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访连春

昨晚和连春通了电话,说来他家书房坐一下。连春听说我要过来,非常欣悦。

去水东的路上,本来就灰蒙的天色,瞬间暗了下来,墨浓的云聚集,随着密集的雨点落在小车挡风玻璃上,路上的景色朦胧了,下起了滂沱大雨,街道满是浑浊的雨水。

骚年说泼盆大雨,阿国说是倾盆大雨,无论是什么样的雨,只要是雨,我心里就恬然了,思想和意念都静止下来,骚年和阿国在车里的辩论,我却完全没有理会,一味享受着雨给我带来的乐趣,完全陶醉在淅沥沥的雨中,有一种感觉,自己就是雨了。

去到实验中学,绵绵不断的雨,仍然倾情飘洒,问了连春住处的位置,小车直到楼下。

爬上七楼,连春开了门,一进门,就感觉到整个世界文雅宁静起来,室里挂着连春的几幅画,门口的通道墙壁,挂着裱起来的君子兰水墨画,笔墨疏密有致,意境清雅澹淡。

进了书房,门口的墙跟堆满了书,墙上挂着连春一幅小品人物画,画一老头在观荷,画的款识是“老夫平生所赏之物亦无多”,似是自况。东墙也是堆了平胸高的书籍,东墙壁上挂着古人的复製名作,如王冕和倪瓒的。其女儿的画作也在壁上用滋块吸住,线条稚拙古朴,连春亦甚为喜欢。

连春女儿的画

南面的窗,光线柔和,窗台摆着一副茶具,一支干枯的莲蓬插在旁边,一小盆铜钱草,虽然淡绿,却勃勃生机,春天的气息,可以在铜钱草感受到。

陶瓷罐旁,一个硬纸盒,上面有“文人空间”几个大字,其它字看不清。连春说,这盒子原来是装书的,书拿出来后觉得有趣,就放窗台上,也用毛笔将纸盒的空白处写满了字,添了色墨。

连春给我拿来几本书介绍,并且把沉重的齐白石画册搬来给我欣赏,这套书花了三千多元,去年年底买的,连春说这十大本八开画册,足足有几十斤重,从一楼搬到七楼,非常的吃力。

同连春聊天,还是老规矩,要么是文史,要么是画,连春读书面广,各方面知识比较全面,无论怎么样谈,连春都是有条理,引经据典,滔滔不绝。

看到墙壁挂着元代吴镇的画,跟连春说起吴镇,他说吴镇是元四家之一,山水间喜欢画渔父。聊到八大山人,连春说八大山人是明末清初时期的,那时名气没现在的大,八大山人是五四时期以来后才推崇有加,八大画的荷千古一绝。

粤西文苑文友们合伙出一本书,书名叫《风听莲语》,著名诗人张慧谋老师写序,刘莲老师问我:阿哥,是否请你的兄弟连春画一幅画作封面?

连春带我去他大厅的工作室看画好的画,刘莲老师说要给水墨添点色彩,但我看了连春的画,笔墨稠密有致,画还没有干,连春落了款,盖了章,把画挂到铁板凉干,连春仔细看了几遍,最后说,在加上几笔,添上几笔后,整幅画更有内涵。

和连春回到书房,他说大厅工作室无法聚气,他喜欢书房的味道,在书房读书看书,现在很少画画了,孩子小,事多。到了晚上才闲下来,哪有什么心思作画。就抄抄诗或佛经,期在让心清静下。

连春说,画画跟读书写文章一样,读张慧谋老师的诗,你就会感觉到他视野和思维的阔大深邃,画画也要一样。又说到送粤西文苑的画,荷叶中的白点,他说这样最有韵味,让人去思考。

走进连春,你总会感到一股清流和静然,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幽静,从内心深处一直蔓延到外表。

淡定悠然,俱有一种旧时读书人的心性在。

2019-3-6夜初稿小城静心斋

2019-7-4中午修改雨初堂

连春近来的书法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1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