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廿九日

四月廿九日

 

农历四月廿九日,滨海小城邵姓人家的五月节。

在乡下,邵姓人的五月节,民间称为“砍头节”、“充军节”。大都背后说,禁忌在邵家人面前说。

海头村,是邵姓人家的发源地,过的是农历四月廿九,城内邵姓人也是。有些村,如长坡村,过的是五月初一。

四月廿九这天,小城市场买菜的大多是邵家人。碰面都是叔孙,邵家人称同姓的人为叔孙。

曾发生过打架事件,买菜时,有人说,今天是你们邵家人的砍头节啊。邵家的人不依了,于是就打了起来,几条街都是邵家的人。


四月廿九日

为什么邵家要过廿九的早节呢?这可有一段故事的。

相传很久以前,朝廷要在电城建文庙,国师选中城内一块土地为庙址。这块地有邵家祖先的坟墓,是邵家人的风水宝地。建文庙要把所选庙址里的坟墓迁走,派出一个武千总带兵挖掘了邵家坟墓,墓地的棺材刚打开时,有一对还没有开眼的白鹤给惊吓了,一只飞往城东,就是现在的海头村。一只飞往其它地方……


四月廿九日

邵家的人见到祖坟被挖,围住了武千总,一位邵家文秀才在和武千总论理时,一时火起,照着武千总一脚踹去,武千总跌倒在坟墓的棺材上,头撞到棺材当场死了。

文秀才踢死武千总,踢死朝廷命官,是要满门抄斩诛灭九族的。整个家族的人都忧心忡忡,惶惶不可终日。刚好离五月节不远,邵家人就商量,祸已经闯下了,在劫难逃了,与其担惊受怕的,五月节近了,倒不如大家先过节,吃饱喝足了,要杀要剐也做个饱汉。农历四月廿九,杀鸡宰猪,大吃一顿,收拾行装,等待死神降临。


四月廿九日

正当邵家人惊心吊胆地等待凶兆的到来时,据说是太后听闻了这件事,就在皇帝面前说,文秀才踢死武千总,堂堂一个武将被手无缚鸡之力的文秀才踢死,说明武将无用,而且是破坏邵家风水在先,应判邵家无罪。于是皇帝判邵家文秀才无罪释放。

四月廿九过节,邵家人就一直过着这个节,至今不知过了多少代人了。


四月廿九日

随着时光的流逝,“砍头节”、“充军节”被淡忘了。很多邵家人不过四月廿九的节了,我家过,海头村的人过。

老一辈人去世了,年轻人也没什么留意谁过什么节了。听说四月廿九的节,不叫节了,改叫年例了。


四月廿九日

自从父亲去世后,每年过节都回去,父亲生前说过:过年过节,清明祭扫,忌日亡日,必须要回去拜祭,祖宗一年四季都是盼着这几天的。

今年的节,因为俗事缠身,加上近来身体不舒服,就没有回去了,委托家人,备足三牲银宝香烛,回村里拜祖宗和父亲。

中午时,倏然间心浮气躁,外面雷鸣闪电,乌云密布,过一会,飘起几滴雨,稀稀拉拉的雨。


四月廿九日

心里堵得疯,想开车去看海,站起来感觉头昏脑涨。拿起雨伞,对自己说,去河边走走,看不了海,就看河,看桥,看山吧。浑浊的黄杨河,雨和风的痕迹,一爿一爿的。雨中的井岸大桥,长长的车流,成了桥上的带子。


四月廿九日

黄杨山上,雨雾弥漫缭绕,往西的沿海高速公路,往西……,往西……,绵绵伸延……

家里打来电话,说回村里拜祭祖宗时,突然下了一场大雨,很大的雨,下了很久很久……

我知道,这个节,我没有回去,天堂的父亲想我了,没有回去拜祭他和祖宗,他肯定是以为我出了什么事,父亲在担心我,所以老泪纵横……

撑着雨伞,从河边一直走到书店,从心烦到宁静,从有雨的地方,走到没雨的地方,把心底里的乡愁,塞进书店与故乡这段距离,翻开书本,文字把乡思记住。

我知道,乡下每个节,其实都有它存在的意义。邵家人的五月节,也有自己的纪念意义所在。

 

四月廿九日

历史小常识:

 

邵氏,出自姬姓,为黄帝姬轩辕之后,汉族姓氏。

是一个多民族、多源流的姓氏群体,在当今姓氏排行榜上名列第83位,人口约300万,占全国人口总数的0.24%左右。

邵氏的姓源较为纯正,主要是出自姬姓,为周文王之后。据《通挚氏族略以邑为氏》、《万姓统谱》等史料所记载,周初大臣召康公因食邑于召,被称位召公或召伯。邵氏名人有邵雍、邵逸夫、邵飘萍、邵长华等。

主要分布于今天的山西、山东、河北、河南、安徽、江西、江苏、湖北、湖南、浙江、福建、广东、广西、甘肃等省。

 

四月廿九日

 

已亥年四月二十九日晚,雨初堂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部门图片拍自《中华邵氏统谱——电白支谱》卷一(洪章公房)。

本文关于本家邵家五月节的来历,是笔者根据本族人所叙述整理,如有不同说法,请留言,谢谢。

本文收集整理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侵联删。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88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