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棒鼓艺术探索:“改邪归正”之新用法

   改邪归正,是一个成语,意思是离开邪路,回到正路上来。指改正错误,重新做人。如果是劝诫他人,就说某某要改邪归正;如果是自己下定决心改正错误重新做人,则会将改邪归正记在心里而落实到行动上。等等。不管哪种情况,改邪归正这个成语的出现都是固定在一起的。

        可是,现实生活中却有打破这个常规的现象,即本文所谓“改邪归正”之新用法。之新用法,不同如创作对联的嵌字法,也不是慷慨之用为慷……之慨的用法,而是在民族文化三棒鼓当中的一种特殊的用法。下面从头道来:

        去年上半年,在深圳打工的郑桂菊,是我曾经教过的初中生,因爱三棒鼓而建了一个三棒鼓群,她发微信邀请我进群指导指导;还说感谢我曾经教她初中时业余教了三棒鼓方面的知识,现在她能派上用场了。我高高兴兴地进了她这个三棒鼓群。

        此后半年多里,我发现她是一棵好苗子,便给她“开小灶”传授了一些三棒鼓方面的知识。她对我敬仰有加,进步也很大。不过,时间长了,我发现这个群里正儿八经的三棒鼓“减肥”了,男女之间,师徒之间等唱逛逛的增加了“体重”,内容无非是后悔风华正茂时没有追上你,或者“责怪”自己命运不好没有碰上你,或者现在你如果选择我,我一定好好地珍惜你。等等。总之,调侃煽情等成了主旋律

        郑桂菊可能没办法,在群中被“感染”了,有时候也这样唱一些,不是拒绝他人“求爱”,就是给对方一个“承诺”,说来世一定“龙凤呈祥”什么的。其实,不仅仅这个群如此,其他三棒鼓群也基本这样。正因为这样,我退出了好几个群,唯独桂菊这个群没有退,但很少进这个群了。

        今年以来,抗疫期间,除了关注抗疫情看电视外,我偶尔进群一次,突然看到桂菊发的一首三棒鼓词:

谁找我聊天,

请多传圣贤,

扯逛逛的靠边站,

否则就免谈。

作为教师,我看了后真的很高兴,便一气呵成了两首三棒鼓词:

1、 学生   在深圳,

        选择   学贤能,

        我要   为此给掌声,

        点赞   传美名。

2、  改邪   喜从今,

        归正   美心灵,

        我们   为此而高兴,

        欢迎   带热情。

        桂菊看了后不大高兴,认为我第二首当中不应该用“改邪归正”这个词。我倒有些不以为然,因为当时写的时候,我的心里只是想着桂菊不发热唱逛逛了(以前她要唱的),现在要学习圣贤一类的东西,进步太大了!便情不自禁地想到许多三棒鼓艺人都熟知的“三棒鼓啊半正半邪”这句俗话,即迅速而首次地把“改邪归正”这个词拆开用。为什么桂菊不大好想呢?原来是她机械地照搬辞书上的解释所致;而有的三棒鼓老艺人也觉得这个词用得不对,并且说对桂菊伤害很大,我想这很可能也与桂菊走的是同一条理解之路。如果不是的话,就会静下心来想一想三棒鼓行业中“半正半邪”的“正”是指唱非逛逛一类的如宣传时事政治或教育人等正能量内容的,“邪”指的是唱逛逛即多为调侃煽情等一类内容的。若能如此,就会结合这两首三棒鼓词上下文的意思来理解,所得的结果一定会与原来的大不一样,就不会产生误会了。至交深山愚翁说我应该把改邪归正注释一下,或者标上引号,这样就不会产生误会了。的确如此!由此看来,该误会与我有关。不仅如此,我的思想“动车”向宋代驶去,回来时“承载”了宋代广东那个秀才“明月当空叫,黄犬卧花心”的诗句,被王安石改为“明月当空照,黄犬卧花荫”的事。如果该秀才估计一下他人有可能不懂的内容而给一个注解,说明一下“明月”和“黄犬”分别指“明月鸟”和“黄犬虫”,那么不仅王安石不会因蔑视而擅自修改,还很有可能此前考试及第而改变命运的。可是,我毕竟从古训中吸取教训太迟钝了,因此我特别感谢愚翁给我支了这一招,并且决心以后不重犯此错!

        但是,如果有人能细致一点儿思考一下这里的“改邪归正”,那么很有可能认为我把握的度非常好。为了有利于整体重温和比较,特将第一首三棒鼓词重现如下:

        学生   在深圳,

        选择   学贤能,

        我要   为此给掌声,

        点赞   传美名。

        这一首承上启下,最好别忽视哟。如果我把第二句“选择学贤能”换成“选择讲文明”的话,那么就表现了桂菊以前是不讲文明的,从今天开始才讲文明。这样的话就与桂菊以前还是讲文明的实际情况不相符合,心里不好想则在情理之中。当时我想到了这一句啊,可是我没这样写,写的却是“选择学贤能”——“学贤能”比“讲文明”的层次高得多,说明桂菊以前有唱逛逛的也有唱文明的,从今天开始,追求更高而“学贤能”,与她原创中的“请多传圣贤”衔接得何等紧密啊!有此理解做基础,接下来再领会第二首当中的“改邪归正”,就不会机械地照搬辞书上的解释了。用语文教学中理解课文的一句俗话来说,这就是走近作者深入作者心灵的具体反应。

        再品一下如此之新用法,到底新在哪里。为了方便读者,将第二首三棒鼓词重现如下:

        改邪   喜从今,

        归正   美心灵,

        我们   为此而高兴,

        欢迎   带热情。

        ——藏头诗之藏头,只藏一个字,而这里藏的是两个字,一谓之新用法也;用上空格,起提示作用,又藏而未藏,更加突出了空格前后各自的内容情感,二谓之新用法也;将空格前面的内容联系起来读,既押韵好读又整体感很强,三谓之新用法也。再说,“改邪   喜从今”这一句,我完全可以写成“改邪   始于今”等,为什么没有这样写呢?一个“喜”字才能突出我为此高兴欣喜的感情啊!后面三句的意思,我想留给读者思考,恕不尽言。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我们的汉语啊是最富表达情感的!三棒鼓这一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由此可见一斑。当然,也许有人说我王婆卖瓜,那是人家的事;我的事嘛,余华先生说过;我喜欢怎么写就怎么写。之所以要写下这篇文章,除了上述外,还希望读者能从中吸取一点儿教训,不重蹈覆辙;同时也希望作者要为读者着想,为排除阻挡读者正确理解文章的障碍尽可能地想得周到些。

         最后,感谢好友青上加青懂得“三棒鼓啊半正半邪”的意思,与郑桂菊又是至交闺蜜,让这件事雨过天晴了。

        能够如此,自然美哉!

         2020年5月14日写于利川

来源:读写新讲堂,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8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