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尽头的夏季

你说,这个夏天太漫长了。其实,我想对你说,每个夏季都是这样的漫长。

夏天虽然漫长,但阳光是灿烂的,鲜花随处可见,葱郁满眼都是,没有什么不好,夏天可是生命力最强最鼎盛的时期。

去你家的路,虽然难走,但我喜欢去。我喜欢看你庭院门口的三角梅花,红彤彤的,庭院矮墙的网式棚子,蔓延着荟萃葱郁的藤蔓植物,庭院里的花,也开得正旺,这一切都是美好的,昌盛的景象。

夏天天气炎热,每个人都会感觉它漫长,但你是知道的,大家都知道的,每个季节都不是完美的,包括人,包括世间万物,所有的事。

从你家出来,我看到大草原的草,葱茏青翠,绿意盎然。看到天空,蓝得让我不舍得离开,想在你家旁边,盖一栋房子,陪你一起守着蓝天,守着草原,守着夏天。

中午,我去了永忠家,几个去青海湖骑行的人,碰碰面,合计一下。

你知道吗?青海湖环湖骑,路程三百八十多公里,我们计划四天骑完,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坚持,但我相信,我自己有耐心去骑。

计划里有甘南,九色甘南!我心里万分兴奋,想起七年前,我开车去阿坝州的红原草原刷经寺路段,听到了《九色甘南,寻梦的地方》,那优美动听的旋律让我动心,去了红原后,马不停蹄地去了甘南。又要故地重游了,你说,我能不心情澎湃么?

每次去永忠清源湾的南山庐,我都会去朝南大阳台站一会,那里可以看到小城,看到海,看到海里的山,看到更远的地方。

其实,在大阳台,我一直在寻找大草原的位置。

六月尽了,季节循环,夏天过完了,夏季的风景依然在,我们在夏季和秋季的边缘,用心里的笔,谱写自己的精彩。

晚饭后,还下雨。几个朋友,去了凤尾坡,大家都知道,我是奔雨去的。

路上,见到家桥,该怎么说呢?我想好了十几句开场白,没一句感到满意。

思索间,到了农庄的入口,映入眼帘的是淡雅的云雾,黛蓝色的山。

刹时,心里瞬息间腾出了一片空荡,空得让人窒息和发疯。

停下车,几点雨,零零碎碎,地上有些稀泞了。

忽然看到槡椹叶尖的云雾,挂在山尖上,拍了两张照片,走进棚寮时,遇到拿着茶叶罐子的家桥,我大喊一声:家桥……。叫了一声家桥,路上想好的十几句开场白竟然忘记了,还没说出第二句话时,家桥说,嘿嘿,就是下雨了,你才会来。

我顾着山上的云,没有理他,往鱼塘走。

鱼塘的竹桥看过去,石壁岭的两个山峰,两爿轻雾往山谷倾泻,淡淡的山,淡淡的云,墨色的村庄,鱼塘水面,几点水花,几圈微波,夜色也是淡淡的。

回到棚寮,家桥在泡茶,讨了一杯热茶,喝一口,夜色浓了,棚寮的灯光,在家桥的脑门闪着光晕。

家桥说,你让我上台,我一个耕田的人,往台上一站,台下闪亮的眼睛,聚集我身上,头都眩晕了,站都站不稳。

你昨天还是没有脱离武人的那种个性,说话太急,风风火火。那是文人的圈子,不要急,不要激动,说话要有停顿,不要好像程咬金一样,一上去啪啪啪就把三斧耍完走人。你现在身份不同了,要有文人的风度和涵养,不能把自己的武人个性随便,要有把控。这样的场合,你要尽量使自己轻松,虽然说个性不可以改变,但在某些场合,你要把你自己不良好的个性隐藏起来。一个人想完完全全把自己原来的不良习惯脱俗地去改变,可是又走回原来自己最不喜欢最不想走的路,你心里是不是感到十分委屈和难受?是不是?

你要融入文人的圈子,就要改变你武人的个性。人家文人登台,各个方面都非常讲究,演讲内容要精简。观众不是在乎你的演讲时间的长短,而是话题和内容能不能让他感兴趣。即使他们感兴趣,但你不能说得时间太长,太长了,他们又失去耐性,点到为止,恰到好处就结束,让他们慢慢回味,慢慢去思索,要让他们有意犹未尽。

家桥给我斟一杯茶,笑着说,我不是批评你,是点化开解你。

听了家桥的话,耳边响起昨晚在蓝海洋送张老师下楼时,遇到一个朋友所说的话:阿哥,你什么时候变成文化人了?张慧谋和永忠可是作家和文化人,你一个粗人,不要去捣乱了,搞浑别人的圈子……

当时我的表情,只是笑笑。

家桥听了一个电话,他说在农庄,陪一个朋友喝茶。

雨还在下,几点零星的雨,道别了家桥,夜色化作车灯前的雨……

过了这个夜,夏天过完了……

已亥年五月廿九日上午静心斋收编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0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