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的杂语

夏至,晴朗的天,蓝得无瑕,树叶好像塑料做的,小区的鹅石小路,隔着一层鞋底都还感到脚底发烫。

无风的日子,路上行人匆促了起来,汗流浃背。

回到家里,一碗白粥,乡下山区小镇沙琅买的黄榄一碟,好友松才送的巴浪鱼干蒸沙琅豆豉加乡下虾毛,夏至午饭就这样过了,至于晚饭吃什么,伺机而动吧。有伴就去找一个地方,吃点狗肉,喝点酒,算是应节吧。如果没伴,回去家里,还有白粥黄榄巴浪鱼干,也可以将就一餐,夏至不吃狗肉,还可以落一个好名声。

夏至的杂语

几天没收到书,手痒心里更痒,喝了白粥歇了一会,去了桥南的大信,冒着酷日,我知道我要去哪里,大信四楼西地书店是避暑好去处。书店的冷气凉得所有的心火都降了温,进了书店宛如鱼儿回到水里,书架就是礁石,书是食物,我那双穿十码拖鞋的脚就尾巴,翻开书,纸墨香味,我浑身上下热血沸腾。

游了几回,选了四本书,《朱元璋传》,吴晗著,湖南人民出版社,2018年2月一次版。吴晗,历史学家,明史专家。原名吴春晗,字辰伯,浙江义乌人。看到第一章就感觉吴老幽默,小流氓,他是这样称洪武皇帝的。

《显微镜下的大明》,马伯庸著,2019年1月版,湖南文艺出版社。

《民国风流》,刘诚龙著,南方出版传媒/广东人民出版社。2019年1月版。

《半寸农庄》,盛林著,天津出版传媒集团/天津人民出版社,2019年1月版。买这本书是奔农庄两个字。

夏至的杂语

提着书,到大信对面的修脚店修脚。脚趾甲长了,也有些脱皮了,大板脚要修理修理了。记得六叔在我年轻时,曾因我放荡不羁的外表提过意见,他说,一个年轻人,生得一表人才,指甲长还可以说是斯文,脚趾甲你留那么长像个鸟样。

夏至的杂语

修脚店里有冷气,一个小时左右,脚修干净,发现手指甲长了,照了镜子,自己满意笑了几下,手指甲长了,算是斯文了。

看微信时,因清华北大校长林建华读错字道歉信的事件,有人说北大清华不算最高校府。我差点把嘴里那几个烂牙弄丢了,北大清华竟然不算最高校府,我懵了。

回去的车上,在美团买了一个芒果火龙果等果盘为夏至庆祝。

骚年说,这个夏天太漫长了。我说,很快就过去了,秋天快来了,大兄带你闯码头。

夏至到,一切都好!

夏至的杂语

已亥年五月十九日下午雨初亭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87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