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铺地落樱花

桃花虽然艳丽,但是花期比较短,不像樱花一开就有半月之久,仲春时节是樱花的天下。

绿化带的樱花属于观赏樱花,初开时就浅红粉白,且有几分雍容华贵,而且越开越繁密。在我们小区附近的西部大道路口有一个樱花小树林,樱花盛开时,繁密的樱花遮蔽了人行道,伸向大路边的花枝,让路上的车辆也如行进在花海边上。这繁密的樱花营造出一个美丽得如同梦幻的世界,每每走在这樱花树林里,看着繁密得不透风的花的“顶棚”,我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甚至是幸福的感受。

“一片飞花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去年的一天,我正徜徉在这樱花树下,突然一阵风吹来,浅红粉白的樱花纷纷扬扬地如大雪般落下,这景象让我想到戏曲中的“天女散花”,真是一种美好的境界。我就站在樱花树下,让樱花飘落在我的头发上,衣衫上,我感觉自己似乎在参加一次盛大而神圣的庆典。樱花一阵阵飘落,给樱花树下铺成了一层薄薄的粉红色地毯。

记得一次我去一个大学办事,前一天才下了一场雨。落了一地的樱花被清洁工扫在树底下,真是一个花的“小山丘”。这些落花非常鲜润,堆在一起仍放出明艳的光,照亮了这阴阴的树底下的空间。这艳丽的花朵呀,你们最终都会去哪里?是最终都“零落成泥”成泥了吗?小说《红楼梦》中的主人公贾宝玉会用花瓣做胭脂,他用的是这樱花的花瓣吗?看着雨后的樱花堆我常有用袋子装回来一些的冲动。装回来干什么?我回答不了自己,所以只是用手抓一把,湿湿地、粘粘地,于是我又把它们扔回花堆,我再不关注它们以后的命运。

这几天,微信朋友圈不断有朋友晒关于樱花的照片,有些来自公园,有些来自小区,有些来自农村房前屋后,有些来自山村山坡。可见这段时间,各地都有樱花盛开。前几天,一场风雨,大家都又晒樱花的落画图,尤其是我们西安交通大学,因为疫情没有学生,樱花的落花把许多道路都铺成了落花的地毯。这是多么凄美的图画呀!

为此我写过一首诗:锦绣满枝复满地,百花无与竟繁密。归于尘土随春尽,一生绚烂无人及。

最早知道樱花好像是在鲁迅的作品中,在现实中我总没有见过樱花。樱花是日本的国花,有人称日本为“樱花之国”。有一次我看一个日本电影,这是一部很有温情的电影。其中有个电影镜头是男主人公在盛开的樱花树下卖烧烤。那一排排樱花树形成一堵樱花墙,一树洁白的樱花,没有叶子,全是洁白的花朵。高处的花直接天空,低处的花枝几乎要垂到地面。呀,这满眼洁白的樱花呀,美得让我感到窒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一种勾人神魂的美,我不由自主地站起身来惊叹,真是太美了。这种美的震撼长久地留在了我的心底。

一场疫情让这个与我们一衣带水的领邦和我们又有了新的故事。在武汉病毒肆虐期间,日本送来援助的医疗物资,上面写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的字样,这感动了无数的国人。说来也是有缘,武汉大学的樱花也是很出名的。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近期不断播放武汉大学的樱花,那樱花洁白无比,接天挨地的情形也确实有日本樱花的风采。我们曾和日本有过“不愉快”的一段历史,战争是人类文化史上最大的遗憾,但在人类共同的敌人病毒面前,我们有团结起来,并肩战斗,书写让人感动的时代新篇章。病毒肆虐全球,危害全人类,中日互相援助,合作与疫情抗争,这樱花此刻俨然成了联系两国人民精神的友谊之花。

西安曾经是唐王朝的都城,西安旅游这几年打的是唐朝牌。大雁塔广场、大唐不夜城、大唐芙蓉园、曲江遗址公园等等都散发出盛唐的气象,大量的仿唐建筑,唐代人物塑像,让人仿佛穿越时空,来到唐朝。因此,樱花盛开的时候,这里繁盛的樱花会使人联想起大唐的盛世繁华。这样想时,这樱花就如同从大唐走来的“形象大使”,传递出一种富贵尊严。开得正盛时,那大朵大朵挤挨在枝头的樱花,丰盈艳丽,光彩照人,会使人想到“云想衣裳花想容”的大唐第一美人杨贵妃。风过樱花树,仿佛是杨贵妃在领着一群舞女在跳“云裳羽衣曲”,舞姿优美,衣袂飘飘。这不,旁边的音响里正朗诵着白居易的《长恨歌》: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不时有美女帅哥从樱花前走过,他们娴静优雅,真不知道他们听到这深沉的朗读声没有。樱花此刻就似乎成了古今富贵悠闲的精神象征。

这场新冠状病毒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生活重新启动后,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都是那么陌生。前几天的一个下午,我办事路过大雁塔广场,在南广场的边上有几个樱花树树上樱花繁密,但地上已经落了不少的樱花。许多樱花被风吹到一个水池里,淡红的樱花覆盖了整个水池,一池的樱花在微风中轻轻飘动。有个环卫工人在那里用一个带长杆的网兜在那里打捞落花。这些移动着的樱花使我想起汶川地震后,有人夜晚放进河里的祭奠亡人的带蜡烛的莲花灯。清明刚过,这两年我有好几个亲人相继离世,悲伤时常会揪住我的心,在加之疫情这种人类的灾难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让我们深感生命的脆弱。看着这些在水池上飘动的樱花花瓣,我权且把它当成对亡人的祭奠仪式。

清明刚过,人们还没有完全从怀念亡人的悲伤中走出来,这段时间常常会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出现在我的心头。今年的清明节是国家哀悼日,纪念被疫情夺去生命的同胞。清明节这天的中午十点左右,西安放空警报发出呜呜的悲鸣之声,这悲鸣笼罩在整个城市上空,表达一种哀思。可能是心理作用吧,这几天我总感觉风中,甚至是其它声音中都夹杂着呜咽之声。“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段时间看到落花就不自觉地把它们和逝者联系起来。花开花落皆自然平常,把落花跟生命联系起来对我们也是一种启迪和安慰,让我们客观理解生命,要节哀顺变,不要让悲伤“捆缚”了我们的生命体验。

看完樱花的落花,我去大雁塔北广场看喷泉表演。因为疫情刚过,没有了往日的观赏人潮,三三两两的人立在那里,但是水景表演却依然盛大,在雄壮的音乐声中,起伏的水柱随音乐舞蹈着。我在看时竟然发现在水柱中出现了一道彩虹。我开始以为是幻觉就拍了张照片,这彩虹非常清晰,几乎始终存在着。为此,我还拍了一个视频来证明这个事实。在这春日艳阳高照的下午,这彩虹是这样的真实又是那么的虚幻。我不自觉的把这彩虹和樱花落花联系起来,他们与亡人有关联吗?前几年陕西师大欧阳仑教授去世,单聘仁他妹单静花告诉我,欧阳教授去世的那天下午,晴朗的天空出现了一道彩虹。那天下午82岁的欧阳教授还在准备一场心理学讲座,谁知却突然撒手人寰。古代有人魂化虹霓的说法,大家都说那道彩虹是欧阳教授的魂魄所化。难道这彩虹也如这零落的樱花一样在悲悼逝去的生命么?或者这彩虹就是逝者的魂魄所化?若果真如此,逝者要通过这种方式告诉我们什么呢?

想到大雁塔属于佛教圣地,于是我写了一首诗:静日落花菩萨地,疫情过后游人稀。雄壮音乐响耳畔,水景彩虹人称奇。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火山地震、洪水瘟疫这些天灾都让我们人类的生命显得无比脆弱,但是人类的智慧,人类顽强的精神保证了人类的生生不息。“间于天地之间莫贵于人”,零落的樱花昭示着生命的短暂与尊贵,那一种动人的美让我们感受到生命的博大与永恒。中国人的葬礼上满是纸花,表示对逝者的赞美与追悼。疫情无情地夺去了许多人的生命,清明节后,这铺地飘落的樱花也可以视作对逝者的悲悼与祭奠。对着这一地锦绣的落花,让我们双手合十默默地表达我们对逝者的无限哀思,让我们从这零落的樱花上领悟关于社会人生、关于生命的全新的意义。

来源:读写新讲堂,本文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49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