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阿哥环骑青海湖(1)

西海,荣华宾馆。

四点多,健全打电话给我:阿哥,你那里还有吃的吗?校长(校长)不舒服。

听到健全的电话,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永忠高反了。

健全过来取了一些糖过去,我再也没睡意了,床单上的骚味,依然在我的鼻子周围徘徊。

八点过,我打电话给永忠,收拾好行李到他们的房间去。

永忠房间的窗可以看到外面,拉开窗帘,外面下雨了,雨对我来说,是最喜欢的。

房间的水壶是半球牌,粤西湛江的半球电器卖到西海了。

出到房间走廊,一个戴口罩的美女在收拾房间被单,永忠说,阿姨,退房。我靠近细看,二十多岁的女子,就笑话永忠,人家是女孩子啊,你叫阿姨?

客栈一楼是餐厅,叫了三个牛肉粉丝,三个馍。地道的青海味道。

餐厅遇到一个重庆来的帅哥叫徐胜,他不是我们的俱乐部,永忠邀请他跟我们一起骑,他同意了。

徐胜问我:你们是专业的吗?我说,野鸡的。

外面的雨大了,永忠穿起了带来的雨衣,健全的装备带足了,他绿色的雨衣还带着反光。

永忠打电话给海湖俱乐部,他们派了面包车来接我们过去取车。

九点多,我和永忠,健全,徐胜,还有深圳来的陈标,海湖俱乐部老板开面包车送到牌坊,拍了一张合照,再送了大约两三公里,在一个观景台把我们放下来,并叮嘱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沿着环湖东路骑,心里异常兴奋,骑着车换大档踩着,把永忠他们抛后面,过了一会,不行了,喘不过气来了,只好慢慢踩,永忠他们超过我。

路上货车、小车川流不息,并且开得像飞机。

到一个三叉路口,往北骑了几十米,大家停下来,整个世界都是灰蒙蒙的,可以看到前面不远的青海湖,淡黄的沙滩,墨绿的水。

黑色的沥青路,像一条上下左右扭动的带子,伸向茫茫的草原。

面前是长长的斜坡,到坡底过了一道桥,路面突然往上一翘,是上坡路,60度的大斜坡在面前。

踩了十几米,实在踩不动了,只好下车推着上坡。

下雨了,雨不大,但敲到脸上有些疼,裸露的十根手指,也是如针扎般的疼。

到小柏湖休息站,和光哥等五人会师,请了一个女骑者拍照,拍得不是很好。

冒着雨出发,大家商定到四公里左右的饭店吃中午饭。上了海神亭段一个小斜坡,公路两旁都是饭店,在一家川瑜饭店吃饭,外面的雨大了,店家给我们拿来姜汤,喝一杯下去,身上暖和多了。

去旁边的超市买了塑料手套,古城骑队有几个人没空,光哥跟我们一起走。外面的雨越来越大了,温度越来越低了,戴上塑料手套,仍然感觉手冷。光哥和永忠他们加穿了厚衣服和秋裤,我还是一件薄风衣,一条薄运动裤,还有俱乐部给的一套雨衣。我知道我没得加,因为我没带厚衣服过来。

从饭店骑了几公里,白茫茫的雨,整个世界都是雨。骑出不远,是笔直的下坡路,骑了几公里,在一个斜坡底下的观景台,大家商量在江西沟过夜。这时,雨小了。

光哥分给每人一片西洋参糖,是他女儿在澳门买的。

骑上金滩乡路段的坡顶,远处的草原和没开花的油菜,葱翠欲滴。

远处的山,植被葱郁,几个山坡连绵起伏,山顶上,片片晶莹洁白的云雾缭绕,非常壮观。

正在拍照的光哥说,那是雪,快拍。霎时山顶耀眼的雪花,像落花弥散。

从环湖东路金滩乡坡顶,对面葱茏蓊郁的山顶,白雪皑皑,犹如银花飘絮,浩浩荡荡,纷纷扬扬,宛若一幅足以洗涤和𢸍憾人心的画面,想用最优美的词语和句子去描绘这幅画,突然间,脑里却是一片空白,以往读过的诗句和词汇,竟然无影无踪。

座落绿茵如毯的油菜叶丛中的民房,屋顶黛青色的炊烟袅袅,圆润荟萃的山坡,几顶白色的帐篷点缀其中,我几乎忘记踩单车了,痴痴迷迷地盯着这一幅应该是仙界才有的美景。

金滩乡那段路,看似是下坡路,但踩起车来十分吃力,从三叉路口上了京拉线青海湖鱼场段湖畔,油菜花如镶着一垅垅的金块,往湖北面的山顶望去,绵绵起伏的山顶,白雪弥漫,此时心底里的婉约之词,一扫而光……

骑了几公里,湖畔的油菜花就好像一块块锦被。

在2099油菜花基地,永忠、光哥、我拍了一个视频,从油菜花的中间泥路骑车出来,纯朴的老板说,你们就只能在这里拍,不能再进去了。

帮我们拍视频的是福建来的美女,据说她是福建某地文联工作的。

光哥说,我们要加紧时间踩,去到目的地还有三十多公里。

雨过后,青海湖畔阳光灿烂,油菜花和草地山岭的颜色特别的艳,骑着车在公路的绿道上,天蓝云白,艳阳高照,凉风习习,如同在一幅展开的画面经过。

看着艳丽的油菜花,我不由地哼起“牛羊像珍珠洒落在天上,油菜花在雪山下开放……”

永忠和光哥骑在前面,我在后面跟着,不时停下来拍照。

永忠和光哥忽然不见了,前面有一个休息站,休息站西面是一大爿开得正绚灿,有许多游客在油菜花地里拍照,或是悠闲地漫步金澄澄的油菜花中。

光哥站在木栏杆旁向我招手,我骑车过去,这时阳光更加明媚,我们请了一个拿照相机的帅哥帮我拍照。

永忠从栏杆走下到油菜地旁拍照,一个男人说,不要进去,进去要给十块钱的。

三个人,拍拍停停,路边的出租的牦牛和马匹堵住了绿道,只好骑上旁边的109线公路。

顾着旁边的景色,单车的前胎在路面边沿刮了,轮胎漏气了。永忠和光哥离得很远,只好慢慢地骑,或是下车推着车走。

七点多了,西边悬挂的太阳依然猛烈,东面的山恬静安然,路上的车流多了起来。

在距离青海湖景区自驾骑车基地不远,看到对面公路边有几棵葱茏的树,后面是民族特色的房子,想起了多年前自驾游时,在新都桥看到的那棵树。

推着车走了一段路,前面是二郎剑景区,门口的大石头标志一个年青人给两个美女拍照,等他们拍好了,我也拍了两张。

骑着前轮胎没气的车往前走,往后面看了看,有一个人骑着车赶上来,笑着跟我点了点头,看着白皙的脸,以为是女生,鼓起气在后面追,下了一道长坡,在坡顶的路边,看到夕阳下她的背影,我再回头看后面,没有骑车的人了。

这时,精疲力竭了,两条腿好像灌了铅,只好下车推着走,到坡顶时,前面那个人问我,兄弟,怎么样?我此时才看清楚,原来是男的。

我说前胎漏气了。他说,他是爆胎了,第三次了。我问他有没有打气筒,找了一会,他说打气筒在朋友那里。

我问他,你的轮胎换了没有?他说备胎用完了。我说给我的给你。他笑了笑,我打电话叫了救援。

往前推着走一会,又骑上去踩,前轮胎越来越瘪了,到2112公里牌踩不了,只好又停下来。

看了导航,距目的地还有十五公里,打电话给永忠,他说他在前面。我告诉他,前轮胎没气了。跟着打电话给健全。

站在路边,拦了十几辆过往的车,打算搭车去江西沟的目的地,天色暗了一点,没人停车,只好又打电话给永忠,永忠说打电话给健全叫他问客栈的老板。

发微信给健全,没信号,发不出去。打电话给健全,他让我发定位,发了几次都发不了。

健全打电话来说,有车了,半小时左右过来。

健全带着请来的小货车,把我接回去,本来信心满满的,就差十五公里,留下了遗憾,大多是不服。差不多到目的地时,看到永忠和光哥在路上。

到了酒店,天黑下来了。客栈的饭店没有吃的,只好到隔离的饭店吃饭,这时室外下着零星小雨,阴凉的风钻进来,让人情不自禁地颤抖着。

回到酒店,大家上楼时,永忠说,登楼梯时不要太剧烈,慢慢地爬。

客栈的热水是太阳能的,晚上没热水,大家都没有洗澡,永忠、健全、光哥仨人一个房间,陈标跟徐胜一个房间,我自己一个房间。

骑了七十六公里,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温度低了下来,回到房间,开了电热毯,跟朋友说,六月里竟然要用电热毯。

整间屋子寒气透心,脱了鞋,脚冻得麻木了,没脱衣服就睡了。

半夜起来,用热水壶煲水,洗了一下。

感冒了。

2019-7-15整理

路上景色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02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