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夜雨中的小山村

已亥,七月十七日,清凉,响雷,小雨。

上午,给朋友阿顾发去我昨晚整理的《乡音》。

过了半会,阿顾回信息说:在4s店等车,弄好就回乡下。

谈到《乡音》,阿顾说:有笑有泪,很暖。很多人去了珠三角,回来后见到老家的亲人,却用广州话打招呼,特别是一些人,俨然是大城市的人来农村度假的模样。

我说:为了证明他们是城里人吧!

阿顾的家在粤西山区小城,他工作在小城里,老家在农村,离小城不远。

我给阿顾发了一个信息:兄弟,顺利!

十一点左右,阿顾发来一张照片,一只湿了的菜篮,篮里装着新鲜的青菜,一把镰刀,两只火龙果,很小。

阿顾说,摘菜了,火龙果,一口一个,刚刚好。

我在餐厅吃午饭,没回信息给他。

过一会,手机信息铃声响了,是阿顾发来的:七月十四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睡在山上的坟墓,位置是坟墓前专门摆放拜祭品的地方,坟墓周围,有很多熟悉的人,感觉朦胧中看到我阿公了。

我回了三个双掌合十的表情给阿顾。

“嘀”一声,阿顾又来信息:阿哥,每年春秋祭祖,你去扫墓吗?我是年年都去,那些山,那些坟墓,已经很荒凉了。

读完阿顾的信息,我沉默了一阵,回信息给阿顾:兄弟啊,我每年清明才回去扫墓拜祖的。

阿顾说,无论多忙,无论在哪里,只要知道要去扫墓了,都必须回去,去阿公的坟墓看看。

停顿了一会,阿顾发信息过来:时常梦见去世的亲人!

读到阿顾的信息,我的心沉了起来,父亲满脸笑容,浮在在脑海里。

此时,仿佛看到阿顾神情凝重,双眼浅浅的红。

我打了几个字:心里的思念太深了。半会才按了发送键。

阿顾发来一个视频,我刚打视频,就听到视频里面的雨声和鸡啼声。视频里的乡村房屋,在雨中静静默立,雨落到树叶和竹林中,窸窸窣窣地响着,安详肃然。

阿顾丢过来几个字:下雨天,雨声,鸡叫声。

一组照片,好像春天的花,在我的手机屏幕绽放:雨中的竹篱笆墙、矮砖墙上蔓延的杂草、雨中绽放的小野花和南瓜花,瓜棚吊着的南瓜、翠绿的花生苗沾着雨水、葱郁的竹林,宁静的村道。

我还在欣赏这些照片时,阿顾发来信息:我的小村庄。雨中的一切,都是欣欣然的美好,在宁静的乡道,沐浴着一场初秋的雨,心里安然。

我问:兄弟,有空带我去,可否?去那里肯定很静,最好,有雨。

阿顾答应了:可以啊,秋冬季来,雨天,一般在这个季节。每年的暑假,等我娘回家,家里才开门的。

还有一把钥匙放伯父家。平日工作路过村子时,就在路边停下来,为的是仅仅看一眼房子。

寒冬腊月时,娘就在家里准备操持着过年的事情了,这个时候,娘也在家里了。

看完照片,我发信息给阿顾:这样的天气,村静,山静,极好!喜欢这片刻的安宁。

发完信息,我仿佛置身于下着雨的乡村,听到了雨点“嘀嘀嗒嗒”地敲着瓦屋顶的声音。

阿顾说:很静!只有鸡鸣狗吠声。你来了,住家里,煮饭吃。

我给阿顾回了一行信息:在你家住一晚,躺在木床上,静静地听瓦椤沟的雨声,多好!

阿顾说:我的村子往上的村庄,有大山,有高山草甸,有美丽的农庄。

山脚下,有民宿。秋冬季节过来登高,所以很多朋友喜欢在秋冬季节来我老家。

冬至前后,有梅花。每年可以去赏花,那时候,暗香浮动。青明前后,有青梅煮酒。

阿顾许久没来信息,下午一点多,在家休息,外面雷声轰隆,随着沙沙响声,我心里一阵欣然:下雨了!

枕着雨声,我迷迷糊糊地进了梦乡,梦里,阿顾老家冬至前后的梅花、清明前后的青梅煮酒,夜雨中的小山村,在我的心里,像一幅画面,舒展开来……

已亥年七月十八日,雨初堂

文中图片,来自朋友阿顾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