里传来。班哥说去听歌。四个人下到贝壳模型,这是一个广场,摆了许多桌椅,可以烧烤喝啤酒听歌。找一个位置坐下来,海风轻抚,虽然有些咸腻,但还是感觉清凉。

嗨,“潜梦岛”

我忽然想起九龙酒吧下面的海滩有一个遇见你酒吧,赶到那里时,却是一片荒凉,原来的酒吧,只有霓虹灯亮着,人影都没有一个。

往回走,上坡的路,坡顶的路灯,看上去,就好像天空的星星。

上到七星瓢虫凉亭,听到贝壳那里传来女音唱英文歌,走到美食城下面的平台,看到贝壳里面,站着两个高挑的女孩,带着帽子,一个穿红色衣服,短裤,一个黑色衣服,长裤,黑衣服的女孩,面前挂着一把吉他,红衣服女孩在唱歌,旁边一个男的也挂着一把吉他。

嗨,“潜梦岛”

家人和板哥夫妇还坐在哪里,班哥家人说,走,回去,坐阳台喝茶,吹海风。这些人,国语歌粤语歌不唱,唱着走调音又不准的英文歌。

又爬到六楼,回到房里,准备洗头,一看,没有洗头液。

准备泡茶到海景大阳台品茶看海景,一看,却没有茶叶。

叫什么鸟潜梦岛?放鸡岛名字不好听么?偏偏要改个鸟名叫什么“潜梦岛”,换了名字,酒店服务却跟不上了。

潜梦?到哪里潜梦?

嗨,“潜梦岛”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86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