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鸟阿哥环骑青海湖(3)黑马河~刚察

青海湖环湖骑行第三日。

五点十分起床,去青海湖畔看了日出。

话外音:(零距离接触青海湖水,按捺着一颗等待黎明的心。

黑马河湖畔,我把脚印和乡音留给你,把你的晨曦带走。)

来黑马河,等的就是看日出。

清晨的黑马河,已经是车灯交织,去青海湖畔看日的人和车,排成一条龙。

有人在湖畔露营,有人昨晚就开车过来了,为的是等一场日出。

等日出的人,站在湖边,眼睛都瞪着太阳要升起的地方,没有理会脚下的湖水。

东南的半空,先是一些乌黑的云,慢慢地给朝阳染成金灿灿的彩云。

一道金光闪闪的轮廊出现在东南的云层,慢慢的,霞光万丈,有人欢呼起来。

回客栈收拾行李,到外面的早餐店吃早餐。

徐胜说他不想继续骑下去了,他刚才在早餐店附近看到一装着单车的救援车,打算去问问可不以坐车回去。

徐胜出去一会回来说,是别人雇的车,他说还是跟我们一起骑。

吃过早餐该出发了,老板说,祝你们一路顺风!加油。

120公里的路程,听光哥说,今天的行程有一段是逆风、几乎断氧路段。

黑马河,再见了。

话外音:(我们,要完成我们的行程了。

我们的远方,阳光灿烂或风雨交加。

我们只有远方,所有的激情,让湖上的四时风景湮没。

爱,有时候变成一种美丽的草。

我们的远方,没有诗,只有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或是细风微雨。

有时候,等待是一种静美,等的是一种破茧而出的心情。)

从镇里出来,就一个一公里长的斜坡。

看到大地的辽阔,看到路途的漫长。

我们,披着朝霞出发。

黑马河~刚察,120公里的路程,其实,并不遥远……

湖的泛蓝,天空的湛蓝,草的翠绿,花的绚烂,蒙古包的恬闲,经幡的七彩……

不是为了到达而骑行,而是为了一路的风景。

28公里处,休息一会。温度19度。往前骑了一公里左右,看到徐胜在前面休息,健全和陈标也在。我停下来,健全给了我甜枣,吃了几个,喝了几口水,大家一起出发。

骑上一段,健全在前面,陈标第二,徐胜第三,是下坡的路,转了一个弯,是上坡路,长长的斜坡在一个小山包消失,坡顶挂着五色彩条。看着健全和陈标他们慢慢地上了坡,变成黑点,最后在五色彩条处消失。

我骑到斜坡几百米时,一个藏民赶着牦牛过公路,我跟他打了一个招呼,拼尽力气往坡上踩,再骑上一段,浑身无力,满头大汗,只好下车推着走,心里在骂昨晚的司机,光哥问他到刚察坡路多不多,司机说不多,就一个小坡,其它都是平路。狗日的,两三公里的斜坡,还说没有坡。我也是傻,他是开车的,就算再长的坡也是小坡了。

推了半晌,差不多到坡顶了,五色彩条哗啦啦地响,奔驰的汽车到这里都温顺下来,这里有一个弯道,到坡顶34公里处的路牌,不好意思推车了,只好骑上车,踩上一段,一转弯是下坡路了,我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上来的,就到了下坡路。

看到石乃亥的牌,不远是石乃亥加油站,左手旧伤发作,骑行靠右手。准备下车休息一会,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就往前骑。过了石乃亥镇两公里,两辆装着木结构小屋的货车,从我后来过来,带过来的风,差点把我刮倒。

不远是三叉路口,一边是铁卜加50公里,一边往直走是布哈河13公里。我拍了照发群里,很久都没有人回,估计都在骑车。从后面赶过来的几个河南骑者,他说一直骑,往布哈河骑。

跟在他们后面,骑了一段,鸟岛服务区段的路,看着他们青色的骑服在黑色的公路变成几个点,我又落后了,风大,逆风骑行,有些吃力。这样的路段,持续几公里。

在一个弯道,看到陈标,他帮我拍了几张照片,远处可以看到一些建筑物了,后面是一座山,山上有很多经幡。

又有几个骑者超过我,在我面成了点。咬着牙骑上一段,路边有几个小湖泊,健全和陈标、徐胜他们在照相,我赶过去,休息一会,健全问我,阿哥,行不行啊?我说,无问题。

前面是向公村,在村口看到有人在寺里转动经筒,停下来拍了几张照片,继续往前骑,健全发了定位,前面吃饭。

鸟岛街,53公里。

我这个菜鸟慢慢踩,一路看风景,一路蜗牛般的骑行。

每次都要伙计们等我这个菜鸟一二个小时。

到鸟岛,和健全、徐胜、陈标吃午餐,永忠在和阿光打前头,在六十多公里处,午饭他们两个一起。

吃完饭,咳嗽得厉害,头有些胀痛,徐胜给我倒了开水,喝了一些,喉咙舒服了点。看了看行者记录,距目的地还有64公里,心里暗喊:阿哥,加油。

从53到73公里,一点三十分出发,十五点到73公里路牌。一个半小时骑行20公里。

那只废手又疼了,二十公里,靠一只手完成。不想骑了,坐在青海湖畔吹湖风,翡翠般的湖,湛蓝的天,一堆堆的白云,围绕着湖的边沿,好像怕这块翡翠给损坏了。

永忠打电话说,还有四十多公里。加油,到路边一家叫青年商店买点朱古力,买点糖。

我没有去买,就只剩下开水了。我相信我自己行,但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做到。

上了一道桥,桥下有火车路,向右转,去刚察的路又旧又烂,车辆多,特别像航空母舰般的大货车,呼啸而过。骑了两三公里的平路,迎来的又是几公里的斜坡。

上了坡顶,前面修路,工程车扬起的灰尘滾滾,忽然看到前面有村屋,一片油菜花在翠绿的草原中特别显眼。

我把头盔取下来,戴着永忠送我的花头套,斑斓的头套,黑黝黝的皮肤,我自拍了一张照片,发现自己成了加比勒海盗。

泉吉乡的油菜花地,路边有一家人,停了车下来,铺开地步,摆上食物和牛奶,悠闲自在地享受着阳光。

到了泉吉乡街上,我到路边的小卖部买了红牛,蛋糕,矿泉水,还有朱古力,买了一大袋,骑到街外不远,停下来,给泉吉乡周围的流金般的油菜花吸引住,拍了几张照片,打开蛋糕吃了两个,喝了一瓶红牛,吃了几块朱古力,歇一会,想到:天那么蓝,云那么白,路那么直,又喝了红牛,没理由不前行。

骑了几公里,前面灰尘蒙蒙,许多红色的工程车在飞驰。

五点半的太阳,晒在身上,有点暖和。以为自己最后一个了,后面有三个骑者追上来。

101公里处,距今晚的目标还有18公里。实在踩不动了,就坐在路边的草上休息。看到草地里的一间房子。

话外音:其实,它和我一样孤独。它有电线杆作伴,我有单车为伴。它拥有一望无际的草原,我拥有绵绵无尽的路途。它是我旅途中的一处风景,我是它这一生里匆匆的过客。拍不了火车头,拍了车尾厢也是一种风景,更是一种心情。第一拿得多了,也不好意思。当不了冠军,偶尔当一下殿军也不错。人生,各有各的精彩。

话外音:黑水河到刚察的路程是一百二十公里,从加油站路口出发,一边是草原连接着青海湖,一边是草原蔓延到温润翠绿的山坡,黑色的沥青公路蜿蜒绵亘,在绿翠欲滴的湖畔草原恣意延伸。

终于在夕阳的尽头到了刚察,整个骑程休息四次,在石乃亥加油站,左手旧伤发作,从石乃亥开始,大部分时间靠右骑车,从早晨八点到晚上八点多,120公里顺利骑完。晚上,感冒加重,咳嗽不止,手疼得动也动不了,躺在床上,脑子一片空白。永忠过来我的房间坐了一会,完全记不住他说什么。

刚察,古为羌地。藏族人口居多。

由于我的手疼原因,我们取消了最后九十公里的骑程。

上午,和永忠、健全骑车去青藏生态主题馆、鱼鸟天堂、油菜花园转了一圈。

刚察街头干净整洁,在街道上骑行十分舒心,建筑物大多藏族风格。

青海湖,虽然留下了遗憾,但也收获不少。

我会回来的,把剩下的十五公里和最后的九十公里骑完。

人生本来就不是十全十美,有时候,有点遗憾,让自己多了一份牵挂。

下一站,西海……

没有骑完最后那段,海湖老板也给我们颁发了奖牌。

光哥把“古城骑者”的旗留一幅在海湖车行作留念,菜鸟阿哥也签了名。

饭后,去了王洛宾纪念馆,健全问永忠王洛宾是怎么样的人,永忠将王洛宾的一些故事告诉了他。

永忠指着巨牌上《在那遥远的地方》告诉健全,王洛宾这支歌非常出名,是写给他的情人卓玛的。

进了大门,有个女士从里面办公室走出来拦住我们说,进去要买票的。她又说,这是音乐馆,不是纪念馆,纪念馆在过去一点。

去看了青海原子城纪念馆,拍照时,给保安阻止。他叫我删掉所拍的照片。他说这里严禁拍照。

下午坐李哥的车,他是西海人,专门做青海湖环岛骑救援和送客人去西宁的运输,今天把我们从刚察接回来,知道我们下午要出西宁,就接了我们生意。

西海,再见了。

青海湖,再见!

2019-7-17整理

路上风景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0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