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厢里的远方

1、广州南会师

永忠和健全八点从马踏站坐高铁去南站,我在珠海拱北轻轨站坐九点的动车去南站。

到了半路中山站,问永忠他们到哪里了,健全回信息到了恩平,他说他们跟我差十分钟左右。我比他们快十分钟。

到了南站,我拍了12-15号出口发到“说走就走”的群里,告诉永忠他们,我在这里等他们。健全发信息说,他看错时间了,他们到站时间是十点半。我说,没事,正好我今天的步数还不到一万,我在车站行步数。永忠发信息:等会去酒店还有两千步。我说,无所谓,就走一万二步吧。

在站里转了几圈,发了一个信息在群里:人家井岗山会师,我们来一个南站会师。

半小时瞬间就过去,16号出口,永忠那件绿色T 恤是最醒目的,永忠从出口走出来,我对他说,你这件衣服最好认。

打开导航找酒店的路,从1号出口转到2号出口,再转回1号出口,广场外面,形形色色的拉客仔,在出来的旅客人流中穿来插去的,见面问:住店吗?很近。有的问:坐车啰,深圳北站,珠海,去吗?

几个人找不到出口,在广场转了一圈,最后转了出来天桥的公路边,昏黄的路灯,稀攘的人流,接人的车和过往的车辆,堵在一起,车辆的尾气,所有的行人都满头大汗。

按导航穿过几道天桥,拐进一条大路时,看到广州南站四个红色大字,兜一圈跑到前面来了。

酒店不远,是一间叫途安的小客栈,老板是一个秀气的男人,三十多岁,说话非常的轻柔,问了标间和单间的价格,258元一个晚上。问有没有可以睡三个人的房,他说有一间房可以拼起来睡三个人的。

大家不是很满意,健全说导航还要前五十米还有一间,走过去,是烧烤档。

回到途安客栈,永忠问老板,这里不是有一个叫捷安的酒店吗?老板说,这一带都叫捷安。永忠提出看房,老板给了钥匙,交待永忠开门的步骤,我们踏着狭窄的楼梯,上了五楼,很小的房间,两张白色床垫,大家不想走了,永忠在房间洗澡,我和健全去交房租。健全问永忠吃不吃烧烤,永忠说先洗澡。

到一楼交房租,刚好有一个客人在办理住房手续,老板说,不收押金,明天退房时,把钥匙放收银台就好。

到烧烤档吃烧烤,这里恬静安然,没有南站的熙熙攘攘,一阵清凉夜风吹来,坐车的疲惫没有了,广州南站的夜,难得的宁静。

小小的客栈,摆设精致,十分温馨。随意地在通道或房间门口,挂一串塑料绿色藤蔓,房间虽然小,但错落有致。

三个男人,挤身斗室里,竟然没有觉得拥挤。我和永忠睡小床垫,健全睡中间,两高一低,健全如在山谷里。

几年来,很少出过门了,这次没有计划的远行,是被逼出来的,原本跟永忠和健全说,把出行推迟到十号以后,永忠说他的时间不允许,只好把工作计划重新调整好,背起包,响应了永忠的集结号。

真的很奇怪,没有出发之前,总感觉有许多事情还没有处理好,一旦踏上远行的旅途,忽然间发现,所有的事都不是事了。

2、车厢里的远方

带着一本书,坐上了去远方的列车。

永忠和健全在第七节车,我一个人在第五车,18B的位置,一个女人带着她六岁的儿子,她们的位是AC,跟我调了位。

看了一会书,昨夜没睡好,打了一个盹,醒来看手机导航,到了鄱阳市地界。

看到斜对面有两个位空着,我坐过去,靠窗的地方,拉下小桌板,再拿出书,看一会书,车窗外的乡村风景,一疾而过。

放下书,趴在车窗边,点缀在翠郁静美中的民房,一排排的,或一簇簇的,矮小精致,整个车窗外的景色,成了一幅长长的自然风景画轴。

刚听完几个电话,永忠的电话打过来,叫我过去吃酥油饼,他说他们的对面还有两个空位。我想问他,位置有没有靠窗,转一想,过去再说吧,如果不靠窗,吃了饼就回来。

穿过通道,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吃了美味的酥油饼,饼里夹着故乡的味儿。

从八点五十五分出发,到下午十三点五十五分,一直坐在车上,看着两旁的风景倒流。

吃了几个永忠带来的酥油饼,吃了健全送的火腿,在第七车坐了半天,永忠睡了一下。到武汉站时,健全旁边靠窗而坐的红裙美女下车了,下车时,她祝我们旅途愉快!

上来一些客人,我坐的位置有客人要坐了,搬到永忠健全那排座位靠窗的位置刚坐下,有个美女上来了,说那座位是她的,我只好留行李在行李架,拿着书回到五节的车厢。

原先靠窗的座位,也有人坐了,又只好跟那母子俩坐一起。

从车窗拍了几张一马平川的河南乡村景色。

车,到了许昌,西安在前面,西宁,更远。

到郑州时,朋友永新给我发来他贵州老家酿的酒,发图片又发视频的,在视频里说,阿哥,这些酒都是你的,老酒,等你过来开坛。

狗日的,知道我不喝酒了,还发酒出来,不是要我流口水么?

差不多到三门峡,健全找到我,给我带来一包麻辣猪肉脯,一盒牛奶。

猪肉脯撕开包装,猩红的辣油滴出来,一小方块猪肉脯放进嘴里一嚼,嘴唇给辣得麻麻的,有些兴奋。

看到朋友圈,湛江的朋友也想过来跟我们一起去甘南。

到三门峡了,西安北快了吧。

旁边的老大哥对孙女说,潼关到了,西安就到了。

又从五节车厢走到七节车厢,永忠指着外面的山说,这就是华山。

3、走过秦川八百里

在西安北下车转车,去黄焖鸡米饭吃晚饭,健全找吸烟的地方没找到,他说整天没抽过一口烟了。

我先吃好饭,转一圈帮健全抽烟的地方,没找到。

永忠刚装了开水,B4验票了,我们三个人不同车厢,我在第三车厢,健全在第四车厢,永忠在第六车厢。

我看错号码,以为是五车厢,站到五车上车口,上了车在五车找座位,发现有人坐了,仔细看票,是三车厢,在过道碰到健全,他说有人跟他换位,换到八车厢。

到了杨陵站有人下车,我猜想,杨陵可能是杨贵妃的墓陵吧。

绵绵不绝的山川,不高,蜿蜒起伏伸延……

永忠说,秦川八百里啊……

七点半左右,夕阳的光线仍然猛烈,看导航显示是天水市,不久到了天水站。天水在十三年前来过,是为了姜维而来的。

知道天水是从《三国演义》中,其中智收姜维是我最喜欢看的。姜维是一个少年将军,孔明爱其才,收服他作为接班人,尽授平生本事给姜维。

车厢报天水站名时,心里汹涌澎湃。

八点半左右,车到了兰州西站,天色已暗,想拍一张兰州外景,车厢灯光太亮,车窗玻璃成了镜子,只拍到车厢的人。

兰州,首先想到兰州拉面,想到珠海街头的兰州拉面馆,店主戴着白色回族帽子,女人头上围着头巾,脸蛋有些红。

上午健全提到兰州那场战争,死了很多人。

其实,我最关心的是,兰州到了,西宁也不远了。

三个男人,一路西行,为着青海湖骑行的那个梦。

兰州西出去,车走得十分慢,时速在八九十左右,信息又发不出家人打了几次电话,信号老是断。

旁边一个大哥跟一个帅哥在聊天,我听他们说到去青海湖的,就问他们是不是去青海湖的,大哥说他租了小车环湖,帅哥说他参团了。他说他是汉中的,汉中我去过两次,是看油菜花,另外一个就是奔三国去。

帅哥说,你们是去骑车啊,我们说是环湖骑车,三百多公里,四天骑完。

永忠过来说,坐累了,起来在车厢散步,从第八节到第一节。步数不够,在车厢的通道走走。我说健全回到第二节车厢了。永忠告诉我,先到西海的那几个人,穿冲锋衣了,天气降温了。

他去找健全,我请旁边的小姑娘看行李,也跟着过去。

三个人,在通道走了两次。

车门的地方,站着和坐着许多人,他们应该是站票的。

大哥说从兰州出来是旧路,前面修新路,所以才几十一百的时速。

4、从西宁到西海

十一点到了西宁站,永忠打电话给接我们的师傅,走过广场,往右走一段,看到接我们的出租车,开车的师傅是一个小伙子,转出西宁上了高速,永忠问他去过甘南没有,并告诉他,我们骑完车去甘南。

师傅说没去过甘南,永忠问包他的车每天的价格。

师傅说,你们明天其实不用太早,上午玩一会,九点才开始骑。你们可以叫车行的老板送你们一段路的。

永忠说开始那段路没什么风景,睡晚点再出发,叫老板送一段。

师傅说,你们累了,休息一下吧。

他说,你们广东人喜欢来看我们的草原,我们喜欢看你们街头的大树。

去年去过一次广州,坐火车去,坐飞机回来。在街上看你们的大树,去了火车站旁的白马商场,去看看市场,准备做生活日用品生意,打算找一家公司加盟。

永忠说他走路有点喘气了,可能是高原反应了,或是刚开始走路走得急点。

我没有什么感觉,听师傅说,去西海要一个半小时左右。

凌晨一点左右,我们到了海北州的西海镇,在消防队对面的酒店住了下来,永忠和健全住一间,我住一间。房间不错,只是床上有一股骚味……

已亥年六月初五日清晨荣华客栈收编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1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