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手,八月的脚

八月的手,八月的脚

一、 

公历八月,农历七月。
八月初,没雨的日子,狗日的,发个朋友圈,证明我还在酷热中艰难地活着。
我越来越相信我是代替大圣第二次去取经,来到火焰山。
没有铁扇公主,没有芭蕉扇,狗日的,风扇都没一个。
也好,托着那只废手,享受着免费的汗蒸,也算是有福之人了。
八月走着走着,跟农历七月相差一个月,手痛了,脚也开始起哄了。


 二、

骚年说他会医我的手,可就会说,不见出手。
骚年告诉别人,这只手以前太嚣张,所以是报应。
各种药品,足够开一间跌打医馆了,就好像乡下南街矮仔全的药酒摊,赤着健壮有三角肌的腹部,给前来疗伤的伤者涂药水,一边涂一边拍着伤者的伤处大声呼喝:
锤伤砸伤拾药吃,矮仔全的祖传秘方药酒,一涂就好一涂就灵……
朋友说,医治所有的伤疼,可以做起其它事情来引来注意力,昨晚收到《恋上阳朔》和《坚强和守望》,今天中午收到杨葵的《坐久落花多》和《百家姓》。
近来事情多,懒得写收书记录和落款了。
想午睡时,对准那只废手,说了一百零八次“午安”,从中午一点说到下午五点,没有半点睡意。
八月没风,八月的手,痛。




 三、

脚痛手痛,钻心的痛。
手痛还可以,脚痛那个痛才难,坐又不是,站又不是,睡又不是,有个词睡立不安大概就是描述这时的心情。
脚痛了,它成了大爷了,稍有不顺它的意,就任性地痛。
痛了,就是宝贝了,另一脚和两只手得小心翼翼地适心照顾它。
上床时,手和脚并用,一只脚托起来那只痛脚,慢慢往床沿上升。
两只手慢慢往床铺抬,弄上来了,托住的脚不能撤,轻轻地往里面移动。
全身要配合它,否则它就像一个淘气的宝宝,冷不防痛你一把,让你咬牙切齿。


四、

去看医生,医生说,没事,关节痛,忍忍就好了,要戒酒,海鲜不要吃了。
我说,那不是跟痛风一样?
回到家里,再苦的药也不怕了,闭着眼一吞,各样的药膏换个不停。
朋友说,风湿和关节疼,睡觉时要做保护,用厚的毯子把脚裹严实,慢慢把寒气逼出来。
我问,有效吗?
朋友说,我正是这样的做,奶奶的,随便一样痛起来都要命。
睡觉时,用毯子把痛脚包起来,宛如一只大火腿。
朦胧中想到,要是有一杯酒,切一块火腿,喝一口酒多过瘾。
不小心动了一下,痛得浑身难受,才想起那是脚,不是火腿。

五、

朋友请吃饭,看别人喝酒吃大虾,心痒难耐,要一瓶酒,家人瞪着我说,喝啊喝啊,回去不要呼天抢地的。
你是没得救了,以后哪个地方痛,就切去那个部位,到时手脚都没有了,看你还喝不喝。
跟家人说,不痛的时候喝点,痛的时候戒酒。
家人哼的一声,看来你是没得救了。
痛的时候送你去火葬场,不痛的时候放你进冰柜。
八月的饭,八月的菜,八月没酒。
八月的雨,八月的风,八月的手脚,八月的痛。


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雨初堂随笔,本文观点不代表写作范文网立场,链接:https://www.xiezuoabc.com/p/51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