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散记

1、守充电宝的旅途


我手机数据线断了,在西海买了一条又充不了电。从西海回西宁,那天我的手机几乎是罢工状态,健全就笑话我了,整天顾着手机。

回到西宁住酒店自己把房间的总电源开关拉下,没充到电,去张掖七彩丹霞时,大家拍照拍到手机没多少电了,以为坐火车可以充电,所以大家不在意,此时我的手机基本又是罢工状态,幸亏永忠给充电宝给我充了百分之二十的电,才勉强可以用,拍了几张夜景,手机又报警了,亮红线了。

打算去张掖火车站候车室再找插座充电,去到车站,找了大半天也没找到插座,此时,我已经是弹尽粮绝了。永忠说,上火车时充。

上到火车,是卧铺,有二十多年没坐火车卧铺,是中铺,放好行李,到走道找到插座,列车员说,你充电要在这里守着,不能离开。

回卧铺去充电线回来时,永忠已经插了充电宝在我的位置,他拿着手机在他卧铺前的插座充电,我的后面的插座有人使用。当时我想,狗日的,为什么不装多两个插座。只好拿着插头和数据线往别的车厢去,找了几节车厢,才找到一个插座,可以插头怎么样都插不上,插上也充不了电。弄了十几分钟,还是充不了,心里非常恼火,只得往回跑,拔健全的充电宝下来,插自己的手上去,弄了一会还是不行,只好插健全的上去充电。

自己坐通道打盹,永忠说他撑不住了,他叫我帮他看充电宝,反正都充不了,看就看吧。

守到四点多,他们的充电宝还是充不饱,服务员说,电压不稳定,很难充的。

五点多,我不守了,我也不行了。拔充电宝,上床铺睡觉。


2、四条游戈鸣沙山的水鱼

五点多的敦煌车站,四个汉子,一脸疲惫,在敦煌车站留影。

白桦林见证了我们来过敦煌。

敦煌的导游黄,派人来接我们,去一家宾馆等他。

七点半左右,导游接我们,再接了几个人,九点多,去了鸣沙山风景区。

去年8月,读过叔的《摇醒一瓶鸣沙山的沙子》,心里就向往鸣沙山。

鸣沙山,我和永忠来了。


几天来,西北的阳光和风,将我们这些南方海边来的汉子,锻锉磨砺成半个西北汉。

我们四个人骑山地摩托车到主峰,谁知道我们当水鱼了,给所谓的黄导误导了,他说骑山地摩托车可以到顶峰,车到了半山腰带路的司机停下来了,如果还要上去,要加钱。

此时我想到一句话,四条游戈鸣沙山的水鱼。


最后,我们爬到山顶,四个人坐汽车轮胎做成的滑山工具,从山顶滑下到山底,就如坐过山车。

月牙泉,仿佛鸣沙山的一颗眼泪,委屈、欢愉的泪,积攒一起。

爬上月牙泉的楼阁,任由西北的唐诗宋风拂抚。

从亭台楼阁上看鸣沙山,鸣沙山的山脊,扭成优美的弧线,更像蓝天下拂舞的长袖。


从楼阁下来,永忠提议去爬旁边的山,在山顶可以俯视月牙泉。永忠说,赤脚踩着沙,才是真正的感受。大家提着鞋子爬山。

看上去不是很高的山,全是沙。沙子软绵绵的,爬几步非常吃力,有木棍组成的软梯,垫在沙上,爬了十几分钟才爬到顶。

健全从山顶跑几步,整个人倒在山上往沙山下滚,健全滚过的地方,留下了痕迹,一直滚到底。


永忠和陈标跑山,从山顶往山下跑,放飞心情,没有什么顾虑,一路到底。

他们三个人在山底笑,我猜测,他们肯定很舒心,无论是滚山或是跑山。

我拿起鞋,想跑起来,看着陡峭的斜坡,胆怯了,试着大步往山坡小跑,不到几分钟,非常轻松地到了山底。

转身回头一看,山顶成一长线,贴在蓝色的天上。滚过,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鸣沙山的喜爱。


昨晚吃饭时,永忠说,西北粗犷,人豪爽,菜也大份。我看了看手里装米饭的碗,宛如南方的海碗。

西北的白桦树,一张眼就可以看到,挺拔的枝干,繁茂的树叶,犹如西北的女子,粗豪中带着几分娇娆。

所有的旅程,印记留在脸上,所有的情怀,都想变成文字。


3、打卡嘉峪关


去嘉峪关路上,中巴在玉门服务区加油,大家下车小休,开始看到玉门市三个字,以为是玉门关,永忠说,玉门关跟玉门市是两个地方。

服务区有一幅巨大的“酒泉旅游示意图”,我和永忠拿手机拍了下来。从卫生间出来时,看到超市房顶有“玉门服务区”等几个红色大字,我心里想,拍一张打卡吧,可能以后都没机会经过这里了。我叫住刚刚出来的永忠:忠哥,等等,拍一张打卡照。永忠笑了笑,又打卡啊。


十二点半左右,到了嘉峪关市,在路边一家叫清泉羊饭庄吃饭,四条汉子点了四个菜,三合饼,风味羊扒,大漠风味鸡,麦菜。

永忠喜欢吃羊肉和牛肉,健全怕羊肉和牛肉有骚味,陈标和我则是对吃没什么讲究,以前我也不怎么吃羊肉的,这次给永忠感染了。

中午的风味羊排是盐焗的,味道非常不错,没有骚味,健全吃了几块。

看到隔壁吃白切羊肉,永忠又动心了,再次点了一份白切羊肉。


饭后,导游小邢带我们上了一辆商务车,她说我们是贵宾,今天就专门为我们四人服务。

路上她简单介绍一下嘉峪关,在此前,我和永忠都以为嘉峪关是酒泉的一个县级市,经小邢的说解,才知道嘉峪关是一个直接属甘肃管辖的,小邢说,嘉峪关的车字母是“B”,是在甘肃第二个市,嘉峪关是靠钢铁和旅游为主的,是移民城市,本地人只有两万。


到嘉峪关景区门口,下雨了,小邢说,不怕,嘉峪关的雨怎么下也不大,你们真是贵人,一来就下雨。

她去买票,我和永忠他们在入口等她,我看到稀疏飘飞的雨点,我心里暗笑,我这雨神。

嘉峪关虽然处于戈壁,无论是路旁或是景区,却是绿树成荫,葱郁茂密。


景区入口两旁的柳树繁茂,叶子不是直垂下来的,是在末端曲起来的。

小邢说,这是旱柳,它的特点就是耐得干旱。

永忠问小邢,山海关称天下第一关嘉峪关也称天下第一雄关,到底哪个第一。小邢说,山海关是第一关,嘉峪关是第一雄关。嘉峪关有雄字。永忠笑了笑,对我说,马也是马,白马也是马。


进了第二个检票口,就可以看到绵绵不断的土黄色矮城墙,过了一个小城楼,是一块空地,有一座高大的城楼,门顶有光绪题字的匾额。

穿过城门左边是古戏台,右边是关帝庙。小邢说,为什么这里有关帝庙呢?关公是武帝,当兵的人敬拜的,守城的士兵有部分人是关公的老乡,所以就有了这座关帝庙。


我崇敬关爷,进庙参拜。庙的前堂左边是赤兔马,右边是青龙偃月刀,两旁的墙壁绘画着关公的一些英雄故事。

神堂的关公像威武阳刚,旁边的周仓凶神恶煞,关平则是勇武霸气。拜了三拜,祈求旅途平安。

小邢说,有钱人坐在城楼看戏,士兵趴在城墙看戏,普通老百姓就站戏台下看戏。

到了会极门,小邢介绍,这里是官道出来的人跟普通老百姓的聚集点,汇聚一起出关。官照其实就是关照,出门的人,相互关照。

上嘉峪关城楼的地方,一边是粗糙斜面,一边是台阶,斜平面是骑马的人走的,台阶是步行的人走的。


登上城楼,城墙相连,小塔楼在两边角护卫,后面的城楼相对呼应,城楼摆放着几门锈迹斑斑的铁大炮,炮口对外面。

城楼下面,周围都是苍苍茫茫的戈滩,两旁是清晰可见的雪山祁连山脉和黑山。

站在城墙垛往外看,戈滩上仿佛万马奔腾,杀气腾腾。


黑山是黑色的,永忠问小邢,是不是铁矿多呢?小邢点了点。我问永忠,当年的黑山阻击战是这里吧。不一会永忠告诉我,黑山阻击战在辽宁。

从关口里面,小邢介绍说,从这里一走出,外面就是关外了。你们的旅途也结束了。

城楼拱门的青石条,凸凹不平,城墙的青石条和城墙,痕迹斑斑,不知道经过多少次战火的洗涤。

此时,想起了曾经读过林则徐的《出嘉峪关感赋四首》其二

东西尉侯往来通

博望星楼笑凿空。

塞下传笳歌敕勒,

楼头倚剑接峰峒。

长城饮马寒宵月,

占成盘雕大漠风

除是卢龙山海险

东南谁比此关雄?


出到嘉峪关外,小邢说,还有一个价格八十元和六十元的景点,值得去看看,但你们的时间只能去一个景点,你们商量一下,如果想去就带你们去,不打算去就送你们去动车站。

大家商量一下,这小姑娘为人不错,让她自己帮我们选一个吧。

小邢帮我们选了去看长城第一墩。


2019年7月19日整理


旅途拾影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0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