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书随录》~屋小楼闲好读书

1

近日读管继平的《纸上性情》,收益颇多,此书内容是以民国的一批大师级文人的书法展开写材,如胡适、刘半侬、陈寅恪等人的书法。引摘这些文化巨匠的人生经历,每个大师的题目以诗句为题,此句诗既是题目,又是对所描述的大师性格和人生的总结。

“屋小堪容膝,楼闲好著书”,这是杨度晚年写的书法,质朴冲淡,圆润藴厚,

满纸洋溢着一股清雅的书斋味。

杨度,(1875年1月10日-1931年9月17日),原名承瓒,字皙子;后改名度,别号虎公、虎禅,又号虎禅师、虎头陀、释虎。

早期呼应孙中山的共和体制,中期拥袁称帝,后期又为孙中山的民主革命奔跑颇多,经周恩来介绍,1929年秋,秘密加入共产党。

2

跟朋友保全聊天,他说,跟不懂你的人聊天,你跟他们说写作和写书法,他们会说我们是疯的。

跟意趣相投的人在一起,跟舒心的人在一起。

保全说他有一个几十人的同学群,他写了一些关于读书时的文字,是想把这段记忆用文字记述下来,让大家回顾。虽然阅读量只有几十人,最少有人看懂。

跟保全聊天,经常给他折服。

前半生,用酒招待天下兄弟和朋友。

后半生,用粗糙的文字来招呼兄弟和朋友。

以前是酒人生,现在是书人生。

荣誉只是一种鼓励,依然平常心前行。

与有趣的人一起,做自己想做的事,做自己喜欢的事。

就如好友保全所说,写自己的东西。

3

叔几年来对我写作上有着巨大的帮助和支持,更多是鼓励。叔无微不至的关怀下和循循教诲,我这个粗人喜欢上了读书和写些随记。

叔说,不要写高的东西,不要华丽的词藻,文字要往低写。写高了,写飘了,写华丽的东西多了,自己也腻了,别人也腻了。不要跟别人比,更不要跟名家比,跟自己比。如果你能写得比名家好,你就是名家了。

4

已亥年,五月,二十一日

总感觉,近年来的夏季,越来越热了。

人嘛,天天都享受着免费的汗蒸桑拿。

骚年说,这个夏天太漫长了。其实,每个夏季都差不多,夏季长点好,可以写诗,写点文字来记录夏季。

昨晚十点多,来了一场骤雨,轰的声而来,一阵消声匿迹,剩下一片蛙鸣。

西门收书,又恢复了,手机又有收书信息了。

下午,电话吵醒,快递员打来,西门取书。

前天下午在京东买的民国史料笔记丛刊之《凌霄一士随笔》上中下三册,徐凌霄、徐一士著,徐泽昱编辑,刘悦斌、韩策校对,中华书局,2018年6月版。

《凌霄汉阁谈荟、曾胡谈荟》,徐凌霄、徐一士著,徐泽昱、徐禾整理,中华书局,2018年6月版。

《梦蕉亭杂记、国闻备乘》,陈夔龙、胡思敬著,张文苑、顾菊英整理,中华书局,2018年10月版。

《苏轼诗文鉴赏辞典》上、下册,夏承焘、周汝昌等编著,上海辞书出版社,2012年5月第1版,2018年10月第8次印刷。

共八册书,书籍装潢精美,纸质材料不错。

5

这些年,因故乡小城的钟鼓楼,一直都在寻找有关明朝的书籍。

钟鼓楼,有六百多年历。城内有四条街道,环城原先是有城墙的,现在成了公路。护城河在公路下,有些给填起来建房子,或是成了芳草萋萋的水塘。

小城南边的南门港,有着许多古老传说,明代倭寇从南门港的蚝田登陆,刚下船,就给蚝壳割破脚了,倭寇抱着流血不止的脚嚎哭:上当了,中国人在海滩上埋了剃头刀。

听说过,小城郊区的几条村庄都有来历的,如东门头不远的较场村,具说在古代可是比武场,也是练兵场。如城南西屯,听说这里是屯兵的地方等等。

今晚散步到书店,在淘书时看到《筹海图编》,没有拆包装,心里凭感觉,这本书是关于海防。

买到书,先全书浏览一遍,果真是明代海防图。

翻到有电白县的海防图,图上标注了电白县“神电卫”、“莲头烽堠”、“山尾烽堠”等等。“堠”查百度的意思是“古代瞭望敌情的土堡”,“莲头烽堠”是指莲头烽火台。

翻到卷之三导语注明“广东分三路,惠州、潮州两府为东路。广州府为中路。高州、雷州、濂州三府为西路。”

卷之三附图一“府信丰县界”看到“高州府”、“茂名县”、“电白县”等标注。

西路中文章提到“故高州东连肇、广,南凭溟渤,神电所辖一带海澳,若莲头港、汾州山、两家滩、广州湾,为本府之南翰,兵符重寄,不当托之匪人,以贻保障之羞也。”,据后面注释:神电所在今广东茂名电白区电城镇。“莲头港”为广东电白区东南海中大放鸡岛附近。汾州岛就是放鸡岛。

这本书作者是明代郑若曾,号开阳。江苏昆山人,生于明弘治十六年(1503)。

已亥年六月初一日,雨初堂收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06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