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阿哥环骑青海湖(2)江西沟~黑马河

健全昨天在金滩的路上,高反了,他撑到二郎剑时,实在顶不了,只好搭车。健全说,在车上休息一下,看到路上的风景,又下来骑车。

收拾好行李,下到客栈一楼,光哥说我的轮胎是漏气的。他拿出工具,帮我拆了前轮胎,我拿着一个塑料半面盆去厨房打水,厨房非常臭,龙头的水流很小,等了十分钟左右,才盛了少半盆的水。

我把备胎拿给光哥,他打开来一看笑着说:哇,你这备胎补了十几处了,还是用回原来的。

光哥把漏气的胎打足了气,放水里查找漏气的地方。

在胎嘴附近的位置,有气泡冒出来,光哥用短锯片锉了几下,拿出快速补片贴上,健全过来拿打气筒打气。

外面阳光灿烂,云白天晴。

修好车,在客栈门口拍照,老板娘忙了,叫了她几岁的女儿帮我们拍照。

去客栈对面的兰州拉面吃早餐,六个人围一桌,一人一大碗牛肉面汤,一个花卷。

江西沟镇,再见了。

今天就踩一个上午,江西沟至黑马河,47公里的路程。

记得在西海俱乐部出发时,老板对我们说,青海湖的天气,一天是四季的天气,随时下雨降温,随时阳光灿烂。

从江西沟出来,有几个少年骑车走在前面。

踩了八公里左右,永忠发现一片油菜地,换一个角度看油菜地,显得更加纵深。有一个美女也骑车进来,问我们是不是捷美俱乐部的,我们说是海湖的。

骑了一段,湖畔的草地有一座白塔和五彩经幡。问老板娘可不可进去?老板娘说,进去拍照不收钱,骑马拍照十元。

经幡旁的一个土台,几个穿着藏服的男人,站在土台顶,围着一堆火转,不时拿起瓶子倒一些白色液体到火堆里。问下面一个年轻藏民,在干什么?他朝我摆摆手。

永忠叫大家拍了合照,大家出到门口,骑车散开。

路过祭海台,要收费的,我在门口拍了照片。

永忠他们跟我拉开了两公里多的距离,陈标和徐胜是落我后面的,但不一会他们追上我并超过我,我就成了掉队的“雁”。

路上还是机动车流大,过往的小车争先恐后,超车从不理会路况,长按着“滴!滴!滴”的喇叭就像一阵风从身边呼啸而过。

在一个下坡远远地看到蹲着路旁,他们的身边停着单车,地上摆着一辆单车。靠近了,原来是一个骑者的车爆胎了,徐胜和陈标帮他补胎。我跟他们打了招呼,继续往前骑。

几个超过我的骑者,竖起大拇指说:加油加油。

股沟有些疼了,只好用半边屁股坐櫈子,一高一低地踩着车,我估计这种骑法,如果在后面看,就好像瘸子骑车,幸好大多路况都是平坦的,下坡路也多,踩得也比较轻松。

撑着骑上一段路,远远地看到一个普蓝色的身影,在前面的路旁停着,我估计那是永忠在等我这个菜鸟。

距离几十米时,看清了果然是永忠。

109路旁草原的白色蒙古包,门口放着精致的椅子和茶几,永忠一边等我,一边拍照。

渐渐的,我又落后了,帮别人补胎的陈标和徐胜又超过了我,看着穿黑色衣服的陈标和穿白色衣服的徐胜在我的前面变成一黑一白两个点,直到看不到。

到文巴路段的一个小斜坡,追上永忠他们,前面的天空乌云密布,路上灰蒙蒙,一阵冷风夹着雨毛拂在脸上,大家拿出雨衣穿上。

永忠说,距黑马河还有二十公里左右,大家加油。刚骑上车,就飘过来一阵小雨,大家冒着往前骑。

我到左边的小卖部买了矿泉水和可乐,出来的时候,雨下大了,冰凉的雨水淋在脸上,脸部一阵阵的麻木,雨衣的雨水往路面上淌,迎面的风也大了,踩了十几米就气喘吁吁。裸露的手指感觉刺痛,停下来戴上塑料手套,手暖了,有劲了,趁势歇一会。

后面几个骑者顶着风雨超过我,再回身看看路上,只有飞驰的小车,没有骑者了,前面超过我的,在雨幕中变成了黑点。再不好意思歇了,骑上车努力踩着。冷冷的雨扑打脸上,风吹身上,骑车非常艰难,踩一段都吃力。

在一个上坡路,雨越来越大了,我感觉自己浑身散了架,想停下来休息,心里好像有一个人在嘲笑自己:狗日的阿哥,熊包了?平时不是很厉害吗?才骑了几公里,这么快就熊蛋了?

换了左边屁股在櫈子上,又一瘸一拐地蹬着向坡上踩去。身旁的车也多了,车辆奔驰而过,溅起的雨水纷飞。

又有几拨穿着雨衣的骑者超过我,忽然后面有人用电城话大声喊我的名字:阿哥,阿哥。还没回头,一辆的士在我的前面停下来,从车窗探出头,朝我招手,并喊着:阿哥,阿哥。我告诉他们,光哥和永忠在前面。他们的车往前开,消失在茫茫的雨里。

湖畔边的雨幕从天空到湖面上,几声响雷把我吓一跳。

鞋套没有,鞋子全湿了,路上一直给自己打气。

身后的骑者一个个地超过自己,并伸手说加油。骑到一座白色的桥,一股横风侧面扫过来,车子歪了一下,用手使劲握紧扶正车把,咬着牙踩着车,雨水小了。

在一个下坡路上,不远的雨雾中隐约看到有许多房屋,看一下导航,还有五公里。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身上热哄哄的,脸上满是汗水。

永忠打电话问我到哪里了,我说大约一公里,可以看到房屋了和加油站了。永忠说,还要五六公里左右。

健全给我发了客栈的位置,下午一点半左右,我终于捱到目的地。

放好行李,趴在床上,动也不想动了,直到健全在饭店点了菜,我才起来和大家到饭店吃饭。

黑马河,我来打卡了。

吃了饭,大家商量雇车去茶卡盐湖看看。

2019-07-16整理

路上拾景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0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