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慧谋,是一位有风骨的文人

张慧谋,是一位有风骨的文人

叔是文人,胸怀坦荡的文人。在我心里,叔是神,不可侵犯的神。

叔儒雅的外表,慈善、温和却带着一种威严,文质彬彬却隐藏着一股傲骨。

叔是文人,我是粗人,是蛮汉武夫。二十多年前,家人多次在我面前提过叔,知道叔在茂名工作,是记者。家人说起叔,语气总是非常的敬重。

那时,叔在文坛是名人,我是街头混混。对叔只是闻其名,未谋面。

前几年,在茂名文坛认识一些好友,在朋友圈发了自己的自传体小说《渔家小子》,朱琳妹转发了我的《渔家小子》片段,叔读了小说,就跟朱琳妹打听,作者是谁?那么熟悉南村,熟悉电城。朱琳跟叔说,作者是电城人,听说是你侄女婿。就这样,加了叔的微信,但还是没有谋面。在叔的朋友圈,读到了叔许多文字。叔叫我发一些作文给他的邮箱。过了一段日子,我的第一篇文章《故乡的味道》发在《茂名文苑》,叔说,这篇作文写得非常不错,所以就用了。再过一段时间,给叔发了很多作文,却没有音讯。工作太忙了,也就没有去留意。

家乡几个青年,组了一个乐队叫钟鼓楼,创作的作品都是写故乡,叔还在朋友圈转发他们的歌。

有一次,叔得知我回来,就给我发信息说,这三个青年,值得我们大家多关心爱护,你回去,就多去钟鼓楼乐吧坐坐吧,有机会帮他们一下。

跟叔第一次见面,是在当时的钟鼓楼乐吧,当朋友介绍我给叔时,叔非常亲热,紧紧握着我的手,并向余丽明老师介绍,这是我侄儿婿,阿哥,也是跟你经常提的志豪。对叔慕名了二十多年,终于跟叔见面了。

后来,滨海作协成立了,我也成为协会领导班子,有段时间,经常跟叔在电城碰面。叔为了滨海作协,呕心沥血,每件事情,都非常关心。

有一次,跟叔一起聊天,想起了发给叔邮箱的作文,问叔,叔,我发给您那几篇作文怎么样?能发吗?叔严肃认真地对我说,志豪,那几篇作文写得不理想,我建议你,有空多读书,多读别人文章,这样对你有帮助。

有段时间就连给叔发了很多稿,依然没有被采用,我知道,叔是不为亲唯任的,是对谁都一样,不好的文字,半篇都不发。

猴年初八上午,滨海朗诵协会跟滨海作协首次合作,在电城钟鼓楼朗诵叔的诗,和作协会员的作品,其中也有我的诗歌,那是年前写的,也是第一次写新诗。

年初七晚,叔和余丽明老师回到电城,叔打电话给我,说他在电城文化站四楼。去文化站四楼见到叔,他在给大家写书法,满屋子的人,都在等着叔的书法,叔没有绝拒索要书法的人,聚精会神,每一笔一横都一丝不苟,写得非常认真。叔知道我喜欢陈与义的《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这首词共七十多字,叔歇了一会,先在一张纸上把这首词默写出来,核对没有错漏后,叔就潇洒自如地挥毫为我写了第一幅书法。

我的性格自小至大,就骄横自大,蛮不讲理,但在叔面前,竟然温顺文雅,变得彬彬有礼。我一直很纳闷,心里想为什么会这样呢?叔名气大压住我?不对。我由小就不知天高地厚,放荡不羁,没几个可以让我感到服气。找了很久,最终发现,是叔的文字和叔的为人使我折服。读叔的文字,总会把我带入一个朴素厚实的世界。叔为人处世,不亢不卑,平和低调,对老学者恭敬有礼,对后辈呵护有加。叔的知识渊博,眼镜片后那双“虾子”眼,时刻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叔对电城的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故乡在叔的心底里,就是一道抹不去的风景和记忆,更是情怀。叔写故乡,总是以平实的笔调,勾勒出一个淡淡的,浓浓的故乡,叔简朴的文字里,却藴藏着对故乡浓烈深厚的情怀,无论是叔的父母亲,或是亲人,或小城的每一处风景,叔都是有着深沉的感情。

叔的诗作自具慧眼,自出机杼,自见性灵,在诗的边边角角,有独到发现和体悟,不断给人以意外的收获。暖送人文关怀,标示悠然脱俗的品味。

曾经有幸跟着叔去拜访小城的陆孔尧老先生,陆老先八十多岁了,虽然听力不是很好,但思路依然清晰,谈吐说话有条有理,叔对陆老先生恭恭敬敬,用笔跟陆老先生交流,誉写笔迹端正俊朗逸然。叔从陆老先生那里得到一些小城历史更深一层的了解。这就是叔的治学严谨态度和对老前辈恭恭有礼。

叔在日常生活中,谈吐风趣,在小城跟叔聚的时间多,叔谈到古城,说出来的都是我从来就没有听过的小城古事,叔对这些知识和典故,了如指掌,干枯无味的典故和历史,在叔口里说出来,却是趣味盎然,生动形象。叔有时会说些调皮话,朋友骚年跟叔说,张老师,阿哥说话有时蛮不讲理的,他好巧(意思非常刁横)。叔微笑着答骚年:志豪这是有智慧。

叔对小城的一草一木,都怀着深厚的情感,去有着上千年历史的宋朝古村庄垌时,叔指着村里一些古建筑和零散地上的古瓦古砖对我心情沉重地说,可惜了,可惜了,这些都是宝贝啊。

己亥大年初三晚,叔在小城文化站四楼,给我的书房题字:“雨初书屋”。并赠诗:新泥雨初歇,细柳读书天。闲田养春水,黛山出岫云。平日无要务,博览百家文。嚼字酿佳句,醉者何留名?

前段时间,自己在写作上到了瓶颈阶段,写着写着,感觉写不下去了,发现自己所写的东西越来越差,情绪非常低下,叔知道后,鼓励我:继续写,不要灰心,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写不下去,就多读书,让自己沉淀一下。

叔对名利看得很淡,他经常对我和永忠说:一个写文章的人,不要去追名逐利,静心去写好文章。名和利是一种负担。把文章写好,才是我们的目的。叔跟我说,他就是农民,不是诗人。

叔不但是我文学路上的北斗星,还是生活上的导师。

很多认识叔的人,提到叔,都会竖起大拇指:张慧谋,是一位有风骨的文人。

2019-7-30整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05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