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碗狗

夜,差不多十一点时,下雨了,忽然想去四中街口的狗肉档吃碗狗。想约几个伴,听说不喝酒,没人吭声了。

一个人撑着雨伞,冒着雨,踩着巷子里的雨水,走了一会,就看到碗狗西施档口的灯光。

看到她,还是瓜子脸,只不过皮肤黑了点,眼尾端有鱼纹了。

电城的狗肉档,挂玻璃架的狗肉,论斤卖也论碗卖。碗狗的卖法和什么时候开始,记不起来了。

小城的人,夜里打完麻将或打完扑克,肚饿了,就会去街上吃碗狗,卖碗狗的档口,小镇十字街北街口旁有一档,四中街口有两档。

大约一米五长的矮木桌,高度约五十公分左右,尾端有一个煤炉,上面放着一个大铝煲,炉火亮着,临街边一字儿放着几张矮木櫈。

一碗饭,一碗有汤的碎狗肉,一碟祘蓉辣椒酱,一杯酒,蹲在四脚的矮木櫈,各吃各的,喝着酒,吃着狗肉,一个夜宵就搞定了。

以前到十字街口吃碗狗,狗肉吃完了,饭还没有吃完,就叫老板往前舀一勺狗汤泡饭碗。幸运的话,有时还可以有一两块狗肉。十字街口那档老板叫鱼崽,四十多岁,老婆打下手。九十年代未,狗崽染上吸毒,不知去了哪里。

四中街口的碗狗档口,本来是一档的,那老板娘,三十多岁,瓜子脸,白里透红,身材苗条,我叫她碗狗西施。

她的档口是租了旁边小卖部老板的,碗狗生意好,小卖部老板就收回铺口,给他妹妹也开了一间碗狗档。

碗狗西施没办法,刚好对面有一间小铺位,就租下来,重新开业。

那些年我还在小城,喜欢喝酒,碗狗西施的档口,我是常客。

每晚十一点过后,都会和几个朋友去喝酒,不知道吃了多少碗狗肉,喝了多少斤酒,不知道醉了多少回,就知道碗狗西施的儿子,从幼儿园读到小学毕业。

后来去了外面谋生,有时回小镇,也会去碗狗西施的档口,一碗狗,喝两碗米酒,吃碗饭,喝狗汤,当做夜宵。

碗狗西施看到我,笑了笑说:很久不见,今晚怎么一个人?还是老规矩吧?

我点了点头说:不要酒,今晚就吃饭。

碗狗西施听到我说不要酒了,看着我说:戒了?戒了好。

竟然吃碗狗不喝酒了?对面临街摆档口的鱼炸运听说我不喝酒,也看着我。

问碗狗西施,她儿子有多大了?

碗狗西施答:已经大学毕业,出来工作,结婚生小孩了。

喝完碗里的汤,再向碗狗西施讨多一碗狗汤。

碗狗西施给我端来汤,汤里有几块狗肉,她对我莞尔一笑。

外面的雨突然下大了,灯光下,雨点在街上蹦跳着……

街上的雨水,默默流淌……

我仿佛看到流失的岁月……

2018-9-14初写

2019-8-15整理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